• 第六十六章 误会初显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6本章字数:2008字

    百里言伤心的在森林里面哭着拿剑打着树叶,关儿在一边安慰着却不管用:“你不觉得你还有机会吗?”

    “他们两个之间产生那么大的隔阂,怎么可能还在一起,你不要这么的伤心,我们毕竟从小一起长大,公子不可能不看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意。”

    关儿无奈的看着生气的百里言不知道该怎么办,百里瑾到的时候,关儿已经快抓耳挠腮了,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公子你可算是来了,你看这?这怎么办嘛”,关儿无奈又急切的摊了一下手,表示自己实在是没有办法。

    “好了,你先下去吧,这件事情我来解决,还有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百里瑾低沉开口之后,关儿恨不得赶紧的远离硝烟战场。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和苏姑娘已经私定终身了,还知道你这个师妹的存在,从我回来之后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就像是当我不存在一样”,没有转过头的百里言听到声音气愤的开口。

    百里瑾开口之后,关儿就看了两个人一眼就离开了,还没有等百里瑾开口解释的时候,百里言突然就转身直接奔了上来。

    眼睛已经是红肿的样子,哭的十分伤心,两个白皙脸蛋也因为情绪激动愤怒而变得异常红,样子看起来更是楚楚可怜。

    “我知道,我就不在这几年你们这一次回来就把我当成外人了,从我回来这么长时间,你何时问过我在外面吃的怎么样,住的怎么样。”

    “所有的关于我的你都不担心,就算是我作为你的妹妹,你也应该至少关心我一下,让我感受到你这个当师兄的存在。”

    “可是你呢?就知道一直围着那个苏姑娘转,你居然还为了她取自己的心头血,你知道你的命有多金贵吗?你要是让师傅知道会在九泉之下安宁吗?”百里言哭着说的话更是让百里瑾心里很是难受。

    “我,不是这样的,这个不管岱儿的事情,是因为我身为一个医生不能看接受病人在我眼前活活病死的样子,所以我才决定救她。”

    百里瑾看着百里言痛斥的样子,就知道自己的疏忽让她心里很是不舒服,难受极了,他也知道自己对她是有一点冷淡了。

    “大夫?你还知道你的身份是大夫,你这样子,我还差一点儿以为你就是救世主的呢?你不仅救了她那么多次。”

    “还这一次直接就想要把她娶回家,我知道你不在乎我们之间那个小时候的婚约,可是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

    “你知道我这几年在南山学艺的时候都经历了些什么吗?一个人整天练武练到手上茧子都出来了,但是我从来不敢喊一声痛。”

    “因为我知道,师兄你从来不喜欢女孩子柔弱,所以我就一声的不敢说自己难受,我就算是快要痛苦死了,就是再痛也不敢说一句疼。”

    “为了学武我身上一点女孩子的气质都没有了,没有大家闺秀的内敛和温柔,也没有小家碧玉的柔媚,你知道我都过了些什么日子吗?”

    百里言对着百里瑾失控的怒吼着,仿佛把自己心里所有的痛苦都说了出来。

    苏岱在房间里面越来越感觉刚才急急忙忙离开房间的百里瑾神色之间有点不对劲,就想着起身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她慢慢的跟在背后去了后山的小树林,看到了两个人的身影,本来还在对面哭着怒喊的百里言在看到树木后面露出来的一个裙角的时候。

    她猛的一下子委屈的表情出现,直接一个猛劲扎进了百里瑾的怀抱,哭的很是痛苦,百里瑾被她的这个动作有点奇怪,但是她的情绪太不好了,就顺势的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师妹,我知道我们两个曾经有过婚姻,但是你我心里都很清楚那只是我母亲和两位师傅在闲暇的时候开的玩笑罢了。”

    “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大的效力,再说了这一切都是我母亲的一厢情愿,当然我也知道她在临终时候,单独对你说了一些话。”

    “但是我从来不想辩解,是因为从小的时候我就把你当成妹妹,从来没有产生过以外的感情。”

    “我本来想着等你学成武艺之后回来就替你说一门好亲事,把这一个心病给解决了,谁知道师兄要赶在你前面跟你解释清楚这件事情。“

    “就是不想让你再误会,至于你回来我是非常欢迎的,我承认师兄是要娶苏岱为妻,也对你着实有点冷淡,这个我向你道歉。”

    百里言根本就没有听到百里瑾在自己耳边说着什么,她的眼神只是直直的看着对面树木背后的苏岱的反应。

    苏岱在看到了两个人抱在一起的画面,百里瑾还轻声的在她的耳边说话,百里言的哭声,两个人的画面看起来很是温馨。

    她的心像是被猛的一击,看到两个人拥抱的画面,她更是难受到不行,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多余的人。

    她转身眼泪就滑落了下来,然后转身默默地离开了,百里言嘴角微微上扬的看到了苏岱落寞离开的身影。

    但是对于百里瑾说的话,她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只顾着看苏岱的反应了,她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他要娶苏岱为妻的事情。

    百里言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你说什么?你现在的意思是一定要娶她为妻吗?你难道不知道她什么来历?”

    “师傅,最后临去世之前跟你说的什么话,你是不是现在全部都忘了,不让你和朝廷有任何的牵扯,你现在还真的是对自己的命一点都不在乎。”

    “我们两个小的时候你从来都不是这样的,你是一个淡泊名利,一心只想着悬壶济世的大夫,可是你看看你现在为了她,自己的原则已经去了哪里?”

    “小时候你还为了保护我差点没有了性命,这些难道你都忘了吗?”百里言的眼神看起来很是痛苦的看着他,像是不认识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