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醉酒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3:10本章字数:1516字

        朦朦胧胧中,欧阳志远又看到了那间漂亮的浴室。

        里面传出撩人的流水声,这水声让欧阳志远的内心狂跳,气血翻涌,内心充满着难以遏制的向往。

        浴室的门没有关好,露出一道缝隙,缭绕的雾气中,越发让人遐想。

        欧阳志远一下子站了起来,内心狂跳,呼吸变得十分的急促。

        齐雯是自己的初恋,初恋纯净的如同水晶一样,没有一丝的瑕疵。

        乳白色的雾气微微飘动,刚刚沐浴完的雯儿,如同一颗雨后的翠竹,透着淡淡的馨香,带着一丝娇嗔妩媚,穿着一件漂亮的真丝睡袍,从浴室里袅袅地走了出来,抬起一双含情脉脉清澈透明的大眼睛望着自己。

        漆黑而略微有点蜷曲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随意披散在细腻白嫩的脖颈上,本来精致漂亮的白皙脸蛋,在蒸汽的温润下,透出妩媚诱人的红润。

        看着美丽如同仙女的齐雯,欧阳志远不由得伸出手臂发出轻轻的呼唤。

        “雯儿。”

        欧阳志远凝视着美丽的齐雯,喃喃的道:“雯儿,我爱你。”

        齐雯脸色一红,深情的道:“志远,我也爱你。”

        欧阳志远再也把持不住强烈的冲动,一把搂住雯儿幽香炽热的娇躯,疯狂的亲吻着雯儿的眼睛鼻子嘴唇耳垂。

        两人忘情的亲吻着……

        “雯儿,我爱你!”

        “志远,我也爱你!”

        两人互相呼喊着对方的名字,亲吻着,忘记了一切。

        “叮叮叮!”

        一阵刺耳的铃声,在欧阳志远的耳边猛然炸响,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欧阳志远一个机灵,猛然在床上坐起,内心呯呯狂跳,头疼欲裂,身上的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衬衣。

        我靠,又是这个折磨人的春梦,再次把自己折磨了一遍,这让欧阳志远极其的郁闷,有种想暴走撞墙的感觉。

        这个诡异的春梦,欧阳志远已经做了五六年了,每当自己的心情好了几天,忘了齐雯的时候,这个甜蜜的春梦就会再次在睡梦中出现,梦中的销魂之爱,梦醒的蚀骨之痛,折磨着他。本来极好的心情,在刹那间,变得支离破碎。

        人的一生中,有很多的无奈,有些事情,并不是想忘掉就能忘记的。

        齐雯,自己的初恋,纯净的如同水晶一般的朦胧初恋。

        这个恋情,如同一根毒刺,深深的刺在欧阳志远的灵魂之中,让他忘不掉,理不清,隐隐作痛。

        晚上喝的太多了,好朋友李大鹏的私人侦探所开业了,欧阳志远去祝贺,不经意酒喝多了。

        李大鹏是欧阳志远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为人仗义豪爽,和欧阳志远如同亲兄弟一般,不分彼此。这家伙不久前,从美国最著名的一家侦探学校毕业回来,加入了世界福尔摩斯侦探所的行列。

        福尔摩斯侦探所,在世界各地的城市,都有连锁分社。

        年轻人在一起,根本把不住酒杯,几个铁哥们喝得分不清东西南北。

        欧阳志远虽然酒量极好,但和自己的弟兄在一起喝酒,要的就是这种亲密无间的感觉和气氛,他没有使诈。最后,自己也喝高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就再次做了这个恼人的春梦。

        欧阳志远懊恼的拿出抽屉里面自己配制的醒酒丸,还没来得及放在口中,电话铃再次响起。

        这让欧阳十分的气愤,半夜三更的,是哪个家伙打的电话?还让人活吗?

        欧阳志远连忙拿起电话一看,不由得一愣,是医院副院长萧眉的号码。一看是萧眉的电话,欧阳志远的眼前,立刻就浮现出一张精致妩媚,又带着一丝楚楚可怜忧郁的娇容来。

        欧阳志远忙按下接听键。

        “欧阳……志远……快来……我打……不开门……”

        电话里传来萧眉断断续续的声音,声音里竟然带着隐忍的哭泣。

        萧眉怎么了?

        萧眉柔弱无助的哭声,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萧眉是谁?傅山县医院胸外科的第一把刀,兼任傅山县医院业务副院长,一位英姿卓越倔强自信的成熟女人。

        萧眉怎么会打不开自己的门呢?而且声音还带着哭腔,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受到了欺负?

        “萧院长,你别慌,我这就过去。”

        欧阳志远忙道。

        一丝不安在欧阳志远的心里猛然升起,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猛地灌了一气凉开水,冲出了这间自己租住的单间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