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8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16本章字数:3084字

        长安城。

        自古以来,但凡烟火盖城的地方,就必定孕育非凡人物,可不,长安,唐王朝建都二百多年的京城,自然是交通纵横宽畅,长街深巷人杰地灵,牛神蛇鬼僧俗道妖魔云集于此,真个是:数风流人物,还看京城长安!

        不过,此时的长安城却已然失去了昔日的辉煌与繁华,铁蹄下的淫威早已把善良的人们吓破了胆,躏踏碎心,那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太平年代,人们已不敢想像,哪怕仅仅是朦胧的意识也好!寒暑易节,辞岁迎新,提心吊胆的人们面对绿林的烧掠奸淫,面对官兵的凌辱与奴役,面对惨淡索味的人生,面对死亡的威胁,已然在时光的推移中学会了容忍,学会了沉默,学会了漠视,也学会了爱恨情仇!这是谁的悲哀?

        京城长安,正值多事之秋……

        一个生灵降生了

        一个希望焚灭了

        然而,“乱世出英雄”的规律却在正常运转着……

        这一日,常叟来到京城长安已是巳牌时分,进了有官兵把守的承南门,觅了个所在,整好衣服,装扮一番,复又恢复冷峻的颜面,目不斜视地踱进一坊名为“为君开”的客栈。择了个空位坐下,唤来酒博士,点了一桌丰盛的佳肴,自个儿慢慢地品尝。入座之间,已用心留意在座的江湖人物,见多半是不起眼的平庸货色,乃将心捎移,是以依然我行我素,视人如无物。

        自古“民以食为天”,可不,当一个人五脏腑唱空城戏之时,纵然没有山珍海味,恐怕也会胃口大开。常叟吃了个大饱,那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已是一片狼藉。于是饭后果,食中茶,倒另有一番情趣。正在陶情怡乐之时,忽闻四座惊起一阵唏嘘之声,常叟初时倒不以为然,久之便觉察有异,乃斜目探望。

        但见一老者与一锦衣少年呈相持不让之势。那老者怎生打扮?衣裁五短,帽裹三山,驼着背,垂着手,半眯着线眼,张着笑而无声的嘴巴,露出两排黄牙,使人一见,便足以难忘终生。这老头两手空空如也,看他这付瘦相,似乎是因为连年饥荒和战争所造就的杰作。再看那锦衣少年,龙眉凤目,皓齿鲜唇,飘飘有出尘之姿,冉冉有惊人之貌。风流不在着衣新,俊俏行中首领。这少年手中却持着柄好剑,虽非上古神器,也是独占风骚。

        这锦衣少年显然对那老头相敬三分,却又敢怒不敢言,乃哭丧着脸,似乎十分可怜地乞求道:“华伯伯,您老人家就高抬贵手,让杰儿走吧?”

        “不行!”老头这付尊容虽不敢恭维,但严肃起来的样子还真有点怕人。“老叫化与你老子是至交,你老子要老叫化好好照顾你,我岂可言而无信?你不要忘了那姓冷的丫头至今仍对你念念不忘,没有我老叫化替你出面,那丫头岂肯善罢干休!”

        “原来您老是担心这事呀?其实杰儿与冷姑娘早已冰释解疑了,您老若不信,可以问司马爷爷。”

        “此话当真?”

        “当然是真的了,杰儿纵是骗尽天下之人,也不敢对华伯伯您说半句谎话呀,当今武林杰儿最崇拜的英雄就是伯伯您了。”

        “唉,你这话叫老叫化受庞若惊。老叫化虽为丐帮之主,然则纵横江湖几十年了,耳闻目睹的高手当真是穷出不穷,推陈出新,大有长江后浪推前浪之势。不说远的,就这几年横空出世的少年英雄也很不少。”原来这貌不惊扬的老头竟是一代丐帮帮主驼灵神丐华剑宇,那锦衣少年正是慕容杰。

        “哦,都是谁呀?”慕容杰明知故问。

        老叫化如数家珍:“自一代女魔柳如烟魂赴西天之后,逍遥宫已是三易其主,如今逍遥宫宫主杜妩芳听说岁在妙龄,然而一身武功却丝毫不让历代宫主,据少林天禅大师所言,已臻登堂入室出神入化的至高境界。恐怕当今武林无一人能够降服得了她!幸好这是前两年的结论。”

        “现在又发生什么变化?”

        “正当天下武林濒及灭顶之灾之时,忽然神灵保佑,降下一子,他就是艺压群雄的英雄少年常叟!”

        常叟本对风趣古怪的驼灵神丐华剑宇就有几分敬意,如今陡闻言及自己的事,不由得倍加关注,静心聆听。

        “常叟号称天下无敌,这也未免太狂妄了些,但不知他与逍遥宫宫主相比,谁人更胜一筹?”

