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0章 关进监狱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3本章字数:3124字

        季晨本来以为自己晚上要被连夜审讯了,谁知道警察把他带进拘留室以后,再没有了任何动静。

        这么看来,估计还真是政治阴谋,否则为什么抓了他这个‘嫌疑犯’又不及时审讯呢?

        季晨心里有些后悔了,但他也知道,自己救人没什么不对,谁知道他偏偏救了一个贪官,什么没捞着,还惹了一身骚。

        不知道陆思涵在外面活动的怎么样了?她那个神秘的爸爸到底能不能帮上忙?

        他又想,自己是在单位被抓走的,李诗蓝那边不知道有没有开始营救他。

        季晨这边想着,而李诗蓝此刻也正在给马长宁打电话。

        她一听说季晨被抓走了,第一反应也想到的是张明宇,气急败坏的先打电话想臭骂张明宇一顿,但没想到打过去电话关机。

        她又托人打听季晨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儿进去,结果一打听,竟然是因为有人控告他杀了罗晋,李诗蓝想起来昨天晚上季晨浑身湿透,说是救了个人,但他没想到是救的就是罗晋。

        李诗蓝感觉这事儿有点棘手,她认为这事儿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是个阴谋,罗晋贪污被查自尽,这事儿已经传开了,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忽然有人指控是他杀,说不定背后就是什么政治阴谋,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季晨确实杀人了。

        凭直觉,她当然相信第一种可能,季晨这种穷小子,跟罗晋那样的人,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不会有什么交集,更别说会有什么恩怨纠葛了,他没有理由杀他。

        李诗蓝在想要不要给马长宁打电话,这事儿现在也只能找他了。

        但这是她不情愿的,因为马长宁这种关系,不到关键时候,能不开口最好不要开口,一旦开口,最好让他无法回绝,如果小事儿用的多了,自己的人情就不那么值钱了,到了真用的时候,他大可以回绝你的。

        她本来是留着关键的时候用的,上次为了季晨已经用过一次了,所以这次她很犹豫要不要再开口。

        理智告诉她,不能找马长宁,一来是为了自己将来的利益,二来也是因为,如果是政治阴谋的话,以她的经验,恐怕也很难着手了,因为一旦涉及到这些,像马长宁这样的人都唯恐避之不及,找了也是没有用的。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她忽然想起了那天张明宇来公司大闹的时候,季晨奋不顾身的保护她的情形,忽然有些动摇了。

        她掏出手机给马长宁打了电话,跟他说了情况,马长宁马上要开会,告诉李诗蓝,一会儿给她结果。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马长宁的电话来了,李诗蓝忙接了起来。

        “喂,马处长,您打听到了吗?什么情况?”李诗蓝问道。

        马长宁说道,“我联系过他们的张副局长,这个事儿……恐怕不好办,好像是市里的某位领导在盯着。”

        李诗蓝心道糟糕,看来真让自己猜对了,确实是政治阴谋。

        “马处长,那您这儿没有什么办法了吗?”李诗蓝说道。

        马长宁笑了一下,说道,“李总,官场上的事儿,你难道不知道?罗晋这种事儿,谁敢碰?”

        李诗蓝心里当然清楚,她自知刚才问的有些唐突了。

        马长宁笑道,“这个季晨是你什么人?”

        “司机呀。”李诗蓝说道。

        “我看,不是司机那么简单吧。”马长宁笑道,“你好像很在乎他。”

        李诗蓝听出马长宁的弦外之音有点醋味,便连忙笑道,“马处长,您误会了,这孩子跟了我一段时间了,家里条件也不好,有个住院的妈妈,一家人都靠他一个人呢,挺可怜的,他这么一进去,家里就都完了,所以我才问问看的。”

        马长宁笑道,“我还以为你……嘿嘿,你这么一说倒也是有点可怜,但也是没办法,谁让他摊上这种事儿呢,只能自认倒霉了,你准备换个司机吧。”

        李诗蓝一愣,马长宁这些人也有点太冷血了吧,她听了这话,心里很不舒服。

        “李总啊,我本来以为你有些像我……没想到你还挺感性,要做大事儿,这样可不行啊。算了,别再托关系了,徒劳而已,这事儿没救了。”马长宁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马处长的提醒。”李诗蓝说着,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李诗蓝放下手机,心情复杂。

        ……

        季晨坐在狭窄的拘留室里面,迷迷糊糊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醒来看到拘留室的门开了,走进来一个人。

        他以为警察要提审他呢,这些警察好干这种事儿,不料等他看清这个人,立时就吓出一身冷汗,这人竟然是那个死了的罗晋!

