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 好心没好报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34本章字数:2039字

    深冬,T市。

    凌晨一点,易晴从自己兼职的那间酒吧里出来。

    “易晴,下班了。”门口的保安笑着和她打招呼,并提醒她:“很晚了,你路上要小心点。”

    易晴笑着向对方道谢,“放心,我每天晚上都这样回家,还不是好好的。”

    保安笑笑,目送着她走到停车场的角落里推出她那辆有点旧的电动车。

    易晴戴上头盔,拉上外套的拉链,插入车钥匙,把车开动,还不忘对保安说了一句再见。

    夜色太深,路上基本上都看不到有行人,连车辆都少,安安静静的,陪伴着易晴回家的便是路两旁安安静静的路灯。

    距离易晴租住的紫轩公寓还有几百米远的路段时,有一段路的路灯坏了,还没有人来修理。

    偏偏这段路只有一些商铺,路边又有很多绿化树,在这个时候,商铺都关门闭户了,绿化树又高,在没有路灯的照明下,这小段路便显得黑漆漆的,伸手难见五指。

    每天晚上经过这段路的时候,易晴都会加速冲过。

    今晚也不例外,还没有到这段路,易情的车速就提升了。

    远远地,她看到有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路中间。

    本能地,她就减了车速。

    一颗心却悬得老高的,担心那辆车内有绑匪。

    “嗯……”

    车内传出男人的呻吟声,似是很痛苦的样子。

    因为那辆车停在路中间,易晴经过的时候,需要放缓车速,免得撞了别人的车。借着她电动车的车灯光,她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辆过百万的奔驰,要是她不小心撞上去,赔偿就够赔死她。

    车内的呻吟声刺入易晴的耳里,让她忍不住看了一眼车内,见到一个男人靠在驾驶座上,发出痛苦之声的正是他,除了他之外,再无其他人。

    易晴不想多管闲事,就这样把车子开过。

    “嗯……”

    男人的痛苦呻吟声再度传来。

    易晴忍不住鸡婆地想着,他是不是受了伤?还是得了什么急病?

    如果他真是受了伤或者急病发作,她路过却不救他,明天天亮的时候,这里会不会添一条死尸?

    这样想着时,易晴停了车。

    但她没有马上就折回来,而是还在做着思想斗争。

    最后,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念头让她折了回来。

    把电动车停在路边,易晴摘下了头盔,走到轿车的车窗前,弯着腰去敲着车窗,关心地问着车内的男人:“先生,你还好吗?”

    对方似是没有听到她的声音,还在低声呻吟着,双手还有点无措地去扯着他脖子上的领带,似是嫌热。

    易晴再次拍着车窗,叫着:“先生,你能开门吗?你是不是病了?需要我帮你打120吗?”

    或许是她这次的动作力道大吧,对方总算有了点反应,扭头望向她。

    借着电动车车灯的灯光,易晴能看清楚车内的男人很年轻,大概就二十八九岁,一身的西装,不过西装外套被他脱了下来,领带也被他扯得乱乱的。

    他的眼神很不对劲,隔着车窗玻璃看着易晴时,就像看猎物一般。

    易晴没来由地心悸。

    “我帮你打120吧。”

    易晴后退两步,拉开与他的距离,借此来避着他盯着她的眼神,然后从自己的外套衣兜里摸出手机,就要打120急救电话。

    倏地,轿车的车门被推开了。

    易晴本能地就望向对方。

    下一刻,她拿着手机的右手被对方有力的大手攫住。

    对方力道很大,把她整个人一拉一扯的,她猝不及防,就被扯得撞向了车身,撞得她鼻子嘴巴生痛。

    “喂,呀,你干什么?放开我……唔!”

    易晴还来不及痛呼出声,就被对方扯进了车内,随即她被对方沉重的身躯压在车椅子上,对方两只有力的大手粗暴又急切地撕扯她身上的衣服,还低头来寻着她的唇,以吻封唇,灼热带着酒气的唇瓣堵住了易晴的喊叫。

    遇到劫色的色狼了!

    易晴的大脑里只闪过这个念头。

    她拼命地挣扎。

    以前学过的几招三脚猫功夫,想使出来,可惜对方力道太大,也太疯狂,再加上男女天生的力道悬殊,她根本就挣脱不了。

    “救……”命字都喊不出来。

    那个男人灼热的唇舌抵死地缠住她的。

    一阵狂风暴雨后。

    易晴泪流满面,呆呆地躺在车椅上,身上的痛楚提醒她,她失去了珍守二十五年的清白。

    冷不防的,那只陌生又带着暴力的大手再次欺上来,这一次却是落在易晴的脖子上。

    对方用力地掐着她的脖子。

    先奸后杀!

    易晴脑里念头一闪,求生的欲望,让她顾不得自己的身体刚刚才遭到伤害,两只手死死地捉住了对方的手腕,睁着泪眼狠狠地瞪着他。

    那是一个面容冷峻却不失俊美的男人,他正阴冷地垂眸盯着她,掐着她脖子的大手丝毫不松开。

    “救命……放手……”

    易晴的声音软弱无力,谁能听见她的求救,只有寒冷的夜风呼啸着,似是替她的遭遇在哭泣。

    “说,你是谁派来的?”

    男人开口了,声音也是冷冰冰的。

    易晴拍打着他掐她脖子的手。

    该死的,他掐住她的脖子,她怎么回答他?

    男人阴阴地盯着拼命挣扎的易晴十几秒钟,终是松了力道,缩回了掐住易晴脖子的大手。

    易晴这一次顾不得痛哭自己刚刚丢失的清白,死里逃生后,赶紧坐起来,两只手提扯着自己的裤子跌跌撞撞地跌下车。

    那个男人一直阴阴地看着她。

    易晴下了车后就想逃命,可是双腿在打颤,双腿间的痛楚还是一阵一阵的,刚才他的动作太激烈,伤着她了。

    她提着裤子的手都在打颤,哪里能逃命。

    眼前罩来黑影。

    那个男人下了车,他早就整理好他自己,此刻身上的西装服穿得齐齐整整的,连领带都系回了原样。

    易晴一见他站在自己的面前,吓得扭身就想跑。

    “要逃命,总得把裤子穿好。”

    男人眼明手快地攫住易晴的一边手腕,把她拉回来,那声音还是冰冰冷冷的,就是少了刚才的那抹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