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9章 马晓光的报复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3本章字数:2372字

        季晨当时就吓了一跳。

        他的第一反应,恐怕是张明宇那家伙搞的鬼,因为上次他已经用警察来对付过自己,这次恐怕又是故技重施。

        谁知道他一到了警局才知道,竟然是有人关于罗晋的事儿举报了他。

        有人举报他故意杀害了罗晋。

        “警察同志,你们得搞清楚,我是救他,不是杀他啊,他轻生的时候,我还在湖对岸呢,怎么可能是我杀他呢?”季晨对警察申诉道。

        “是不是你杀的人,我们得调查才知道。”那警察冷冷说道。

        “昨天那几位警官跟我做过笔录啊。”季晨说道,“还有医生和护士,当时他们都知道我是救人,怎么今天就变成了杀人呢?”

        “我看过笔录,他们去的时候,罗晋已经死了,这不能证明。”那警察说道。

        “我有人可以证明。”季晨说道,“昨天跟我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朋友,我们一起救的人,她可以给我证明。”

        “谁呀?”警察问道。

        “她叫陆思涵。”季晨说道,“你们现在可以打电话把她叫过来。”

        “那你现在就打电话。”那警察说道。

        季晨便给陆思涵去了个电话,将原委给陆思涵说了。

        过了一会儿,陆思涵来了,也是一脸不解的问季晨,“什么情况?他们怎么把你带到这儿来了?”

        “我也不知道。”季晨说道,“昨天咱们一起救的人,不知道怎么就变成杀人了。”

        “喂,你们是怎么办事的?”陆思涵气道,“他是下水救人的,他是英雄好吧?你们不但不嘉奖,现在还把他弄成杀人犯,传出去寒心不寒心?以后谁还敢出头救人?”

        那警察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说道,“这个我们也是公事公办,有人举报,说亲眼看到他把罗晋推进湖里去的,有举报我们就得调查呀。”

        “谁呀?”陆思涵问道,“我们昨天一直在那里,哪儿有什么人?谁看到了,让他来我看看。”

        “这位小姐,你不要激动,我们有我们办事的原则。”那警察说道。

        “别给我来这套,”陆思涵说道,“我昨天就跟他一直在一起,我可以给他作证,他是救人的,不是杀人的,你们现在就放人吧。”

        “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们不能放人。”那警察说道,“再说,光凭你也不能证明什么,我们还得调查呢。”

        陆思涵一下子急了,“我不能证明,那你告诉我,指控他的人,有没有证据证明他杀人?如果拿不出证据来,凭什么你们就可以抓人?难道我随便指控一个人,警察就能抓他?那我现在指控你,我指控罗晋是你杀的,你的同事是不是也要把你抓起来调查清楚再放?”

        那警察也有些不耐烦了,说道,“我跟你讲我们的工作原则,你不要跟我瞎扯,昨天在现场的是他,又不是我,有什么理由指控我?希望你不要再胡搅蛮缠了,你现在先回去吧,等我们调查清楚以后,肯定会放人的。”

        陆思涵说道,“昨天我一直跟他全程在一起呢,你们要是抓他的话,就把我也抓了吧。”

        那警察站了起来,对陆思涵说道,“我没工夫听你在这儿瞎说,”又对手下说道,“先把季晨带下去。”

        “你们凭什么这么做!”陆思涵挡在了季晨面前说道。“你们这是违法知道吗?”

        那警察一挥手,几个警察便将陆思涵弄开,就要带走季晨。

        陆思涵说道,“你们等会儿,我跟我朋友说几句话总行吧?”

        “快点说。”那警察说道。

        陆思涵将季晨拉到一边,说道,“你先跟他们去,放心,有我呢,不会有事的。”

        季晨点了点头,说道,“我看这事儿没那么简单,这罗晋是贪官,牵扯到政治上的问题,自杀和他杀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但我暂时想不出到底是什么阴谋。”

        陆思涵说道,“想不出就别想了,你放心大胆的跟他们去,我就不相信了,这还没有王法了,能把白的说成黑的。”

        季晨便被警察带进了拘留室里去了。

        进去以后,季晨还在想这个阴谋背后到底是什么,如果真的是政治阴谋,为了洗白罗晋的话,那可就糟了,在中国,一旦跟政治阴谋粘上关系,那可就真的说不清了,说不定不明不白的喝开水死了。

        还真让李诗蓝给说对了,还真不要轻易做好事救人,现在没有人感谢不说,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如果是这样,就算是李诗蓝的关系恐怕也救不了他,只能寄希望于陆思涵,她那个神秘的父亲,或许能救他,要不然,可能真的就完了。

        季晨在这边心急如焚,他哪里知道,其实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么复杂,这事儿是马晓光一手搞的鬼。

        那天彪子一直跟着他们到了野湖,躲在一边看着他们放灯,后来看到了季晨救人,救护车来了以后,他和手下就回去将这一切告诉了马晓光,马晓光听了后,便想出了这么一计。

        他给公安局的副局长张天发打了招呼,告诉他,对季晨这小子,能弄死就不要残废。

        张天发知道这公子哥素来有用他老子的关系办事的喜好,现在听他这么一说,当时就吓了一跳,这哪儿能行?不管怎么样,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哪儿能为了马副市长的一个面子,就干这种事儿,再说这事儿马副市长多半也不知情。

        但他也不敢得罪马晓光,万一他跟马副市长吹点歪风,那对他自己可就相当不利了。

        想到这儿张天发笑道,“小光,这个事儿你就是有点太看得起你张哥了,我怎么说也就是个副局长,这很多事儿上面还有人盯着呢,更何况这个罗晋的死,纪委那边也盯着呢,弄死他,我没这个胆量,你就不要为难你张哥了。”

        马晓光听张天发这么一说,笑道,“我不是为难你张哥,我就是恨的慌,这小子竟然跟我抢女朋友,那你看这样吧,你把他给我抓起来,给送到号子里去,让他蹲几天,让这小子吃点苦头,折磨折磨他,这你总能办得到吧。”

        张天发一听这个倒是容易,但也假装很为难的样子。

        马晓光着急了,“张哥,他没有什么势力,就是个给人开车的司机,你连这种人都办不了?”

        张天发笑道,“这个……确实有点难办,不过晓光你都开口了,冲着你爸的面子,张哥我就豁出去这一把了。”

        马晓光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放心,我一定在我爸那多说道说道你,那我就先谢谢张哥了。”

        这样一来,张天发的人情也算是赚到了。

        挂了电话,马晓光暗笑,季晨啊季晨,我本以为你是个什么人物,你小子一个破司机,跟老子抢女人,老虎不发威,你真拿我当病猫了?送到监狱里,哼,有你小子苦头吃的,看你出来以后还敢不敢再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