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再次相遇,却不是她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22本章字数:1784字

    喻沫心中不禁一声暗骂

    “***,为什么还是感觉难受,药效没有退?难道这个方法不管用了?怎么药力那么大,连我都快坚持不住了,要赶紧离开才行。”

    喻沫连忙走出厕所,可刚出来,就看到了一个以大概有四十多岁的男人为头的一伙人,喻沫知道,自己这是被设计了。

    “不想死的给我滚开。”

    “口气还挺大,你们把她给我抓住。”

    男人一开口,就一股臭气。

    “就凭你们,也想抓住我?”

    喻沫额头上已经冒冷汗了,她知道以现在自己的状况,是打不过他们的,只能够智取。

    “你都自身难保,还说大话,你已经被下药了,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他们把喻沫围在厕所旁边的一个角落,本来就没有多少人上厕所,但也有偶尔路过的一两个人,不过他们见此,却都又折回了包间,见si不救,仿佛这件事经常碰见,也经常这样做。

    喻沫知道自己有可能躲不过了,但还是想拼死一搏。

    她用手指插着自己的手,已经依然可以看到血了。

    她做出打架的姿势,余光一撇,正好看到迎面走来一个人,这人正是走出包厢说要透透气的陆晟哲。

    她用尽全力一喊:“请你救救我!”

    因为用尽全力,已经坚持不到了,喻沫晕倒在地。

    那个男人没有想到,喻沫会突然喊救命,不过他又想了想,也不知道谁会管这事,便命手下把喻沫给抬走。

    陆晟哲往厕所方向走去的时候,看到一群男人围着一个女人,他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所以就视而不见。可谁知,那个女人竟向他求救。

    他听到女人的求救后,眸空一缩,脚步不由自主地停住了,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她的声音。

    他的目光竟有些迫不及待地找寻女人的身影,却只见女人晕倒在地,心中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是她!

    “住手。”

    陆晟哲的声音很冷,让人听了很是刺骨,那些男人听后不由顿住了。

    反应过来时,陆晟哲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身边,男人有些懊悔,竟然能被一个小毛头吓住。

    “臭小子,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快快给我让开。”

    陆晟哲没有理会他,反而用公主抱的方式,把喻沫抱了起来,当看清女人的脸时,嘴角竟微微一笑,他竟然也会笑!要是让风尘默看见了,绝对的以为是见鬼了。

    “呦,小子,原来你也是看上这个女人了,但你要知道先来后到,他可是我的。”

    男人已经厚脸皮的把喻沫当成他的人了。

    “这个女人我要了。”

    陆晟哲都没有正眼看向男人,目光一直在喻沫的身上。

    “呵呵,看来你今天非要和我作对,不给你点颜色看看,就不知道我的厉害。”

    说完,他就一摆手势,手下全都往前冲。

    陆晟哲怀中抱着喻沫,但依然毫无压力,没几分钟,所有手下都被打倒在地,而陆晟哲毫发无损。

    这下男人知道了陆晟哲不容小觑。

    “你……你到底……是……是什么人?”

    “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她,你也没有资格碰。”

    男人知道这此惹到了一个不能惹的人,顿时悔意在心头环绕,但他仍然不敢相信。

    “不可能……”

    陆晟哲抱着喻沫往外走去。

    “总裁。”

    齐溟一直坐在车中,见到陆晟哲,赶忙下车,可转眼竟看到陆晟哲怀中有一女人,使他这个冰块也好奇起来,正想一探究竟,但却见陆晟哲把她的脸都遮住了,完全看不见长什么样。

    “钥匙给我,我来开车,你去查一个人,我的做事方法,你是知道的。”

    齐溟不敢有异议,立马就按照陆晟哲说的去做。

    ————————

    “大哥,你说这晟哥是不是跑了,要不然怎么出去那么久,也没有见他回来,招呼也不打的。”

    风尘默又在和战昇抱怨。

    许桌宁听后,却在打趣:“说的你像一个怨妇是的,晟哲是出去透气,怎么可能那么快回来。”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大哥,是晟哲的电话。”顾承言的老实果然是发挥到了极致。

    战昇点头示意他接电话。

    【喂,晟哲,你在哪?】

    ………………

    【可以,我马上和大哥说。】

    ………………

    【好,我马上就去。】

    ………………

    “四弟说什么了?”

    战昇一见顾承言挂了电话,就开口询问,果然还是最担心一切与陆晟哲有关的事情。

    “刚刚晟哲说他先走了,让我代他和你说一声抱歉,还有他说找我有事,让我到明阁园去找他,说是很重要的事。”

    “那你快去吧。”

    “大哥,我就说晟哥一定先走了,你们还不信。”

    风尘默非要来插话,来找存在感。

    另一边,任雾同样也在找喻忆惜。

    “黎昕,你知道忆惜哪里去了吗?我怎么没有看到她。”

    黎昕的眼神躲闪。

    “那个,忆惜说她不舒服,她看你玩的很嗨,便没有和你说,所以……所以她就让我转告你,她先回家了。”

    “那我打电话询问下她吧。”

    任雾拿出手机,正要拨打电话,黎昕又说到。

    “等下,你别打了,忆惜的手机忘记拿了,在我这里,你回来拿还给她吧。”

    “那行,我就先走了,我去看看忆惜。”

    接着,任雾又和其他同学道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