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废柴少爷

    更新时间:2018-08-08 05:05:26本章字数:3106字

        灵源镇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雨丝轻柔连绵,润物无声,在这雨帘之中,一个身着蓝色衣衫的少年静默于前,在他的眼前矗立着一栋巨大的宅第,那宅第通体莹白,似是用白玉雕成,在雨帘中隐隐泛着淡淡柔光。那少年双拳紧握,原本仿佛用白玉雕成的手背上此刻青筋密布,他那咬得紧紧地嘴唇上渗出了红色的液体,眼睛里冒出了明亮的紫色火焰。他蹲下身,口里呢呢喃喃,似是在祈祷。

        过了一会,那少年抬起脸来,只见他面如冠玉,目似朗星,额上有一朵莲花纹身,这莲花有十一片花瓣,但只有一片是血色的,其他都只有一个轮廓而无色。皮肤有些微的发黄,微微上翘的嘴角破坏了整张脸的美感,两颗小小白牙死死嵌在有些青白的嘴唇上。这少年不过十五六岁,眼里却是戾气重重。雨丝落在他那精致的小脸上,好似一粒粒珠泪。

        他虔诚地跪在地上,从身边那个已经湿透了的包裹里取出一柄灰色长剑来。这柄长剑长两尺三寸,通体灰色,死气沉沉。剑神上浮雕着一条灰色神龙,每片龙鳞都历历可辩,龙嘴伸长,取代了剑柄。雨滴打在剑身上,丁丁东东犹如仙乐。

        那少年静静地注视了那柄剑一会,轻轻站起身,拳头捏得更紧,眼里的火焰燃烧得更旺,脑中一遍遍响起自己立下的重誓:

        “你们好!你们好啊!林沧玄,冯倾燕,你们这一对狗男女,竟然连自己的儿子都愿意狠心毒害!哈哈,我林雨今日在此立誓,如果我侥幸生还,那么,今生今世,我再不进入家族,誓不为人子!”

        林雨嘴上浮起一丝凄凉的笑容,三天前那场噩梦他永远也无法忘怀,灵源镇林家,这个名词在方圆百里都赫赫有名。林家屋宇无数,良田千顷,金银满仓。林雨能做林家的少爷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可惜他并不是林家的血脉,据说十五年前,林家家主林沧玄在家门口发现林雨的时候,这个小婴儿身边放着一柄灰色长剑,胸口戴着一块硕大的血色龙形玉佩。林沧玄认为这是祥瑞之兆,便把小婴儿抱回了家,取名林雨。将那灰色长剑视为家族至宝。只可惜林雨却不是天才,六岁那年,他随同林家子弟觉醒武窍失败之后,就成了林家众人的笑柄。

        林雨深深地明白,在灵源镇没有武窍的人就等于废柴,自从那年自己觉醒武窍失败之后,林家家人对自己的照拂就少了很多。在林家,很多家丁都已经觉醒武窍,拥有了了人级一星的修为,家主林沧玄更是人级九星的修为,移山填海无所不能。在自己成了废柴之后,家主的妻子冯倾燕瞟上了自己胸前的血色龙形玉佩。这块玉佩所雕刻的血色长龙张牙舞爪,鳞片清晰,和那血色长剑明显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法,那玉佩的材料看上去是鸡血石,但是却触手生温,分明是异常珍贵的暖玉。当冯倾燕提出这事的时候,林沧玄没有拒绝,相反他还很希望妻子干掉自己这样一个废柴。三天前,冯倾燕逼迫自己喝下了剧毒的红草菇酒……三天前……

        林雨渐渐坠入了梦境……

        三天前……

        还记得那时候自己被恭恭敬敬的请到了家主夫人的房间,冯倾燕樱唇含笑,指着那只盛着殷红如血的酒水的青铜杯说:“雨儿,走了那么久的路一定渴了吧?这杯酒给你,好好解解渴。”自己当时真的好天真,还认为自己终于得到了认可了。可是端过酒杯一闻,知道那是毒物,便不肯喝了。可是自己在冯倾燕面前毫无招架之力,被她捏住下颌,将一杯毒酒硬生生灌下了肚。服下毒酒之后,那灰色长剑似乎感觉到了危险,居然飞到了自己身边,死死地黏着自己不放。还好,自己还算幸运,没有死去。同时也被逼立下了那个誓言……

        林雨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幅神秘的景象,在一座高山之巅,无数条神龙飞舞其间,神龙们簇拥着十一个男子,他们大都披风遮面,看不清楚面容,其中一个男子衣襟染血,手提灰色长剑,剑身亦是血迹斑斑。他受伤甚重,口里不断呕血。他们的敌人每一个都有十六条手臂,头上多生了一只眼睛。嘴唇奇厚。那男子似乎在说着什么,但隔得太远自己也听不清楚。