        “长江黄河各有千秋。但据天禅大师亲眼目睹的情况来看,杜妩芳似乎略胜半招。只不过当时没有使出来,是以终以平分秋色告一段落。”

        “这么说还是妖魔更为厉害?”

        “君不闻‘巾帼不让须眉’否?何况就九宫八卦而论,女性属阴,男子属阳,自然女者比较阴险些,而男子的胸怀大都是光明磊落的……”

        “然而凡事不可一概而论……”一个声音悄然响起。

        “什么?我老叫化说的不对?”

        “确实如此!”常叟幽幽地答上一句,又独酌自饮。

        此言一出,无异于火上加油,想那华剑宇也是烈性汉子,被常叟用言语一激,不禁勃然大怒,乃瞪眼鼓腮,好无生气地叱喝道:“小子,刚才那句话是你说的?”

        “忘记了。”常叟临危不惧,神情自若。

        “好小子,也来消遣老叫化!我叫你吃不了的苦,兜着走!”言毕,华剑宇就要欺身而上。

        “华帮主不要忘了身份。”常叟一句话又把盛怒之中的华剑宇给镇住了。

        身份?以他堂堂丐帮帮主的架势,说不上半句话就要动手打人,这等武林丑事足以使人威风扫地,面上无光。是以驼灵神丐华剑宇虽怒不可遏,却又显得那么地无可奈何,只好亮出三寸不烂之舌,两行黄牙利齿,权且披风挂阵,以迎这唇舌之战。既然硬的行不通,唯有教软的不藏挫:“小子,报上名来,老叫化不杀无名小辈!”

        “老头,你先报上名来,本少爷非但不杀无名小辈,而且连正眼也懒得看他一眼。”

        “不看僧面也看佛面,阁下也太目中无人了吧?”慕容杰气不过,也插上一句。

        “想必阁下就是一代剑客慕容华均的乖孙江湖中最最有名的风流公子慕容杰吧?冷姑娘教我带话给你,你们俩之间的事必须作个了断,但她声明一点:这是你和她之间的恩怨,任何人都不能插手,当然,华帮主也不例外!”

        “你到底是什么人?”华剑宇和慕容杰齐声而问,显然他们对眼前这个神秘人物已滋生太多的惊疑,这是一个死结,非解开不可。

        “我是蓬莱百草仙,与卿相聚不知年。因怜谪贬来沧海,愿献灵芝续旧缘。”

        “百花仙子?”

        “非也。”

        “唐闺臣?”

        “在下亦非裙衩之身也。”

        “你是唐叔敖的后代?”

        “无可奉告!”常叟霍然起身,回顾华剑宇和慕容杰,又道,“吃饱喝足,在下也该走了,告辞!”丢下几两碎银,乃拂袖而去。正是:桃花流水杳然去,朗月清风到处游。

        华剑宇和慕容杰哪肯就此放手?纵身随尾追去。两人都是当今武林一等一高手,轻功堪凌上乘,然而到底追不上人家快速如风的身形,倏忽便被茫茫人海所吞没,断线了。二人望“人”兴叹,只好作罢而另谋所求。

        再说常叟一溜烟也似甩开华剑宇和慕容杰的跟踪后,其实他也并没有走远,也不将那号事放在心上,只不过贤母尸骨未寒,严父身残在床,夙愿未却,身世渺茫,他还不能轻易暴露身份,以免横生枝节,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然而,事实上他早已引起了别人的注意,而且还一路跟踪而来。这一点,常叟先前并未注意,到后来倒发觉了。当然罗,一个伪书生始终在其眼皮底下出现,这不免引人动疑,何况那种眼神,分明有一抹挥之不去的敌意,于是他知道有人盯上他了,而且所盯之人,定非寻常人物,虽然其用意一时还猜不透,但可以肯定是敌非友,原因很简单,他至今确无一个朋友,在他冥冥记忆之中。但不论如何,常叟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东走走,西看看,似乎天底下他是最无忧之人。如此走走停停,穿过几条街巷,青衣人来到大慈恩寺。只因时值战乱之际,本来香火不绝的大慈恩寺,此时已是人去寺空,失修多年,无人问津矣。

        伪书生自然是扮作游人,穷追不舍。但只能躲躲藏藏,却不敢显示出来。

        常叟见状,暗自好笑,却不露声色,溜进寺内,倏忽不见。

        伪书生见异大惊,慌不及待地就飞扑入寺……

        然而,就当他身形掠至寺门之际,忽然

        但见一怪物疾冲而下,那从天而降之势当真快若惊鸿,猛比饿虎,伪书生虽觉察身后有异,而且连连暴退,但,还是慢了一点,肩背上数道重穴已然点中,整个人便如木塑浮雕也似动弹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