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9章 吃了一惊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7本章字数:2044字

        陆思涵收到季晨的微信的时候,正在跟爸妈一起吃晚饭。

        陆书记平时很忙,难得陪家人一起吃饭,所以家人亲戚基本上都来了。陆思涵的大姐二姐,还有哥哥,甚至连马晓光也都到了。

        马晓光的妈妈,也是个闲不住的主儿,吃饭的时候,就有意识无意识的提起了马晓光和陆思涵的婚事。

        这是陆思涵很不想听到的,但也没办法,当着这么多人面儿,虽然她心里并不喜欢马晓光,但也不能太不给马晓光父母的面子。

        “我说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知道怎么想的,”马晓光的妈妈说道,“两个人明明一起长大,咱们家大人也互相都好,这分明就是最合适不过了,你说他们俩身在福中不知福,互相别扭起来了!”

        陆思涵妈妈于凤美也接茬道,“这事儿呀,不怪晓光,要怪呀,就怪我们家思涵,你说晓光这孩子多好,人又聪明,对思涵又好,咱们知根知底的,攀个亲家,以后亲上加亲。可这孩子就是不听话!”

        马晓光的妈妈说道,“思涵啊,这女孩子年轻的时候心不定,也是正常的,阿姨能理解,不过我和你妈都是过来人了,知道嫁什么样的人,你的人生才会幸福,到最后呀,还是要嫁一个信得过的。”

        马晓光的父亲听着,一面察言观色的看了一眼陆书记,见他面无表情的只是在吃菜,便在桌子底下踢了他老婆一脚,说道,“我看这事儿呀,不要逼孩子,还是让他们自己决定吧,虽然咱们都看好他们两个,也觉得知根知底,以后晓光肯定会对思涵好,但毕竟这也是感情的事儿,是他们俩的事儿,得他们俩说了算。老师您说呢?”

        陆书记一直没有发话,只是低头吃菜,现在听到他这么说,便点了点头,说道,“这话我赞成,听他们俩自己的吧,这事儿我觉得咱们当大人的,还是少给他们强加意志。”

        于凤美说道,“你说的轻巧,就你小女儿这种的,冒冒失失的,对社会一无所知,我们要是不管,她自己由着性子瞎胡找,再让人家给骗了!”

        陆思涵听不下去了,说道,“妈,我都二十二岁了,成年四年了已经,您能不能别老把我当小学生,说的我就像个智障一样。”

        于凤美说道,“你听听,你这孩子,我还说错你了?我自己的孩子,我能不了解吗?你前段时间不是不听我的,非要跟那个什么季晨试试么?结果怎么着?先不说他就是个开车的,最后人家还不是不拿你当回事,惹你伤心了?你说你这不是胡闹是什么?”

        在座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季晨这回事,听了于凤美的话,都吃了一惊。只有陆书记看起来似乎并不那么吃惊,仍然只是兀自吃菜。

        陆思涵被于凤美揭了老底,脸上挂不住,说道,“司机怎么了?我爷爷年轻的时候,不也是给领导开车的么?你凭什么就这么看不起司机?”

        “你就犟嘴吧?你爷爷那时候跟现在能比么?”于凤美说道,“所以你这个事儿,我是不可能让你自己做主的,你这孩子根本就没谱儿,我看呀,老陆,她和晓光的事儿,咱们得抓紧时间给定下来,要不然,你女儿还不一定出什么幺蛾子呢!”

        陆思涵说道,“怎么着?今天这饭是逼婚饭是不是?老于,你要不问一问这酒店,能不能办婚礼,直接现在就在这儿把婚礼给我们办了得了呗。”

        “思涵!”陆思涵的哥哥陆进军喝住了妹妹,“不许你跟妈这么没大没小的!”

        陆思涵对军人的哥哥还是很忌惮的,说道,“哥,不是我没大没小,你也不听听妈都说些什么!”

        陆进军说道,“我看妈说的没错,你从小就任性,就没谱,就算再怎么着,咱家这情况,你找一个司机,是不是就是存心跟妈过不去了?再说他那种身份,跟咱们家的身份能相称吗?”

        陆思涵听的很气,说道,“哥,你这个政治部主任的政治觉悟可真是让我吃一惊啊,阶级观念这么强?你忘了爸每次都是怎么跟我们说的吗?不要存有阶级观念,你看看你,都说了些什么呀!”

        陆进军说道,“这是两码事儿!我的政治觉悟是政治觉悟,现实是现实,一切得从实际情况出发,我不能因为政治觉悟就抛开实际情况。”

        这时候陆书记忽然开口了,他说道,“进军!你这就是狡辩了!”

        陆进军对父亲还是相当忌惮的,一听父亲对自己有些生气,连忙就不出声了。

        陆书记说道,“你这个分明就是在摆阶级嘛,你说的现实我承认,存在,而且阶级固话可能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这我都承认,但是你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们共产党员的使命是什么?不就是消除阶级差异,努力实现共产主义么?”

        陆书记一席话说的在座的鸦雀无声,陆思涵得到了父亲的支持,不禁就得意了起来。

        于凤美却不吃这一套,说道,“老陆啊,我知道你爱讲信仰,讲这些大道理,可我觉得进军他说的没有错啊,现实它毕竟就是这样,你说的挺好,如果思涵她真的找来一个司机给你当女婿,你愿意么?”

        陆书记回头瞪了于凤美一眼,于凤美知道丈夫的脾气,不敢再多说了。

        陆书记回头对陆思涵说道,“思涵,你哥刚才说的确实不对,我作为一个有信仰的共产党员不赞成他的话,但是你别忘了,同时我也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父亲,作为父亲,我对女婿那也是有要求的,他做什么职业,并不要紧,关键是他的事业心,做司机也不会就一辈子只做司机对不对?”

        陆思涵点了点头。

        陆书记忽然说道,“这样吧,如果你确实像你妈妈说的那样,喜欢那个季晨,那我得见见他。”

        陆思涵顿时就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