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4章 得救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3本章字数:3268字

        李刚猛的坐了起来,就看到老武和其他几个人正准备动手。

        “你们干什么?”李刚问道。

        老武没想到李刚这么快就坐起来了,有些尴尬,“我……我看这天儿有些热,害怕两位兄弟热着,让他们过来给扇一扇风。”

        其他人也忙点头,“是是是,扇风,扇风。”

        李刚说道,“其他人就算了,该站哪儿就站哪儿,就你吧老武,你留在这儿给我扇风。”

        其他人退了回去,老武只好点头,站在那用自己的衣服给李刚扇风。

        李刚一副很享受的样子,问季晨,“很凉快的,季晨你要不要试试?”

        季晨笑着摇头。

        “这老武吧,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扇风扇的还是很有水平的。”李刚说道,“你最好还是感受一下。老武啊,你说就你这怂样儿,这两天欺负我的气概哪儿去了?就你这样,还当老大呢?快别丢人了昂。”

        季晨看了一眼老武,眼睛里藏着怒火。正对着李刚的头,他有些担心,万一这小子忽然对李刚下手,那李刚怕是防不胜防。

        季晨刚这么想着,忽见那老武一把抓住李刚,握紧了拳头狠狠就朝着李刚的眼睛砸了下去。

        “小心……”

        季晨的心字还没喊出来,就见李刚一侧身,那老武一拳就打空了打在了枕头上,季晨一脚踹在老武腹部,老武吃痛,捂住了肚子。

        李刚站了起来,一把揪住了老武的头发,一顿雨点般的拳头就打在了老武的脸上。

        原来李刚故意刺激他,就等着他发怒出手好收拾他呢,这一通猛揍,直接将老武揍的站不起来。

        季晨光看都吓了一跳,李刚这小子还真是个狠角色。

        这种情况,其他人也不敢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武被揍的满脸是血。

        李刚揍完一把将老武扔在一边,对其他人说道,“以后这里,我和季晨说了算,谁要是不服,就跟他一样,听见了没有?”

        那一排站着的,听了以后面面相觑。

        李刚怒目圆睁,“怎么?你们有意见?”

        骚鸟最先妥协,笑着走了过来,点头哈腰的叫道,“刚哥,晨哥,以后你们就是我老大,谁要是不服,老子第一个揍他!”

        其他人见骚鸟已经叛了,一下子都跑了过来,纷纷叫道,“刚哥,晨哥。”

        季晨笑笑,感觉真是人生如戏,昨天晚上本来还担心进了监狱后受欺负,没想到一天时间竟然混成了这些人的老大。他很庆幸遇到了李刚,否则自己不定得遭多少侮辱呢。

        晚上两人都睡不着,继续聊,越聊越感觉投脾气,季晨越喜欢这个憨厚聪明的李刚。

        第二天两个人接着聊。

        本来聊的很开心,季晨问他今后有什么打算,李刚叹了口气,说道,“现在这情况,哪儿还有什么以后呀,狗日的乡长,贪了我们的钱,还把我弄到这儿来,肯定是不会放我出去了,他知道放我出去的话,他那个钱就揣的不踏实。”

        季晨很同情他,很想帮他,但又爱莫能助,连他自己现在都还泥菩萨过河呢。

        季晨说道,“我外面倒是有个朋友,她爸爸官挺大的,如果她能把我弄出去了,我一定让她想办法把你也弄出去。”

        “谢了。”李刚说道,“知道你仗义,心领了,不过我的事儿很麻烦,你想想,乡长那么大的官,你朋友她爸爸还能比乡长大?”

        季晨哑然失笑,“你小子是真没见过世面啊,你是不是以为全世界就乡长最大?”

        “那当然不是。”李刚说道,“还有国家主席呢。”

        季晨更乐了。

        李刚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你别笑话我,我们村儿那地方比较落后,再加上我上完小学就没再上学,没怎么见过世面。”

        “那你那么小不上学都干嘛了?”季晨不解道。

        “学功夫了啊。”李刚说道,“我们村在山里,有个庙,里面有个和尚,武功很好,我妈让我跟他学功夫,长大到城里可以当个保安啥的。”

        季晨笑道,“你这身功夫,当保镖都绰绰有余了,还当啥保安呀。”

        李刚说道,“我又不认识人,后来进城当了几天保安,总受他娘的鸟气,有一次业主想打我,我推了他一把,就被开除了。”

        正说着,忽然狱警来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集合。

        季晨一愣,来了一堆狱警,心想坏了,这帮狱警大概是知道了昨天晚上他们俩把这帮人给打了,可能要处理他们俩。

        没想到带头的那胖狱警对他笑道,“季晨,我是这儿的狱长,我叫刘昌河。”

        季晨一愣,狱长亲自来,还对自己态度这么好?

