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释然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7本章字数:2043字

    “怎么不进去呀?公子是不是在里面,我叫他有点事情,你要不然也进去?”关儿不清楚怎么回事,就问到。

    百里言听到是关儿的声音,赶紧转过了身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扬起了笑脸:“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非得现在说?走,我跟你喝一杯去。”

    关儿听了更是一脸懵,这大白天的喝什么酒,再说了他还找公子有事情那,本来正想着要拒绝的时候就看到了百里言还红着的眼睛。

    他又抬眼看了一眼对面的房门紧紧的闭着,缺爱的的房间门闭着,而本来在里面照顾的百里言又在外面,瞬间了然。

    关儿很是怅然的拍着她的肩膀:“走,喝酒去,正好我也有很多的烦心事,刚巧遇上了你,来来一起喝它个不醉不归。”

    百里言闻言才脸色转好,装作没事一样的笑着:“走,再说了这么久没见,必须得喝个够。”

    两个人相携而去喝酒,喝了一夜的酒,等到两个人都没有任何的意识的相互抱在一起流泪。

    第二天早上,苏岱很早就起床,想着去花园里面散步,百里瑾自然是跟着她一起去了,两个人一路上正在讨论着诗词歌赋的时候。

    苏岱的眼睛一亮看着前方的石凳上面还有两个人的身影,影影倬倬的她也看不清,指着亭子里面的石桌问到。

    “那是什么?人吗?怎么大清早的就在桌子上面睡着了”,苏岱这一提醒,百里瑾才发觉前方离他们两个人不远处的亭子里面睡了两个人。

    他也觉得很是蹊跷:“这天气虽然还不冷,可是这半夜里面也是凉意逼人,这怎么会在亭子里面睡着了。”

    两个人说着就往前赶紧赶去,谁知道一走近的时候就看到了石桌上面是杯盘狼藉,看起来就像是两个人喝酒之后再打架一样。

    一男一女抱在一起睡得还很香的,丝毫没有感受到自己是睡在那里,苏岱忍不住的用帕子捂着嘴笑了。

    百里瑾更是看清了桌子上面的两个人是关儿和百里言之后,也弯了眉眼。

    苏岱赶紧吩咐了身边丫头:“来人,赶紧拿东西把两个人包起来,别让他们着凉了,还有告诉厨房烧姜茶和热水澡,一会醒了赶紧让他们去泡澡和喝茶。”

    苏岱一番吩咐之后,才从丫头手中拿过来了披风,在百里言耳边小声的唤醒:“言儿,言儿,醒醒,再不醒可真的是让人笑话了。”

    她推搡了一下,百里言才悠悠转醒,更是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什么地方,揉了揉自己惺忪的双眼,半睁着眼睛开口。

    “姐姐,你怎么在这里,起来的这么早,我又睡过头了吗?”说完了之后才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不是在她的房间,当她看清楚自己实在空地睡了一晚上,已经是羞得趴在苏岱的怀里蒙住了眼睛。

    关儿听到了动静,也揉了揉眼睛很是不耐烦的开口:“谁呀,大清早的烦什么烦,小心让你们都出去,出去”。

    “你让谁出去那?你该不看看你是在哪?还没有酒醒吗?要不要让张妈过来给你泼一盆冷水让你醒醒酒?”百里瑾故作生气的低沉嗓音一开口更是让关儿一个激灵的看清了眼前的场景。

    他回忆起来昨天晚上两个人越喝越带劲,索性让周围的丫头全部回去了,两个人还在喝,一直喝到了半夜没有酒,两个人抱在一起痛哭,然后就到现在了。

    百里言更是觉得自己丢脸的不行,竟然喝酒喝到所有人的年前了,自己蓬头垢面的不说还把手什么全部搭在了关儿的身上,此刻她更是不愿意把头从苏岱怀里弄出去。

    苏岱拍了拍她,知道她是害羞了,不由的轻笑了一下:“好了,你不用觉得害羞,没有什么的,我让下人把东西都准备好了,回去不要着凉了,梅芷,过来送言儿姑娘回卧室。”

    “还有,关儿你不要听你公子调侃你,赶紧回去暖和一会,好好的休息一下,剩下的放在这我收拾吧”,苏岱的一句话让关儿赶紧反应过来。

    他本来羞红的脸已经更红了,苏岱身边的丫头梅芷用披风抱住了百里言回到了她的房间。

    关儿则是一溜烟的摸了摸自己脑袋赶紧回了自己的房间,两个人走了之后才看到了百里瑾赞赏的目光。

    “看来你很当家主母的风范,比我想的周到多了,不知道之后会不会做的更好,你说要不要早点让你城外这宅子的女主人?”

    百里瑾凑近了在她的耳边轻声笑着说,苏岱更是被羞得不行,直接推了他的身子:“哪有?我只不过是担心两个人着凉了而已。”

    “两个人在外面喝酒竟然喝了一个通宵,看来他们两个人是有很多话要说呀,”苏岱赶紧转移了话题。

    百里瑾看到她羞红了脸的样子,更是心里一阵喜色,上前扶着她:“你自己的身子骨还没有好利索,你还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自然有两个人之间去解决。”

    “既然能在一起喝酒喝了一个晚上,那就表明所有的心事就都在酒里消除了,你也不要太过于担心他们,忧虑过重不好的,”百里瑾有点担心的劝着苏岱。

    苏岱尽情的享受着两个人之间的甜蜜,自从两个人和好之后,百里瑾从医馆回来之后每一次都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让她心里的天平更是不由自主的倾斜到了他的一边,甜蜜的享受着两个人之间的甜蜜。

    苏岱点了点头:“我知道的,我只不过是看到了两个人之间喝了那么多的酒,想着应该有什么事情在心里难以明说。”

    百里瑾摸了摸她的头发,柔顺的感觉从他的手指穿过,看着她:“如果谁都像你一样的担心别人,你就不会经常受伤害了,你看前面那朵花开的很好,我带你过去看看吧”。

    他不想让她有什么多的担心,他心里很清楚百里言喝酒无非就是为了两个人的事情,但是不想让她走什么心理包袱,直接引了她让她去看看那朵新开的奇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