        这里似乎在进行着一场大战,到处都是死去的龙尸,龙血喷溅。那三目十六臂的怪物们的目标似乎是那受伤的男子。那男子已经油尽灯枯,在连续杀掉数百个怪物之后,终于因为体力不支而倒下了。随侍在他身边的那十个男人似乎听到命令一般,同时离开了那座高山,十个人朝着不同的方向而去了。那受伤的男子此刻注意到了自己,嘴里嘟哝着自己听不懂的语言。手指向前一伸,一道银光直击林雨的额头,林雨只觉脑子里嗡的一声,再次失去了知觉。

        ……

        “我……我这是在哪里?”林雨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看看周围,各种树木嚣张地挥动着枝条,自己居然处身在一片树林当中,身下是凹凸不平的碎石,暖融融的阳光倾泄在自己身上,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欣快感。自己这是到哪了呢?这片树林自己可不认识啊。

        林雨从怀中掏出那块血色玉佩,那玉佩在阳光下发出淡淡柔光,两颗珠泪夺眶而出,落在那玉佩上,反射着阳光,夺目刺眼。林雨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自己怎么那么没用,怎么连武窍都开不了,怎么沦为了大家的笑柄,小小的丫头奴才都可以肆意欺负他。自己算什么男人,算什么男人哪!眼睁睁看着家族中的好东西落入了别人的手中,却不能抢回,甚至该属于自己的也被克扣。自己那个誓言是发下了,可是报仇又从何谈起?自己现在可是个笨蛋呢。武窍无法开启,就算是开启了,又拿什么去对抗那人级九星修为的林沧玄呢?林雨越想越伤心,泪水扑扑扑的落到了那血色龙形玉佩上。

        “是谁哭得这么销魂?”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空气中浮现出来,林雨吓了一跳,额头上冒出了汗水,手抖得像筛糠一样:“谁?谁敢……敢在我面前……撒野……我……我可不怕你……”

        “我勒个去!小家伙,你的胆子是有多小啊?我陪在你身边十几年了你还没发现我的存在啊?瞧你那个熊样,眼泪都快把我房子给淹了。”那奇怪的声音再次弥漫在空气中,这次林雨可听明白了,跟自己说话的那家伙是个男人,听语调这人还有些猥琐。这货到底是何方神圣啊?林雨眨了眨眼睛,手却是把血色龙形玉佩握得更紧,这附近不会有强盗吧?林雨不禁打了个寒噤,这可真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

        “喂,小家伙,你要再不把你的咸猪手从我房子上拿开,信不信本帝皇龙我分分钟秒杀了你!”那男人又开了腔,他的声音听起来中气十足,但是语言却是如此让人无语凝咽。林雨被逗乐了,满脸的沮丧一扫而空。他低下头,想寻找这声音的来源,就这么一瞬间,手中的血色龙形玉佩像泥鳅一般滑出林雨的手,在空中悬浮了起来。

        林雨这下彻底呆了,他在心里搜索了遍,找不到这东西的资料之后,又在心里把这个有声没影的所谓帝皇龙画了个圈圈诅咒了遍,刚要开口说什么,那家伙却又抢过话头:

        “我说林雨,你诅咒完了没有?你这小家伙有这闲工夫诅咒我,不如好好想想你的武窍怎么开吧。要知道在这灵珠大陆,不能开启武窍那可就是废人哪……小废柴,本帝皇龙可没闲工夫跟你晃啦,拜拜……”那血色龙形玉佩转身就要走。

        “喂喂喂,等会!”林雨这会也开窍了,他克制住想给这猥琐男人,哦不,猥琐玉佩一巴掌的冲动,“你就这么卷铺盖滚蛋啦?喂!劳资带你在身边那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站住,劳资今天要收点利息再走!丫的你在身边劳资还是废柴一个,半点进步都没有,这可不行!”他伸手向前一抓,“劳资今天不见到你的真身,我就不叫林雨!”

        “好吧,”那家伙有些无奈,“我就让你见见吧,反正我也有事托你帮忙。”

        话音未落,那血色龙形玉佩被白烟包裹,一阵滋滋声过后,白烟凝实成形,却是一个美貌的男子,只见这男子白衣飘飘,嘴唇殷红如血,皮肤雪白,吹弹

        可破。一头血色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头,额头上一个血色龙形纹身在阳光下历历可辨。比起自己来可帅了太多了。林雨暗暗想。

        那男人看看林雨痴迷的模样,干笑了几声,“没看过帅哥吗?林雨,我看你就长得不错啊……”

        林雨本来已经压下去的火气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又蹿上了脸:“喂,你到底是谁?”

        “你真想知道?”那男人眯着眼睛,饶有兴味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