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0章 争锋相对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4本章字数:2357字

        吴敬中笑道,“李诗蓝的这个事啊,林总可能是误会了,这个事当时我就在秦宁,亲眼所见,是她那个流氓丈夫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跑到会场来故意闹事,事情都已经查清楚了,所以给她恢复正常的提拨也很正常。”

        “是吗?”林家栋说道,“那我就不明白了,自己的老婆升迁,按理来说,丈夫应该是最开心的人,怎么还会跑到会场闹事?”

        吴敬中笑道,“林总是这样的,这事因为当时我也在,问过李诗蓝了,她那个丈夫好赌,还有家庭暴力,李诗蓝呀,早就跟他提出离婚了,她丈夫不干,还擅自成立了一个建筑公司,威胁李诗蓝,要她利用私权给他搞一些绿森的活儿,李诗蓝为了绿森的利益,没有妥协,所以这家伙怀恨在心,故意来搅局的。”

        林家栋笑道,“那这么说,我们的这位李诗蓝还真是一个能从集团利益出发的好员工咯?”

        吴敬中也笑道,“这个我不清楚,但是我觉得不应该因为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就对我们准备要培养的干部存在偏见,因为有人故意抹黑,就放弃了人才的任免,那以后谁还敢进咱们绿森集团?这对集团的长远发展不利嘛。”

        林家栋笑道,“吴主任,我只是提出一点简单的质疑,您没有必要上岗上线嘛,就算是这样,那我觉得也不能听她的一面之词,既然她丈夫在她口中是一个十足的混蛋,那她当初为什么还会和他结婚?”

        吴敬中说道,“林总,这是她的家事,我觉得不在我们对骨干选拔和任命的研讨范围之内。”

        “当然有,”林家栋说道,“绿森集团对骨干的要求,向来是很看中道德和人品的,这个李诗蓝我也听说过,在秦宁的基层口碑可一向不怎么好,听说她搞上级关系很有一套,还有传闻说她爱搞性贿赂,这影响可是很恶劣的,如果我们提拔这样的干部,下面会怎么说?总部会怎么想?不知道的,还以为李诗蓝贿赂到咱们这里了呢。”

        吴敬中很清楚,这林家栋就是有意无意的在挑明他和李诗蓝的关系,便说道,“林总,这就是您的不对了,秦宁这块是咱们绿森集团在秦州省布局的重要板块,我对秦宁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尤其是这个李诗蓝,她能升上来,可不是凭别的,她的业务能力那是有目共睹的,林总可以去查查她这两年的业绩,可能有人嫉妒她的能力,编排一些谣言抹黑她,这也很正常,可咱们毕竟是高级领导啊,不能因为听闻一些道听途说的传言,就也跟着抹黑一个人才对不对?”

        坐在中间位置的是绿森集团西北事业部的总经理史鹏飞,他一直没有发言,他也是没有想到,自己的两个二把手,竟然为了一个秦宁的营销总监的任命,在会议一开始就争执了起来。

        他皱了皱眉,发现这件事并不简单,所以暂时没有表态。

        林家栋继续笑着说道,“嗯,我觉得吴主任这点说的在理,业务能力优秀,这无可厚非,但是我看过她的履历,她好像去年才刚升到营销副总监,这才不过一年的时间,现在就立刻给她升到营销总监,这升的太快也不合常理嘛,很多人会不服。”

        吴敬中不怕林家栋拿李诗蓝的生活作风来反驳,因为那毕竟只是传言,并没有任何证据,就怕他拿李诗蓝的资历来说。

        确实,李诗蓝这两年在自己的照顾下,升的有点太快了,中国的这个资历问题,不仅在官场,在企业中也同样存在,尤其绿森这样的大型集团,能力固然重要,但资历其实还是很重要的。

        想到这儿吴敬中说道,“我倒是觉得,咱们绿森集团这两年之所以能够迅猛发展,超过其他企业,一跃成为我们国家最大的房地产企业,最大的原因就是咱们集团对人才的选拔和任用上不拘一格,我也同样认为,对于企业的发展而言,能力是大于一切的,是大多数像李诗蓝这样有能力的人让企业不断发展,而不是像其他企业那样搞官僚主义,讲辈分讲资历嘛。像总部这两年大胆启用几个留学回来的年轻的副总,包括像林先生这样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如果论资历的话,恐怕也很难坐到这个位置。”

        林家栋一笑,说道,“吴主任这话的意思是,我这个副总经理是没有能力咯?”

        吴敬中也笑道,“恰恰相反,我是认为林总有能力,凭能力坐在这个位置上,我觉得像您这样这么年轻就受到集团重用的,更应该发扬这种精神,大胆启用有能力的年轻人,而不应该排斥有能力的人才。”

        林家栋跟吴敬中一番交锋,才领教了吴敬中的厉害,这老小子滴水不漏啊,本来他应该心虚不占理的,没想到竟让他占了上风。

        当下笑道,“吴主任说的对,我们对待人才确实不能按常规来走,但这个李诗蓝的升迁已经很不常规了,你说她副总监都还没有一年,根本没有任何资历,现在就让她做总监,我觉得很难服众,也得考虑其他人的感受嘛,您说的史总?”

        史鹏飞一愣,林家栋一脚将球踢给了他,这是让他表态呀。不过以史鹏飞的原则,他轻易可是不会得罪任何人的,更何况这两个副手,背后都有关系。

        他一笑,说道,“这个事儿,我觉得吴主任和林总两位说的都是有一定道理的,我看这样,今天既然上海总部的拓展部副部长杨部长也在,就先听听他的意见吧,杨部长,您说两句?”

        那杨部长也听了半天,这会儿史鹏飞让他说话,他客气的推辞了一下,最后还是说了,他说道,“这个李诗蓝的问题,我觉得他们两位说的都有道理,有能力,也有绯闻,这种两个极端的人才我也见过不少,一般这样的人才,她都是业务能力过强,升的太顺,所以不顾其他的比如自己的声誉啊影响啊这些东西,唯业绩是论。这样的人才呢,就像吴主任说的,她这样的人,确实是我们集团发展的核心力,集团不能不重视……”

        吴敬中本来还担心这个不请自来的杨部长是林家栋的人,听到这儿,吴敬中脸上得意了起来,看样子,这个杨部长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没想到,那杨部长立刻就来了句但是,“但是呢,这种人才,长期任她这样发展下去,对她以后的进步不利,我个人建议啊,还是让她多历练历练,柳州的销售业绩不是一直上不去嘛,让她去那边干一年营销总监,这既让她升了,也同时让她锻炼了,回头等她锻炼的差不多了,再把好钢用在刀刃上,一举两得嘛。”

        吴敬中一听这话,知道完了,这李诗蓝不光是升不了,还要给发配到柳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