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以后,我就是你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21本章字数:1774字

    喻忆惜迷茫的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此时她正在病房中,房中就只有她一人,静悄悄的不免使她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

    ——————————

    “你是谁?”喻忆惜声音很柔弱却显得很沧桑,多年的病痛已让她把一切都看得很轻了。

    喻忆惜看着面前这个和她长得一样的女子,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可她对面的女子却把她的表情全都看进了眼中。

    “你难道不想继续活吗?”女子没有回答喻忆惜的话,动了动鲜艳的红唇反问道。

    “我……”喻忆惜刚说了一个字,就被女子打断了。

    “你难道不想有一个温暖的家吗?”

    “你难道不想知道关于你的母亲事吗?”

    “你难道想要看到你爸爸的公司被别人给夺走吗?”

    一阵风吹来,女子的长发随风而动,飘飘欲仙。

    “你究竟是谁?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又……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样?”喻忆惜听到那个女子说的话后,很是诧异她怎么会知道自己这么多的事情,同时也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我是谁不重要,怎么知道这些的也不重要,至于我为什么和你长得像,你也不必惊讶。重要的是我可以帮你,难道你不想像一个正常人吗?你难道不记得今天你在医院所听到得了?”女子的语气嚣张而霸道,但她的话让喻忆惜想起了今天下午的事。

    在医院病房中,她无意听到了喻父喻延志和她的主治医生的对话,她知道她活不了多久了,最多还能活九个月,可是她不想死,她不是怕死,而是她担心她死后,她的爸爸怎么办,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搞清楚真相。同时她也听到了她那个所谓名义上“妈妈”的话。

    “哎呀!忆惜怎么这么命苦啊!怎么就只能,只剩下九个月了啊!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家忆惜啊!”秦玉梅大声哭丧着,语气中不免带着些幸灾乐祸。

    “玉梅,你这是在这哭谁的丧?再怎么说忆惜她还是我的女儿啊!

    忆惜今年才十八呀!怎么就……就这么命薄呀,从生下来就一直遭罪,没过过一天的安稳日子……”喻延志心情很是伤心。

    秦玉梅一见喻延志又在为喻忆惜的事伤心,只好先忍下脾气,一边帮喻延志顺气,一边说。

    “延志,我不是那个意思,再怎么说,忆惜她也算是我的半个女儿,我不是就是有点伤心过头了吗,我没别的意思的,你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就得不偿失了。”

    秦玉梅见喻延志情绪稳定下来,想了想说:“你看忆惜就只剩下九个月了,在医院里忆惜又不能好好的休息,医院哪有家里好?家中还有佣人?我想要不让忆惜回家住吧,这样好照顾忆惜。家里人还多,忆惜不至于那么闷闷不乐。”

    喻延志觉得有点道理。

    “罢了罢了,也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望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身影,喻忆惜心中不免有些伤心,她不是不知道她那个所谓的“妈妈”对她怎么样,她怎么可能这么好心,她只是不想让喻延志担心而已……

    “你还有什么犹豫的?你难道想就这样慢慢地等死?”女子的话把喻忆惜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不,我……我不想要死,我不能就这样死了。”喻忆惜有些神情慌乱地望着那个女子。

    “我能帮你。”女子黑亮的眼睛望着喻忆惜。

    “你能怎么帮我?而且你又为什么要帮我?你的目的是什么?”喻忆惜看着女子的眼睛,好像要从中探究出什么。

    “只不过是因为我只能这样做。再怎么说,到头来你也不会吃亏,我没有什么目的,我只是想帮助你,帮你也就等于在帮我自己,对我们都没有坏处。”女子望着远处,目光显得有些忧伤。

    喻忆惜看向这个女子,她感觉到了女子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的伤感气息。

    喻忆惜知道她有故事,但她并不想过要去深究。

    “我答应你。”喻忆惜语气坚定道。

    “你相信我吗?”

    或许是因为那个女子刚刚忧伤的眼神,凄凉的身影,竟让喻忆惜对她说相信她,连她自己也震惊自己会说这样的话,或许这就是缘分

    女子对她勾起唇角,微微一笑,她的笑容使她显得更加迷人。

    “你就不怕我骗你,或者伤害你?”

    “不,你不会的,我相信你。”

    “……………………

    以后,我就是你。”

    “什么意思?”喻忆惜有些不解。

    “我和你共用一个身体,但是我们各有各的意志。你还是你,我只是在你需要我的时候出现,或者我有事情时。”

    “你的意思是说我和你共用一个身体,不过我还是我,只不过在你出来时,对吗?”喻忆惜把她的话复述了一遍。

    “你说的没错。还有在这期间,你不用再受病痛的折磨,也能像个正常人,但是这也是有期限的。”

    “好,我答应你……至少我能多活几天,还能过正常人一样生活。”

    喻忆惜说着,一颗晶莹剔透的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滑落。

    女子看着她:“那你准备好了吗?”

    “嗯。”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白光往喻忆惜身体里钻去。强大的白光使周围的树叶都飞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