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墓碑上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21本章字数:1527字

    喻怡然房中————

    喻怡然回到卧室,就坐在化妆桌前,把化妆桌上的化妆品全都推到了地上。

    化妆品全都摔碎了,满地都是玻璃渣。

    “喻忆惜~喻忆惜~喻忆惜~~”

    喻怡然疯狂的不停叫着喻忆惜的名字,一声比一声疯狂。

    她的声音猛地弱了下来,视线转向了面前的镜子,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镜子,仿佛喻忆惜就在镜子中一般,嘲笑着她。

    “啊!”

    她用椅子砸向镜子,“砰”的一声,镜子换碎了。

    “咚咚……”

    “怡然,我是妈妈,你快开门,你在里面干什么,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有响声?”

    秦玉梅敲了半天,也不见喻怡然有反应,就自己推开了房门。

    秦玉梅一进去,就看到喻怡然的化妆品扔的地上到处都是,而且喻怡然面前的镜子也碎了,她连忙走到喻怡然面前询问。

    “怡然,你怎么样,没有受伤吧?不是我说你,你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还怎么成大事?”

    “妈,怎么连你也说我,我就是看不惯喻忆惜。”

    秦玉梅见喻怡然这样,叹了口气,直接和喻怡然说:“怡然,你要沉住气,要不了多久,喻忆惜的东西全都是你的了。你不必要为了这些小事生气。”

    喻怡然看秦玉梅如此信誓旦旦,怒气消去了一大半,好奇心顿时就上来了。

    “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秦玉梅没有说话,拉着喻怡然坐在床边,手拿过喻怡然的手,轻轻拍到,满脸笑容。

    “妈告诉你,医生说了,喻忆惜活不了多久了。”

    “啊!妈,真的呀!”

    秦玉梅不屑道。

    “你看看你一惊一乍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她那样子,本就活不了多久了。”

    “妈,太好了,她终于要**了,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她的东西就都是我的了。”

    喻怡然从一开始满脸恨意,变得满脸笑容。

    “你不要高兴的太早,还有一件事,听了之后你会更高兴。”

    喻怡然听秦玉梅这样一说,立刻止住了笑容。

    “妈,还有什么事?”

    “刚刚我从你爸的书房经过,听见那个喻忆惜竟自不量力的和你爸爸说要搬出去住,不过这样也好。”

    “喻忆惜要搬出去,呵呵,果然是自不量力,这样确实更好。”

    “以后,这个家的东西就会是你和你弟弟的了。”

    “我会把喻忆惜的东西一点一点的夺过来,从小她就比我好,天生就是病秧子,结果却有着让人嫉妒的面孔,有她在,所有人都向着她,而忘记我,这一点我不公平,我要让那些眼光停留在我的身上。”

      “怡然,你放心,她的东西以后肯定都是你的。”

    秦玉梅可谓是满脸笑容。

    说完,两人又在一起说了计划。

    ————————

    喻忆惜回到自己的卧室,收拾了下东西,不是很多,大多数都是书。

    因为长期生病,不能够经常去学校,所以太多数时候,她都是自学。

    收拾好后,喻忆惜去浴室洗澡。

    喻忆惜站在镜子前,看向镜子中的自己,不知什么时候锁骨上面有了一朵鲜红色的花,好像是彼岸花。

    细想一下,她便释然了。

    片刻后~

    雾气弥漫,充满了整个浴室。

    喻忆惜身上穿着浴袍站在镜子前,犹如芙蓉出水一般,头发散落着,还在滴着水,有几滴水珠顺着喻忆惜的脖子往浴袍中滑落,引人想入非非。

    水嫩嫩的脸蛋,配上因为淋浴后而吹弹可的红唇,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一吻芳泽。

    可这些终究是过眼云烟。

    喻忆惜把头发吹干后,就上床睡觉了。

    当半夜所有人都睡熟的时候,喻忆惜却突然醒了。

    她睁开眼睛,眼睛却比平时亮了很多,她是喻沫,和喻忆惜共用一个身体的喻沫。

    “呵!”喻沫微微裂开唇“我终究还是回来了。”

    ————————

    夜空中,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照亮着世界万物。

    在月光的照耀下,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人影在树林中穿梭着,一身贴身的黑色皮衣皮裤,头发以马尾的形式高高的扎着,干净利落。

    她是喻沫,在夜色中,如同执掌黑夜的王。

    不久后,喻沫来到了一片墓地,她径直走到一块墓碑前,在墓碑前站立。

    喻沫黑亮的眼睛看着墓碑照片上的人,仿佛想要透过照片看透什么。

    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着。

    周围很静,只有风声和树交汇在一起的“沙沙”声,很是瘆(shèn)人。

    喻沫用手指轻抚着照片,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