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梦镜,现实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11本章字数:2408字

    云影宗内,牛牛一个人站在书房眉头紧锁,好像在思考着什么,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惊醒了牛牛。

    “师兄,你在屋里吗?”听到是小九的声音。

    牛牛说了声:“我在,你进来吧。”

    小九推门进来后看到牛牛站在窗口,落寞的背影让她有些心疼,慢慢走近他并没有出声,而是陪他一起看向窗口。现在才明白,窗口边放着一盆白玉兰花,正开得鲜艳耀眼,十分的美丽。

    这盆兰花好像是君在的时候种的,可是主人已经离开,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再踏入云影一步了,想到君刚到云影时的场景,真是物是人非啊。

    牛牛见小九进来后没有说话,开口问道:“小九,你的伤恢复得怎么样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小九看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知道他没心情关心别的,却还在关心她的伤,心里面很感动道:“我的伤没事了,牛姐姐你是不是在怪我,是我耽误了你去河阳城,不然君就不会要嫁给别人了,都怪我太没用了,如果我没有被抓,就不会……”小九很自责的说道。

    牛牛听出小九的自责,看着她暖心一笑安慰道:“这是我跟她有缘无分吧,不关你的事别再自责了,你的伤刚恢复,不易多想,你好好休息吧!”

    小九会心一笑道:“谢谢牛姐姐!”然后想到了什么,沉思了一下:“对了,你有听说兽神将在一个月后在死亡之森降世吗?”

    “这个我听说了,现在离下个月只剩下不到十天了,不管是真是假,我们云影宗都应该前去,这个可是六十年一度的大事。”

    “是啊,到时候肯定会强者如云,各方高人齐聚,因为没有人可以经得起这个天大的诱惑,那我们会去多少人,你会亲带领弟子们自前去吗?”

    牛牛沉默了一下道:“我身为宗主自然要去,而且别的帮派应该帮主也会去的吧。九妹你的伤刚好,我看你就……”

    在牛牛还没说完,小九就打断了他的话:“牛姐姐,我不过是受了点皮外伤而已,看起来有点吓人,实际就一点点小伤,是你和诸位师兄们太大惊小怪了,所以你不用劝我,我要跟你们一起去。”小九语气坚定的说道。

    牛牛无奈的摇摇头语重心长的道:“好的,你跟我们一起去,但是你得待在我的身边,别到处乱跑知道吗?”

    “真的,太好了,谢谢牛姐姐,那我先先下去准备了。”小九就兴奋的道。

    “嗯,你去吧。”

    待看到小九高兴的跑出去后,牛牛凝视了那盆兰花一会,心里苦笑道,或许这样也未尝不可,当初我竟然只顾自己的感觉,忘记了自己还身负使命,背负着灭族的血海深仇。跟在我的身边会有多危险,是不敢想象的,嫁给别人正好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事情发生,这样对你我都好!

    看到牛牛能这样想就证明他已经放下了,想通了吧。

    死亡之森,咦……我这是在哪里?看到周围的场景,我的脑袋里是一片空白,摇摇头怎么头这样疼,前边一片白雾缭绕,伸手都看不清五指。这时耳边听到从远处传来到阵悠扬悦耳的琴声,这琴声绝对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有人竟然能弹得这样好,真是此琴音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啊!

    周围的迷雾渐渐散开,慢慢的看清了周围的景致,我呆住了这那是人住的地方啊,简直是仙境,到处盛开着美丽鲜花,炫蓝色的天空,浓郁的灵气,一望无际的花海,琼楼玉宇,蝴蝶随着琴音翩翩起舞,飞舞的鸟儿们站在枝头鸣叫,像是在为这绝世琴音和声。

    正当我被眼前的仙境所迷之时,听到一个好听且带着魅惑的声音响起:“舞儿,过来,来看看我们以后生活的地方。”

    我们以后生活的地方?为什么啊,我疑惑了,因为我确定这个好听的男子声音,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他是谁,心中有个声音指使我向前走去,我一定要看到他,一定要知道他是谁,不然会后悔一辈子的!

    我一步一步的向那个声音靠近,终于在距离还有将近三十来步的路程时看到了他,可是却只看到了一个背影,他仿佛已经深陷自己的琴声中难以自拔,认真专注的在弹琴,渐渐的我也沉迷在了这美妙的琴音中,竟忘记向前走。看到他孤寂单薄的背影,我的心里有些隐隐泛疼,虽然心中有些茫然自己竟然会对一个并未见过面的男子,如此在意,但是已然被忽略了因为现在心里已经无法再去想其他的事情了。

    琴声渐渐的止住,我这时也清醒过来,这才想起要看清楚此人是谁,刚一抬步准备向前走时,他又出声了:“舞儿,这里熟悉吗,还记得曾经你最喜欢听我弹琴,而你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拿出自己的流韵霁雾笛来与我和音,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看你吹笛时的样子,因为那样专注的你已经看不到其他,整个人融入到了音乐中,那种美是世间万物难以匹敌的,好美……好美……”

    我心中震撼不已:“你是谁,你到底是谁,我认识你吗?真的认识你吗?”

    他还是没有转过身来,而我的问题他似乎没有听到一般,他还沉浸在自己的回忆当中,一个人喃喃自语着。

    我心里着急,真想上前去拉他时,另一个声音突然在我脑中想起:“小舞,你快醒醒,你已经昏睡了两天了,再不醒来我就强行破除封印离开这里,到时候你会忘记世间上还有一个陪伴你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而且强行破除封印会伤我的根基,以后可能都不能变成人了,你忍心吗,如果只有这样才能让你醒来,我愿意试一试。”

    待这声音落下后,我震惊了,这里是梦境,而我现在在梦中?刚才那是梵月哥哥的声音,他说为了让我醒过来,他要永远消失……不行,不要,不可以……我一定要醒过来,梵月哥哥你不要做傻事!我着急的一吼,眼前的所有景象消失不见,瞬间消散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感受到他还在魔兽空间里时,我笑了:“梵月哥哥,谢谢你,谢谢你为小舞所做的一切,在这十三年里,我早已把你当成了血脉相连,骨肉至亲的亲哥哥了,如果因为我让你消失了,那么我一辈子都不会开心了,你忍心看到这样的我吗?”

    呵呵……亲兄妹!是啊我们是最亲的人,我是除了你那四个哥哥姐姐以外,最亲的人,或许我在你心里位置还不如你师父吧。

    “没事,只要小舞能好好的,你的小梵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真的吗?不会离开,永远……”

    梵月沉默了一会道:“对永远!”

    太好了,高兴过后终于发现不对,我竟然身处在一个茅草屋里:“梵月哥哥,这是哪儿?我记得我在报仇,怎么会在这里呢。”

    什么……我中了幻境,那是谁救了我?我心中疑惑道,还有那人会是谁呢?梦和现实,到底是谁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