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8章 危险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7本章字数:2081字

        季晨一直在盘算,怎么跟他们解释,自己隐瞒真实姓名的原因。

        最后他想到了一个还不错的,他准备等王总一进来就跟他说。

        没想到过了一会儿,等那个王总没来,进来的是刘顺天,刘顺天笑道,“季先生,你好啊。”

        季晨就立刻对他说道,“刘总,我跟你解释一下,前天我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用真名字,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来挖人的。”

        刘顺天看着他,说道,“你说吧。”

        季晨说道,“我承认,我不是政府官员,当时是被那个吴助理拉来的,他知道你们这儿把的很严,一般没有关系是进不来的,所以他才让我假扮一个他的同事,这样我才能进来,就是这么简单个事儿。”

        刘顺天听了以后笑了起来,说道,“事情恐怕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吧,季先生。”

        季晨说道,“可我说的都是真的啊,你要相信我!你觉得我像是拉皮条的么?”

        刘顺天说道,“其实我也相信,你不是来拉人的。”

        “这不就结了!”季晨说道,“我还担心会引起什么误会呢,那如果没事儿的话,我就走了。”

        可刘顺天并没有放他走的意思,笑道,“季先生,虽然我相信你不是来挖人的,但是我不相信你来这儿的目的那么单纯。”

        “我来这儿的目的,刚才都跟你们那个姓王的说过了啊。”季晨说道,“不信你可以叫那个晶晶姑娘过来,跟我对峙。”

        刘顺天说道,“季先生,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你应该是绿森集团的吧?”

        季晨听了以后顿时就吃了一惊,他们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自己是绿森的?

        刘顺天接着说道,“你们绿森集团,最近有什么计划,我想你应该很清楚,难道你就不想坐下来聊聊?”

        季晨顿时就有些蒙圈,看来对方不光知道自己是绿森集团的,而且还知道,自己对这个计划有打算!

        季晨一时间没有想明白,他们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他只能装糊涂,说道,“我是绿森集团的,这没错,不过你们说的什么计划,我怎么就有点听不懂了?”

        刘顺天玩味的笑道,“你真的听不懂吗?那好,那咱们就换个地方,好好的聊聊,直到让你听懂为止。”

        季晨听出了一些危险的气息,他想给李刚打个电话,让他来救自己,但想了想,李刚的来这里未必好使,再说,他留着李刚,还有别的用处呢,这种地方,让陆思涵来救自己是最好的选择。

        想到这儿,他一面将手伸进了裤兜,摸到了手机,准备给陆思涵盲发一条信息,一面开始拖延时间。

        “刘总,我跟你说啊,我有两个朋友都知道我今天来了这里,”季晨说道,“而且我这两个朋友也都不是等闲之辈,你要是把我困在这里,你就不怕担责任?”

        刘顺天说道,“那你可能有点不太了解我,我们家最不怕担责任了,你随便来,来,把他给我带走!”

        刚走过去,季晨的信息还没有发完,但没办法,只好盲点了发送。

        果然那些人过来以后,先把他的手机给搜了出来,季晨有些担心,他知道他肯定是发给了陆思涵,但没有发完整,不知道陆思涵能不能看懂。

        季晨被带了出来,刘顺天走在前面,那几个保安押着他走在后面,沿着湖岸朝西边走去,季晨在想,要不要忽然挣脱,然后跳进湖里逃跑,但想了一下,这里面必然是戒备森严,就算跳进湖里,估计也是徒劳无功,于是作罢。

        季晨被他们押着,走到了最西边,那里有一小排矮矮的平房,季晨跟着走了进去,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任何家具,地上灰尘满满,甚至还有一些干了许久的粪便,到处一片狼藉,看起来荒废了很久了,屋里面充斥着说不出的难闻的味道。

        季晨被带了进来,然后几个保安用绳子绑住了他的手脚,将他按在了地上。

        季晨说道,“刘总,你们胆子也有点太大了吧?你这叫非法拘禁知道吗?”

        刘顺天说道,“这我们清楚的很,不过我感觉你好像对自己的问题还不是很清楚,我就这么跟你说吧,你今天要是不说出你们的计划,我就是在这儿弄死你,也完全不会有人知道的。”

        “我并不知道什么狗屁计划,”季晨说道,“就算我知道了,就你这种态度,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那你可能比较单纯,还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刘顺天说道,“不过别急,我会让你知道的。”

        季晨一愣,心想糟糕了,看来这下恐怕要吃苦头了,这帮人可能会上来群殴他。

        本来他手上有两下子,还能反抗一下,可现在完全被绳子绑着,根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了。

        刘顺天对手下说道,“去,把家伙事儿拿出来,可好久没干这活儿了。”

        季晨听了一愣,感情自己还是想简单了,这帮人还真不只是想揍他,恐怕还有什么更阴险的招。

        过了一会儿,那手下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拿着一个又尖又细的手钳说道,“刘总,东西拿来了。”

        季晨看是一个手钳,不禁一愣,这东西……是打算怎么折磨他?

        刘顺天拿过手钳,看了一下,对季晨说道,“季先生,你知道吗,我和我哥以前都是农村没饭吃跑出来的,到了这里以后,也没有什么手艺,除了出苦力就是挨饿,后来我们找到了一种发家致富的方法,那就是,替人要账,你知道的,这有些人啊,他就是贱骨头,不见棺材不落泪,所以我们必须得有点看家本事,才能要到账,这拔指甲,就是最好用的一招,一分钟问你一次,不还钱就拔一根指甲,连根拔起,还带着肉丝,你想想,十指连心呀,你想想,那种疼痛,你感受过吗?”

        季晨听的都心惊肉跳,更别说感受了。

        “一般人扛不过三根,”刘顺天说道,“我倒是想知道,季先生,你觉得,你能扛过几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