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章 麻烦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7本章字数:2278字

        季晨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因为他的意识完全都不清醒,他只是记得,那个身材姣好的外国妞儿,在他的身体上疯狂的悦动,那种频率,估计也只有外国女人才能做出来,那画面实在是太刺激。

        不知道过了多久,季晨终于醒来,身边的洋妞已经没有了踪影,只有自己一个人躺在一张蓝色的大床上。

        季晨知道坏事了,这个吴帆给他下药,目的很明确,就是给陆思涵看的,让陆思涵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样他就有机会了。

        季晨估计,这会儿自己和那洋妞儿激战的视频恐怕都已经到陆思涵的手里了。这孙子,可真够阴的!

        季晨猜的不错,这个时候,吴帆确实已经在陆思涵的办公室了,陆思涵正看着季晨和那洋妞儿的视频。

        吴帆看着陆思涵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气愤,不禁得意了起来,说道,“思涵,之前你跟我说他,我还以为他有多优秀,对你有多好的一男人呢,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吧?我看也是见了女人就想上的那种男的。”

        陆思涵抬起头,将手机递给了吴帆,说道,“是他主动的?还是你唆使的?”

        吴帆说道,“你让我去试探他,我本来以为他会是一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呢,谁知道,我都还没说什么呢,人家刚拿出节目单来,他就主动挑上了,还说自己没玩过洋妞儿,要好好试试,那这种时候,我能怎么办?我心里那个替你不值呀,从小我就知道你陆思涵心高气傲,看不上我吴帆,看不上我不要紧呀,只要你能找一个优秀的男人,我心服口服,但是你要因为这种男人,我是真的有点不服,我……”

        陆思涵已经气坏了,她制止了吴帆,“别说了。”

        吴帆接着说道,“没别的意思,思涵,我觉得你不必为这样的男人伤心,不值得,我说过了,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我都会等你的。”

        “我让你别说了!”陆思涵喊道。

        吴帆不说了。

        “你出去吧,我要工作了。”陆思涵说道。

        吴帆看了一眼陆思涵,说道,“思涵……”

        “我让你出去!”陆思涵吼道。

        “好好好,我出去,只要你别生气。”吴帆说道。

        吴帆出去以后,陆思涵砰的锁了门,然后眼泪就下来了……

        ……

        季晨心里愤恨,穿了衣服,站了起来,要去找吴帆。

        刚出了门,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工作人员,对季晨说道,“您起来了?”

        季晨说道,“昨天跟我一起来的那个吴助理呢?”

        工作人员说道,“吴助理已经走了,他专门交代我们,等您起床了以后,让我们送您回去。”

        季晨气的牙痒痒,“他倒是好心!”

        但没办法,事情已然如此,着急也没有用,他便回到房间,先冲了个澡,将自己洗漱了一番,这才走了出来,出来以后,他才看到,这里有许多类似的房间,估计都是进行项目的地方,如果能在这些房子里装上监控的话,那一定能拿到证据。

        季晨出来了以后,便坐了吴帆安排的车从庄园里走了出来,从外面往里面进的车需要经历各种盘查,从里面往外面走的车就并不盘查,所以季晨的车很快就到了门口。

        刚到了门口,季晨忽然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子,他吃了一惊,因为那是陈国富的车子!

        他让司机稍微等了一下,然后看到陈国富在跟门卫保安说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保安便放陈国富的车进去了。

        季晨心想,陈国富来这里,难道他也对这个连升三级有兴趣?还是他想到办法也和自己的一样?这个时候,他应该不是来这儿玩的。

        他哪里知道,这陈国富可是来给他拆台的。

        陈国富专门找了自己的政府的关系,托人约了湖畔庄园的老板刘顺义谈事。

        陈国富没想到,他进了湖畔庄园以后,却并没有如愿见到刘顺义,接待他的确实刘顺义的弟弟,这让陈国富很不满意。

        “我来之前不是都说好了跟你们刘总见面的么?”陈国富说道。

        “我哥有事儿,我是他亲弟弟,你有什么事儿跟我说也是一样的。”刘顺天说道。

        “我不跟你说,我必须跟刘总当面说。”陈国富说道。

        刘顺天说道,“那我就没办法了,陈先生,请回吧。”

        陈国富说道,“你们可想清楚了,这件事关系到你们湖畔庄园的生死存亡,你们要是觉得没关系,那我就回了。”

        说着站起来就要走。

        刘顺天见他说的认真,这才将他留了下来,给他哥哥通报了一声。

        刘顺义这才勉为其难的让陈国富去自己的办公室,跟他见了一面。

        “陈先生,我这儿有点赶时间,你有什么话,就抓紧时间说吧。”刘顺义说道。

        这样的态度让陈国富很难接受,他本来以为自己会成为座上宾朋,没想到人家根本没把他当回事。若按他的脾气,早该走的,但为了报复季晨,他还是留了下来。

        “刘总,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一下你,对我的态度稍微好一点,因为我今天给你带来的消息,可能关系到你湖畔庄园的生死。”陈国富说道。

        刘顺义根本不信,但也配合的说道,“我相信,你说吧,怎么回事儿。”

        陈国富便将绿森集团的‘悬赏’计划以及季晨的表现对刘顺义讲了一遍,刘顺义听了以后,仍然不以为然,说道,“陈先生,我很感谢你的提醒,不过我也可以跟你这么说,在秦宁,除非我自己同意,没有人真的能拆的了我这湖畔庄园。所以,你就放心吧。”

        陈国富猜到他会这么猖狂,便说道,“是吗?那如果是省委书记呢?”

        刘顺义一愣,“省委书记?”

        陈国富便将陆思涵在绿森集团以及和季晨的关系也都对刘顺义说了一遍。

        刘顺义听了以后,思索一番,最后还是笑了,“陆书记我知道,我想他不会管这种事儿呢,这里面的关系,你可能不知道,我也不能跟你说,你还是回去吧。”

        “可是……”

        “不用说了。”刘顺义说道,“谢谢你的的提醒,我还有事儿,陈先生想在湖畔庄园玩玩的话,我找人替你安排。”

        陈国富没好气的说道,“你自己玩吧,不过就担心你玩不上几天了。”

        说着便站起来走了。

        陈国富走了以后,刘顺义急忙拿起电话打了个电话,“帮我约一下马市长,对对,我什么时候都有空,好的,谢谢。”

        打完电话以后,他又打了一个电话,“帮我查一下绿森集团的一个叫季晨的人,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