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初遇,幻境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11本章字数:2412字

    几天后在死亡之森,哇!想不到这个恐怖的地方还有如此美丽的地方,这里有山光水色有飞禽鸟兽,有各种世间有钱也买不到的灵果,百花群绕一汪花开,简直就是人间仙境嘛!

    正在我感叹的时候,小梵的声音响起:“小舞,你的伤还没好利索,你就一个人偷跑出来,大伙会担心你的,而且这里到处是危险,你还是快回去吧。”

    我高兴的表情垮了下来:“梵月哥哥,小舞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是来这儿历练的不是来玩的,如果一直跟他们在一起,他们肯定会保护着我,那我来这里的目的怎么完成呢,而且你放心这几天养伤期间我一直在看娘亲留下来的技能书,现在已经学会了彩云追月,月下飞天镜,云身结海楼,可以瞬间移动攻击,算是一个保命逃生的技能吧。还学了飞叶摘花,花草树木,飞沙走石皆可为剑。”

    在他们说话期间全然没有发现有人在暗处观察着他们。

    一处花丛后站着两名男子,以他们的衣着来看应该是主仆吧,那个身穿黑色锦袍,胸前绣着金龙图案的,应该是主子吧,他脸上戴着一张银白色的修罗面具,十分吓人,看不到他的真面目,但是从他挺拔修长匀称的身姿和身上散发出来的上位者冷冽嗜血的气质,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人物,切记一定要绕道而行啊……

    他身边的下属,一身藏青色衣衫,身材均匀修长一看就是常年习武之人,俊俏的容貌一双眼睛散发着慧黠的光芒,一看就是一个十分精明能干的属下。

    这时看到有一个少年闯入了自己的领地,感受到自家主子身上越发冷冽的气息,他知道主子这是生气了赶紧道:“尊上,他好大的胆子,竟然敢闯入您休息的地方,属下这就去把他抓起来,好好教训一下。”

    男子闻言呵呵的轻笑了几声:“不用,凭这小子的修为还过不了这幻境,你且等着看吧!”

    那个属下听了:“属下明白了,您想看他出丑后再收拾他。”说完站在面具男子身后看戏。

    当我要继续往前走的时候,梵月的出声阻止道:“小舞,这里太诡异了,我看还是赶紧离开吧,这里给我的感觉好压抑。”

    我能听出他的紧张,可是既然来了怎么能不去看看呢,没有后退继续往前走去,可是越往前走,眼前的景象越熟悉,这是……?眼前的一切是,这不是百里家族吗?疑……这不是外公吗?他们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还有这个地方不是,刚待我想到这是哪里时,场景又变了。

    娘亲您怎么会在这里,我赶紧跑过去,看着娘亲高兴的喊到:“娘亲您是来看外公和外祖父他们的吗?”

    可是她好像并没有看道我一样,她听不到我说话吗,这是怎么会事,十几年前就死去的人,又出现了,好真实……真实?我原本疑惑的心,豁然开朗起来:“梵月哥哥,我们进入幻境了对吗?”

    “对,这是幻境不是真的,小舞你能自己看出来,看来你确实长大了。”

    我没有接话,在想着这里怎么会出现这一幕的,而接下来是不是该出现那一幕了呢,我有些期待了,因为刚才所出现的正是娘亲回到百里家族的时候,所以接下来就是,刚想到这果不其然,随后出现了让我这辈子都忘不掉的画面。

    几个蒙面人出现在百里家族,他们身上散发出了强大的气息,一看便能感觉到,他们都是绝世强者!他们说了什么,我听不到,可是却明白,他们是为了天书和小梵而来的,刚开始他们还没有动手,可是好像谈判不成功,他们开始威胁外祖父,先杀了几个看起来外祖父很在乎的人,随后见他们并不妥协,便开始疯狂的杀人。

    不要……不……不要杀了,你们住手,我拼命的喊到,可是并没有人理会我,他们太残忍了,我哭喊着,小孩、老人、他们都不放过。看着一个个亲人倒在脚下,百里家主心痛的却无可奈何,他要牵制敌方的领头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痛,刻骨铭心的痛,可是这不是最痛的,当看到母亲带着我们,看到侠骨家族,遭受着同样的灭顶之灾时,满地的残肢断体,家人们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爹爹和诸位伯父一起拼死拦住敌人,只为让母亲带我们兄妹五人安全离开这个杀戮之地。他们就像死神派来收割人性命的刽子手,所到之处无一幸免。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我要阻止他们,我要杀了他们。双眼已经被仇恨淹没了,变成了血红色的,看到这里梵月终于看不下去,暗道一声不好赶紧出声阻止道:“小舞,快醒醒,别被仇恨迷失了自己,这不是真的这一切都是幻境。再这样下去,你会走火入魔的,快点清醒过来。”

    可是现在的小舞已经被仇恨迷了眼,什么也听不到,看不到只知道要杀光眼前的人报仇,报仇已经是她唯一的支撑了。

    魔魂织天刃瞬间出现在手中,运起真气不断飞舞,可是好像没有用,根本伤不到那些灭绝人性的家伙,我急了,忘记了不能使用这个我承受不了的技能,聚灵咒‘冥界秘术,妖异奇诡,消耗至多真气上限五层真气攻击近程目标,附加相当于七成的攻击,给敌人造成百分之两百的伤害,可是自己却只剩不到三层的真气,这时若是遇到强大的敌人,就只有死路一条。 ’一声嘶吼,我要你们血债血偿,聚集所有真气使出了聚灵咒。

    “不要啊,小舞快住手,这不是真的。”

    此时梵月的声音我已经听不到了,说时迟那时快,刚要发出去时一到黑影在我身后闪过,只觉得脖子一疼,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咦……这不是刚才看戏的那个面具男子吗?看到自家主子在最危险的时候劈晕了这个少年,脑袋有些不够用了,尊上是怎么想的啊!很明显如果刚才这个少年使出了那一招,即使不死也会全身经脉逆行而散尽修为,成为废人一个。

    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看着主子抱着倒下的人儿,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尊上,您为何要救这个少年啊?他们闯入我们魔族的地盘实属罪该万死,就应该让他知道闯入的后果。”

    面具男子沉默了一下:“本尊没有救他,至于为何这样做,这就不是你一个下属该过问的,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别的本尊自有打算。”说完越过前面的幻境荆棘,朝对面的小茅屋走去。

    进门,将怀中的人儿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站在床边看了一会,自言自语道“小家伙,其实本尊也不知道为何要救你,只是心底有个声音在告诉我一定要救你,否者我会悔恨终生!”然后轻笑了几声:“不过你的潜力还真是大啊,小家伙本尊好像对你感兴趣了呢,我很好奇呢!怎么办?”说完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然后在怀里掏出一枚丹药给小舞吃下去,转身走出了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