        当时季晨就吓的站了起来,他……他不是死了么?

        罗晋笑眯眯的走进来,对他说道,“小伙子,那天我还没来得及谢谢你呢,今天专程过来谢谢你,还有些话想嘱托。”

        季晨简直魂都吓飞了,“你……你可能忘了,那天你已经说过谢谢了,我也心领了。”

        罗晋在他旁边坐了下来,“聊会儿天吧,我一个人,有些寂寞。”

        “喂喂喂,老兄,你已经死了,而且是你自己轻生,跟我没关系的,你跑这儿来跟我聊什么?”季晨叫苦不迭道,“你瞧瞧,就因为救你,老子现在也被关进来了,都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你还跑这儿来跟着我,你嫌我不够惨啊你!”

        那罗晋笑道,“兄弟,老哥来找你,不是吓唬你的,老哥还是很感激你的,只是有两件事实在是放不下,还得老弟你给我帮忙啊,别人我也信不过,只能来找你了。”

        “喂,你拜托我也没用啊,”季晨说道,“我现在自己都被关在这儿,说不定就死在这儿了,怎么替你办事?”

        罗晋一笑,说道,“老弟啊,你就别谦虚了,我在这边可有幸看过你的生死簿,你可不是个凡人呀,你有贵人相助,这点东西哪儿困得住你,你肯定会出去的,而且……”

        “而且什么?”季晨忙问道。

        罗晋笑道,“我不能说。”

        “行了,你快说事儿吧。”季晨说道,“说完你赶紧走。”

        罗晋说道,“兄弟,那张卡你已经拿到了,那个钱你一定要给黄燕玲一半。”

        “我知道啦!”季晨说道。“还有什么事儿赶紧说。”

        “还有一件事儿。”罗晋笑了笑,说道,“请老弟帮我在坟前烧几本马克思和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著作过来。”

        季晨哭笑不得,“老兄,你是不是忘了你什么身份啦?你是个贪官哎,这种东西做给你们领导看看也就罢了,跟我做什么秀?还马克思,您知道他是哪个国家的人?您知道他留不留胡子,知道他是背头还是毛寸?”

        罗晋一下子认真了起来,“老弟,我承认我是贪了点,但你不能怀疑我的信仰啊,我是共产主义的忠实拥簇,我可以给你背出大部分《资本论》你信么?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占……”

        说着他竟然真的开始背了,季晨哪儿有心听他背这些,“行了行了,我都答应你,你赶紧走吧!”

        罗晋笑道,“谢了兄弟,你是个好人,我这辈子没有真的感谢过谁,但我会保佑你的。”

        说着罗晋站起身来走了出去,季晨忽然想问那卡里面有多少钱,便连忙问道,“喂,那卡里有多少钱?”

        可罗晋已经走了。

        这时候季晨忽然听有人叫他的名字,他四处寻找,却找不到是谁在叫他。

        “这小子不会是装死吧?”一人说道。

        “掐人中。”

        接着季晨就醒了过来,他看到两个警察站在他面前,一个警察正用手掐着他的人中。

        “醒了醒了。”那警察说道。“你小子睡个觉睡这么死,可吓死老子了!”

        季晨这才明白,刚才自己是在做梦,可这梦做的也有点太真了吧?不过想想,也确实有点荒诞,罗晋这种贪官,居然还让他给烧几本马克思的著作,这估计也就是在梦里才会发生。

        幸亏只是做梦,要是真被鬼给缠上,那还了得。

        虽然不是真的被鬼缠身,但他的麻烦很快又来了。

        那警察说道,“走吧。”

        季晨一愣,“去哪儿?”

        “给你换个地方睡觉。”那警察说道。

        季晨以为是要提审他,便跟着他们走了出来,谁知道他们直接把他带上了警车。

        “你们要带我去哪儿?”季晨问道。

        “问那么多做什么?”那警察说道,“到了就知道了。”

        季晨发现车子在黑夜里,开出了市区,正往郊外驶去,他不禁有些紧张,这些人不会直接把他弄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给杀了吧?

        他心里有些担心,但也没什么办法,几个警察围着他,就是想跑也没辙。

        过了一会儿,车子停了下来,季晨被警察带了下来,他从没有来过这地方,抬头一看,上面写着几个大字,秦州第二监狱。

        季晨一惊,这帮人竟然直接把他送到监狱来了?

        虽然他对法律不太懂,但他至少知道一点,没有法院判决怎么可能把人直接带到监狱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