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 玩笑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8本章字数:2000字

    “哦,是,是没醒,早上的时候我还跟她说了,我跟你打赌的事情估计她是觉得可怜我,所以她想要关几天才醒,那样的话我就该向你提个要求了。”

    “哦?是吗?”百里瑾一声清淡的反问让苏岱一时之间差点露馅了,只得笑着开口。

    “那肯定,言儿肯定会是和我站在一起的,要不然言儿怎么会跟你站在一边,肯定是我经常在她耳边说话她听到了。”

    “我和你的赌约她可是知道,哈哈,所以才会站在醒不过来,估计等到四五天之后了,现在是赌局呀,所以她才想去坚持一下到四五天之后再醒过来”,苏岱有点小得意的看着把脉的百里瑾。

    百里瑾一把脉之后,就知道她的脉象依旧平稳了,看起来恢复了所有的生命体征,一看就是已经醒了过来的。

    但是他还不忙拆穿两个人的把戏,只是闲闲地回答了句:“那看来你们两个之间的感情还真是好,为了你言儿还宁愿的在多睡几天,睡得这么久,难道还没有睡够吗?”

    关儿已经快要高兴的跳起来了:“哈哈哈,看来这个情形,这个东西越一定是苏姑娘赢了,公子快准备月钱吧”。

    “哦?是吗?我到要看看不到最后一刻,什么都不敢确定,”双手背到后面看着苏岱,苏岱则是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你早上醒来的时候,是不是只已经帮他擦脸擦身体,然后跟他聊了聊今天的事情,别的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的情况吧,我怎么看她的脉象很是平稳,是不是还是醒了?”

    关儿正在喝茶的嘴一下子呛了出来,兴奋的开口:“真的呀,怎么可能?你又在骗我们,你看看言儿现在根本就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好不好。”

    百里瑾颇有自信的等着苏岱开口,苏岱果然有点迟钝的开口:“啊。你刚才问的什么?哦,那个没有醒过来,怎么可能醒过来。”

    被窝里面的百里言忍不住的说苏岱真的是太过于实诚了,这一点的事情她都不会撒谎,看起来就破绽百出。

    但是百里言在被窝里面却忍不住的想要打喷嚏,她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鼻子痒痒的,很难受。

    可是现在百里瑾和关儿都在这间房子里面,如果自己忍不住打喷嚏的话,咱们立马会发现自己的异样,那不就等于自投罗网了。

    她就忍住自己的鼻子,想让这两个人赶紧走,结果到了现在的时候还没有走。

    她终于忍无可忍的神出来手拉了拉苏岱的衣服,让她赶紧找借口让把两个人直开,苏岱被人扯住了衣。

    苏岱很是被动的赶紧转了身,她天生都不会什么撒谎,小的时候她一撒谎,她父亲就能看出来。

    所以后来为了避免自己撒谎,她多数他不想回答的时候她就选择不回答,那样的话,她父亲还猜不透她的心思。

    但是如果她一撒谎的话,她父亲就知道了她撒谎的内容,所以她很紧张,可是两个人好像是现在了什么的蛛丝马迹,看到这副画的禅机。

    苏岱转过身看到百里言赶紧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她就知道,百里言现在肯定是需要赶两个人走的,可是到了现在的时候两个人还是在和一群小孩子玩来玩去的。

    自己如果再不赶他们走,百里言可能就憋不住了,只好缓缓开口:“你们两个人怎么还在这里呀,这都几点了,你们昨天不是说了今天要去医馆?这几天因为言儿的事情都没有开业。”

    “估计医馆的病人都等不及了,医馆里面的人肯定都在等着你们去坐诊那,你们都几天没有开业了,言儿先在情况变得越来越好了,几天后她就会醒了,也不会给你们添什么麻烦,你们快去吧。”

    百里瑾深深的看了一眼床上的人然后故意的用手拉了拉床上的人的被子,那个被子竟然被百里言下意识抓的很近,百里瑾确认完了之后,嘴角上扬了一个弧度,看起来心情很不错。

    两个人走出去的时候,百里言大松了一口气,一个喷嚏大声的喷了出来,关儿这时候却又回来了,很是高兴的开口:“刚才走的时候忘记交代了。”

    “如果明天言儿要是还是醒不过来的时候,那我们可就真赢了,到时候如果我的月份钱够了,我就请你吃饭去,就咱两,醒了之后给言儿扯布做新衣服了,我跟人说好了哦。”

    吓得百里言赶紧不敢出气了,关儿在听到很大声音的喷嚏的时候,很是奇怪的看着她:“苏姑娘,你是感冒了吗?要不要我留下来给你开点药。”

    “不需要谢谢,你不用担心我,你赶紧去医馆吧,只不过我是刚才灰尘进了鼻子里,所以才打了一个打喷嚏,并不是因为感冒。”

    苏岱终于把关儿打发走了,百里言一出来就忍不住的笑出来了声音:“这个游戏真好玩,把他们四个人都蒙在鼓里,你不知道刚才我忍得有多难受。”

    “我那个喷嚏,在被窝里一直在忍着,我就生怕。他们出来,让他们都发现了破绽,不用觉得也是用那么聪明的人,肯定早就看出来了,我们是在耍把戏。不过晚上说耍他的,谁让他之前对我那么冷淡。”

    苏岱有点愧疚的看着她:“现在看到你这么开心,我真的是放心了。之前的时候我还害怕你醒过来的时候不接受我,因为你又救了我一命。”

    “你救我了两次,这两次太大的恩情,我都不知道怎么样的回报你,我也知道你把我当成姐妹看,这件事对你来说没有什么,可能只是一桩小事。”

    “可是对我来说就是好几次的,就又很多的谢意和不知所措,而且要不是因为我这个头像,你怎么会中毒箭,”

    “苏姐姐,你以后如果要是再这样说我就生气了,我从来都不觉得你是什么东西对不起?你不会武功,所以我才保护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