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逃命小姐

    更新时间:2018-08-08 05:05:26本章字数:2510字

        没看错吧?那个人在干什么?

        暗巷口昏黄的灯照射不到的地方,一只如优雅可爱的黑豹般的身影正悄悄蹿行,只是脚步踉跄,子弹擦过了她的脚踝。她叫毕花,是杀手组织“血舞”里最会逃跑的杀手。

        在她背后,远处繁华的街头有一个人倒地抽搐,已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车辆行人停下来围观。那是个亿万富豪,身边的保镖自然跟在后面穷追不舍。保护的老板死了,他们断了财路,说不定还要被怀疑,自然不会放过她。

        而在她前面,有一个同样神秘的身影。

        毕花提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什么人会在这么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巷里徘徊不前?只是后面有人追击,她无路可退,凭着敏锐的耳力,那些人很快就会拐进这暗巷里了。十几秒钟之后,毕花就已来到那人对面,他似乎是倚着墙在休息。管不了那么多了,差几步,毕花强忍着脚上越来越强烈的疼痛,大步跑到那人面前,一把将那人紧紧抱住,用身体贴住那人的身体,几乎等于将他束缚在她的身体和墙之间。好在那人并没有太过挣扎,只听得到急促的喘息声。她倒也放心了,腾出两只手,脱掉外套,扯开衬衣扣子,露出香肩。又迅速扯散了盘在脑后的头发,盖住她的脸。动作一气呵成,并几乎是后面那群人追来的同时,将自己的唇狠狠贴在那人唇上。

        很冰凉,几乎像是死人一样!

        毕花同时感到一阵颤抖,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她的手臂很用力,几乎是用尽了力气,原本是为防止那人挣扎,露馅儿。而如今,她明白了,这人应该是走到这里,突然犯了心脏病之类的病,支撑不住了,整个人靠着墙在向下打滑。难怪呼吸急促,她不得不紧紧抱住,以自己的体力支撑对方的,但无奈,那人毕竟是男人,浑身无力,但体重还是带动得两人一齐滑坐到地上。

        后面的人蜂拥而上,毕花将自己的身体紧贴住对方的,并极尽可能的扭动,看上去像是下一步就要就地打野战了。追在最前面的人,看了他们一眼,脚下都未做停留,就越过他们,朝巷口追去。

        安全了!

        毕花没有立刻松开身体,而是慢慢卸掉自己的支撑,那人并没有倒下来。于是她松开了自己的唇,扭头用胳膊擦了一把,说,“你并没有损失!”

        “哦。”

        不想,始终沉默着,任由她摆布和利用的男人,居然开口回应了她一声。

        能说话,那就是没事喽?

        “后会无期!”毕花说完,拣起地上的衣服,转头就走。

        突然,受伤的脚踝被紧紧抓住,生疼!

        回过头,见那人一手捂着心口处,一只胳膊伸得长长的,抓着自己的脚踝处。

        “救我!”

        他声音听上去很虚弱,但手上的力气却很大,也许是求生的本能吧?到底是救了自己一命的恩人,毕花不会置之不理,于是蹲下来,“你身上没有药么?”

        “……掉了。”很意外地,那人的声音的很有磁性,很好听,令人很想看仔细长相,也许很英俊。

        毕花甩甩头,甩掉花痴的想法,都什么时候了,人命关天!

        “你松开手,我送你去医院。”毕花蹲下后,那男人松开了手,她嗅到一股血腥味,脚上的疼却已麻木了。她支撑着站了起来,心理上忽略脚上的疼痛,扶起男人的上半身,抓起他的一只胳膊,挽过自己的脖子,搭在肩膀上。

        毕花本以为这男人是个体弱多病,骨瘦如柴的人。不想他身材居然结实,强壮,且十分高大,她根本背不动他,“喂,你自己能走么?”

        “能。”那男人一手扶着墙,一手搭在她的肩上,居然也还踉踉跄跄地朝前能走了。

        白陆国第一医院

        毕花未加思索考虑,人命至上,她送这男人来的是最离这暗巷最近的医院。这附近就是繁华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也许,刚刚被毕花杀死的那个土豪的尸体,就冷冻在这家医院的太平间里。

        “心脏病发,快!”

        那男人一到医院就晕倒了,急诊人员上前迅速做了检查,下了结论,就将他放到平床上推送走了。

        毕花只来得及看一眼,真的十分英俊,长相如大理石雕刻一般。虽然闭着眼,但还可看出气质优雅迷人,只可惜,面色苍白,额上,颊上全是汗水,看上去令人心疼。他穿着休闲衣服,鞋子,价格不菲,在这贫富差距过大的白陆过,身份并不低微。

        他会是什么人呢?做什么事呢?

        “请您去交费,办住院手续,病人不需要抢救,但要留院进一步观察。”

        “呃?”毕花欲哭无泪,居然还要破财?

        “姓名?”

        “……不知道。”毕花实话实说,“我是……路上见义勇为,救了他,不认识他。”

        “嗯?”戴着老式眼镜的老护士怀疑的目光透过小小的窗口打量她,“那你给他交住院费吗?不交我们可不收啊!”

        “交!交!我交!”钱不是问题,毕花哭笑不得,掏出卡递给老护士,“刷多少都行。”

        今天倒霉事够多,但最庆幸的就是为了怕任务有变,逃跑路线有变,临时决定带着组织里下发的信用卡。这样的卡种不会暴露她的身份,还可有效的保护她的信息,转移别人的追踪视线和焦点。

        老护士见到卡,立马喜笑颜开,开了张字写得龙飞凤舞的单据递给她,毕花是一个字都不认得。

        “……咦?”老护士刚把卡划进机,忽然听到异常的声音,疑惑极了。

        “怎么了?”该不会是没抢救回来,死了吧?毕花心忽然砰砰跳,脑海中浮现那男人苍白却英俊的面孔,心中忽地一阵悸动。也许,她还想认识他。

        “等一下。”老护士打了个电话,“喂,唉,刚刚那个心脏病的……嗯,对,什么?行了行了,知道了……唉,真是什么奇葩都有?怕花钱吗?算了算了,忙你的去吧!”

        毕花等在一旁,如热锅上的蚂蚁,好不容易等她挂了电话,才问,“怎么……”

        “没怎么,给,不用刷了!”老护士正眼都不再瞧毕花了。

        “人死了?”毕花脱口而出。

        “死了还能自己跑太平间去?”老护士忽然说了莫名其妙的话,见毕花狐疑且愠怒的表情,叹了口气,“肯定没死,抢救室人太多,一个没留神,居然自己跑了。”

        “什么!”毕花不可思议,“不可能啊,您您这里的医生没再找找,他刚刚还昏迷着了。”

        “昏迷了不会再醒过来,人家觉得自己没事了,怕花钱自己跑了不行么?”老护士冷嘲热讽,低头边看自己手机边说。

        “可是……”

        此时,忽然电话又响了起来,老护士接了,“喂?嗯?知道了,没走,我让她交……你等等!”

        老护士放下电话后,叫住了根本也没走的毕花,“卡给我。”

        “怎怎么了?”

        “你男人,偷走了我们一瓶药。”

        “嗯?”

        “嗯什么嗯?交费!”

        “哦,好。”毕花递过卡,一阵莫名其妙。

        他应该是醒过来了,情况有些好转,自己找到了药。只是,为什么不留下来休息呢?他要做什么?有要紧的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