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日记本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21本章字数:1710字

    “呦,这不是我那个病秧子‘姐姐’吗?怎么现在回来了,没在医院多待一会,到现在还没有死?我看呀,没死也活不了多久了,哈哈~~”喻怡然看向喻忆惜,用手捂住嘴巴轻笑出声,声音要多嘲讽,有多嘲讽。

    喻怡然是秦玉梅嫁过来后生的女儿,今年15岁,同时还有一个儿子喻言承,今年11岁。

    但是喻怡然从生下来就和喻忆惜作对,处处为难喻忆惜。

    喻忆惜抿了抿苍白的嘴唇,刚想说话,一个声音却优先传来。

    “怡然,你刚刚和你姐姐再说什么?”

    喻延志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话气中带着些质问。

    喻怡然看到来人是喻延志后,立马走上前挽住喻延志的手,一副撒娇地口气。

    “爸,我没说什么,就是姐姐回来,我很高兴,刚刚我在和姐姐聊天呢。

    你说对吧,姐姐。”

    喻怡然后面的语气有些逼问。

    喻忆惜点了点头,不是因为她怕她,只是因为她不想让爸爸担心。

    看到喻忆惜“承认”后,喻怡然有些趾高气扬。

    喻延志朝着喻忆惜的方向走去,边走边说:“你看看你,自己的身子自己不清楚,怎么也不进屋,在这外面站着。”

    喻延志拉着喻忆惜的手臂往别墅里走去,同时对着喻怡然说道:“怡然,你怎么也不让你姐姐进屋,让她在这外面站着,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姐姐的身体,要是再加重了怎么办?”

    “爸,我没事。”喻忆惜对着喻延志解释道。

    “爸,你公司忙完了吗?”

    “嗯,刚刚就是一个员工出了点事,我必须出面一下,没有什么大事。所以我就赶紧回来了。”

    两人边走边说着进屋,原地留下喻怡然一人咬牙切齿,甚至有些抓狂。

    “啊~~喻忆惜,你怎么还不死,一副娇小柔弱的样子给谁看,迟早有一天,我要让你生不如死,哼!”

    说完,喻怡然也转身进了别墅。

    不见其人,先闻其声。

    “姐,你回来了。”喻言承跑向喻忆惜。

    喻言承他和自己的亲姐姐喻怡然不是很亲,却和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喻忆惜很亲。

    喻忆惜在家中除了喻父,就数和喻言承关系是最好的。

    “嗯。言承,你小心点,别摔倒了。”喻忆惜勾了勾唇角,微笑道,对于这个“弟弟”,他已经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弟弟了,喻言承很天真可爱,不像秦玉梅和喻怡然。

    “姐,你怎么样了?”

    喻言承一到喻忆惜身边,就赶忙用手拉住喻忆惜的手臂,眼神很是担心的看想喻忆惜,开口询问。

    不等喻忆惜开口,喻延志的声音先传了来。

    “言承,你看看你,也就你和你大姐最亲了。”

    喻延志的口气很是宠溺。

    喻言承是喻家唯一的男丁,全家人都很宠溺他。

    “嘻嘻,爸爸,那是当然了,我先扶大姐回她房间了。”

    喻怡然刚进屋就看到了这一幕,很是气愤。

    “喻言承,到底谁是你亲姐姐?”

    喻延志:“怡然,你看看你怎么说话的?”

    “爸。”

    喻怡然不满的叫道。

    “好了!”喻延志也是有点生气了,转过身对喻忆惜说:“忆惜,你就先进屋休息吧,你的房间打扫好了,吃饭时我让佣人去叫你。”

    喻忆惜听后点了点头,然后和喻言承往房间走去。

    喻延志见喻忆惜已经上楼了,转身对喻怡然开口:“行了,你也回屋去吧。”

    说完,喻延志便去了书房。

    喻怡然跺了跺脚。

    “喻—忆—惜”

    ——————————

    房间内。

    喻忆惜捏了捏喻言承的鼻子

    “你这个小机灵鬼。”

    喻言承傻傻地笑了笑。

    喻忆惜的房间不花花稍稍,反而很简洁,以天蓝和粉红为主,让人看了很愉悦放松。

    喻言承担忧地问喻忆惜:“姐,你没事了吗?身体好多了吗?”

    “嗯,没事了,我好多了,你不用担心了,现在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姐,我怎么了。”喻言承不解的挠了挠头,疑问道。

    喻忆惜用食指点了点喻言承的额头。

    “你呀!你不怕你妈回来说你,你还敢到我房间。”

    喻忆惜和喻言承都心知肚明。

    “哎呀,反正妈现在不在家,她今天下午在外面一直逛街呢,最早晚上才会回来。再说了,她又不能把我怎样,我可是他的亲儿子。”

    喻言承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仿佛有着许多的办法。

    喻忆惜似有若的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你是最聪明的了。”

    两人打闹了一会,喻言承见时间有点长了,只好对喻忆惜说。

    “姐,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嗯。”

    见喻言承出去了,喻忆惜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望着房间,最后坐在书桌前,拿出日记本记录。

    喻忆惜因为常年生病,没有一个朋友可以诉说心情,所以她就有了一个爱写日记的习惯。

    日记中记着她的心情,还有每天发生有趣地事。

    翻开第一页,就看见只有两横字,却一直萦绕在喻忆惜的心中。

    喻忆惜用手指抚摸那些字,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很多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