        “您现在可以走了。”那刘昌河笑道。

        季晨明白了,一定是陆思涵把自己救了,否则他对自己不会是这种态度。

        “什么意思?”季晨问道,“要放我走?”

        “当然当然。”那狱警点头笑道,“我们刚得到上面的指示,您是误会的,当然马上就放您走。”

        季晨得救,心里很高兴,但看了一眼李刚,心情又不好了起来,经过一晚的并肩作战,他此刻觉得这兄弟格外的亲切,实在是有些舍不得。

        李刚看他的眼神里也是着实的不舍。

        他又很担心,自己走了以后,老武这帮人会合起伙儿来再欺负李刚。

        他看了一眼那刘昌河,他此刻正笑着望着季晨,“您还有什么东西要拿吗?”

        季晨说道,“刘狱长,你过来一下。”

        刘昌河忙走了过来,“您还有什么事儿?”

        “兄弟我有点事儿想让你帮个忙,不知道你能不能帮。”季晨说道。

        “您客气。”那刘昌河说道,“有什么事儿您尽管说,我能办到的,肯定尽量办。”

        季晨更加确定,外面营救自己的那位地位够高,否则刘昌河好歹是一狱长,竟然能对自己这么客气,明明比自己大很多,还一口一个您。

        季晨指着李刚说道,“这是我兄弟,如果刘狱长方便的话,我希望我走以后,能给他换一个环境好一点的监狱。”

        李刚听了,看着季晨,心下十分感动,这兄弟没交错,自己临走,还不忘照顾一下他。

        刘昌河愣了一下,似乎权衡了一下,随即说道,“您放心,没问题,交给我了。那咱们现在走吧?”

        季晨这才放下心来,对刘昌河说道,“我跟我兄弟说两句话。”

        季晨便将李刚拉到一边,对李刚说道,“兄弟,我先出去,出去以后,我会尽量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李刚虎背熊腰的汉子,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你要能救我出去,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这辈子我就跟你了。”

        季晨说道,“别这么说,我们是兄弟,咱们外面见。”

        说着季晨扭头就跟着一帮狱警出来了,他没有回头,他担心回头看到李刚,自己的眼泪也会掉下来,因为这个时候,他的眼眶也已经红了。

        季晨跟着刘昌河拿了自己的手机和其他东西,这才出来。

        刘昌河亲自给送出来了。

        不出所料,出来以后,果然看到陆思涵的保时捷停在外面。

        看到季晨走出来,她忙走了过来,问道,“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季晨笑道。

        “这脸怎么了?”陆思涵问道。

        刘昌河一听,当时就紧张了起来。

        “没事儿,不小心磕的。”季晨无所谓的说道。

        陆思涵火了,对刘昌河骂道,“我朋友进去的时候完好无损,进去才两天时间,伤成这样,你们是不是打他了?”

        刘昌河更加紧张,但又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来该怎么解释,说道,“这个……不能够啊,我们现在都是文明执法,不会打人的,更何况还是您陆小姐的朋友。”

        “没有?”陆思涵不依不饶,“那你跟我解释一下,这伤是怎么回事儿。”

        季晨说道,“思涵,我没事儿,就是不小心磕的,你就别难为刘狱长了。”

        刘昌河一听季晨给他说好话,心里那叫一个感激,恨不得给季晨跪下来磕头。

        季晨倒不是同情刘昌河才给他解围的,他意在让刘昌河善待李刚。

        “刘狱长,别忘了我跟你说的事儿。”季晨说道。

        “您放心,我现在回去就办,马上就办!”刘昌河说道。

        “那行吧,刘狱长,谢谢你,我们走了。”陆思涵说道。

        “好的好的。”刘昌河一直把他们送到车上,说道,“陆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也是不知道他是您朋友,还望您和陆书记不要生气。”

        “行了行了,别磨叽了,我走了。”陆思涵不愿多理他,一脚油门就走了。

        在车上,陆思涵又问道,“你真没事儿吧?”

        “没事儿。”季晨说道。

        “他们是不是虐待你了?”陆思涵说道,“你跟我说,我想办法收拾他们。这帮王八蛋,拿着俸禄,坐着高官,不干一点好事儿,马晓光一个电话,他们竟然就能做这种事儿!”

        “马晓光?”季晨一愣,原来是他,季晨还以为是张明宇呢,现在看来,自己那天是真不应该去冒充这位大小姐的男朋友,这要是没有陆思涵,险些就给他弄死了。不过能结识陆思涵这样仗义的姑娘,倒是也值得。

        “马晓光这个混蛋,打着他老子的市长名号在外面胡作非为,我一定想办法收拾了他!”陆思涵恨恨道。

        季晨心想,那她爸又是什么职位?刘昌河叫陆书记,能搞定马晓光的关系,说明比市长大,难不成是市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