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神秘少主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11本章字数:2309字

     看到自家爹爹关心的眼神,君的心情好受了许多,勉强的笑了一下:“爹放心,没有人敢欺负您的女儿啦,我就是想您了回来看看!”

    穆休微微皱眉,显然是不信君的说辞,但也没有说破。

    君:“对了,爹爹我想休息一个月后抛绣球招亲!”

    “什么……抛……抛绣球招亲?”

    君看着他惊讶的样子,淡定的点了点头:“您没听错,我也老大不小了,我想是应该成亲,让爹您放心想清福了。”

    这次听清楚了,看君坚定的表情,确定她是认真的,没有开玩笑,稳住自己内心的好奇心,对君说:“那好吧,这一个月你好好休息,什么都别想,一切都有爹帮你打点办妥。”

    看着穆休出了门,君松了一口气,心里想到:“爹……不是女儿不愿告诉你事实,只是这么丢人的事我说不出口,况且人们不是常说要忘记一段感情就是另一段感情的开始吗,所以我只要尽快找一个爱我的人嫁出去了,就可以忘记这段不愉快的感情了,虽然只是我的单相思而已。

    是夜一座装潢优雅唯美的庭院里:“少主……君小姐回来了!”一个身穿黄色衣裙面容绝色的女子对着前面闭目养神的年轻男子道。

    这男子一双冰蓝色的眼眸多情又冷漠,高挺的鼻梁,一身蓝色的锦袍,墨黑色的秀发只用一根发簪束着,散披在身后,手里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腰间一根金色腰带,腿上一双黑色靴子,靴后一块鸡蛋大小的佩玉。道法深不可测,温文尔雅,他是对完美的最好诠释。再加上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迷人的王者气息,令人不舍得把视线从他脸上挪开。他美丽得似乎模糊了男女,邪魅的脸庞上露出一种漫不经心的成熟,樱花不经意的缭绕在他的周围,不时的落在他的发簪上,如此的美丽,宛若谪仙俊美异常。

    此人便是君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知己好友楚枫逍遥,身世神秘修为高强,应该可以和牛牛一较高下,他修的是道者功法,可以算的上是道者第一人吧!因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永远一副神秘莫测风轻云淡一副仙人般的打扮,俊美无双貌若天人的样貌,由此世人都称他神仙公子。

    “嗯……回来了可有什么异常?”楚枫逍遥听说君回来了突然睁开眼睛看着那女子问道。

    那女子被他看了一眼有些失神,脸色微微泛红:“回少主,听说君小姐是哭着回来的,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一样。”

    受了委屈吗……!“闭月,你是本少主最得力的丫头,难道就只带给本少主这样无用的消息吗???”

    听到楚枫逍遥这样轻描淡写的语气,闭月知道他生气了,不敢有异,赶紧将君决定一个月后抛绣球招亲的事情如实汇报给了他。

    一个忘记情伤最好的方法就是开始下一段感情,但是她难道不知道爱的越深就会陷得越深而无法自拔吗?用最短的时间来爱上另一个人,那上一段感情又算什么……君儿无论你怎么做我都会帮你的,为你丢了性命又算什么。

    楚枫逍遥一个人独自呢喃了一会后吩咐道:“你们下去好好准备一下,下个月的事不得有误!”

    “是……属下明白。”

    离君的抛绣球招亲已经越来越近了。这天云影宗的练武堂一群弟子趁休息的时候几人聚在一起议论着:“喂……你们听说了吗?”

    其他人:“嗯?什么事?”

    “就是我和师兄下山去采买的时候,听到了一件绝对宁你们吃惊的事!”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是什么事别卖关子了,赶紧告诉大家吧!”众人都被那个小弟子弄得好奇心起,都催促道。

    小弟子见大家都好奇极了才开口将几天前在山下所听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大家。

    原来那天他和宁一个师兄下山去例行采买的时候,在青瑜城听到了君要抛绣球招亲一事,当时他两就被惊讶得不行。所以当他说出来后,大家也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有人当场便发出了疑问:“君师姐不是喜欢她师父,我们宗主的吗?”

    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得正激烈的时候:“牛姐姐,这件事我几天前在通讯玉上有看到世界上在传,没想到是真的!”小九和牛牛还有羽霸三人本是来观看新收的弟子修炼的,确不想刚到门外就听到这事,小九见牛牛变了脸色忙把在世界上看到的事实告诉了他。

    见牛牛听了并没有什么反应,如果不是他右手紧握来以此平息自己的怒气,小九和羽霸都会觉得他不生气不在乎呢。

    牛牛见两人有些担心和看好戏的神情,放开了拳头脸上一片云淡风轻,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道:“我们走吧,羽霸你是长老要经常来帮助或是监督众新进云影的弟子们修炼。”

    然后又看像小九:“师父虽然离开了,但是他要我等师兄们好好照顾你,但是你也不能放松修炼,要是出门在外我们不在你的身边,你得有本事应付才行!”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留下小九和羽霸在原地面面相觑,愣在那里。

    羽霸:“他没事吧?”

    “他可能,也许……没事!”小九勉强的回道。

    羽霸轻轻点了点头:“或许他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在乎她吧。”这个她自然是指君了。嗯!看来得管牢一点他们这些小家伙了,一点放松就如此松懈,竟然还敢背后议论宗主的私事,心里如是想到,然后对小九说:“九妹我去看看那群弟子去,宗主说得对得去看看。”说完抬步走进练武堂里。

    小九一般私下里没有外人的时候都叫牛牛为牛姐姐,因为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而牛牛又是大师兄,平时难免多管她这个小师妹一些,让她觉得牛牛像老宗主一样爱管着她,所以管他叫牛姐姐!

    且说牛牛回到自己的书房后,站在窗边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想起和君相遇后的画面,落寞而带点凄凉的样子,让人看着觉得有些不忍和心疼。

    回忆总是甜蜜的,可是当想起君看到他和白灵羽在一起时因误会而失望伤心的泪流满面的样子时,突然觉得有些心疼,有些恼恨自己当时为何不追去跟她解释清楚,或者是拥她入怀好好安慰一下,当时完全可以把白灵羽交给羽霸照顾的,或许当初他也在失望君对他的不信任吧。想到这里自嘲的笑了一下,牛牛啊,你真是愚不可及啊她当时并不知道你对她的感情,也不知道你们二人早已有婚书为证结为夫妻了啊!

    不行,既然你是我命定的妻子,那么我不会放弃的,你想嫁给别人得问问我同不同意……想到这牛牛脸上一扫刚才的落寞,继而出现坚定志在必得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