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8章 像奴隶一样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9本章字数:2012字

        季晨面对此景,不由得一愣。

        关于李海媚对自己无缘无故好的这件事,季晨自己也一直在猜测她的目的,一开始,就像李诗蓝猜测的那样,他估计李海媚恐怕是看上了自己,想潜规则。

        可那天在那栋别墅里,本来就是很好的机会,偏偏李海媚又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出格的举动,季晨以为自己猜错了,这女人看来并不是想潜规则自己。

        所以季晨一直都在猜测,究竟是为了什么?却并没有猜到,直到此刻,看起来她好像还是想潜规则自己。

        这事儿,季晨很想得开,得到陆思涵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但毕竟太难,谁也无法预料结果。所以在得到陆思涵之前,能够先攀上李海媚这样级别的女领导,对他今后的发展还是很有帮助的,至少在绿森,谁的靠山也没有他这么硬。

        李海媚脱去了商务风衣,里面便是一条十分修身的紫色的裙子,裙口开的很低,两个饱满白皙的活物就在暴露了出来,李海媚妩媚撩人的在原地转了一圈,季晨不觉得惊呆了。

        刚才在宴会上,李海媚一直穿着那件商务风衣,看起来商务范十足,一看就是那种魄力精湛的女强人,而现在脱下风衣,露出里面这件裙子的时候,就立刻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变得风情妩媚,尤其这条裙子别具一格,让李海媚的身材修饰的前凸后翘,十分惹火,而且还有点类似于旗袍的风格,大腿两侧开了叉,她一活动,两条雪白的大腿若隐若现,在这昏暗的灯光下,异常的迷人。

        季晨心想,也就是李海媚这个级别的女人,有优厚的物质作为基础,才能保养的这么好,否则就算她底子再好,毕竟年龄在那摆着,到了这个年龄,身段不会还是这么的魅惑,看的季晨真有些心痒了。

        李海媚缓缓的朝着季晨走了过来,季晨注意到,大概是酒精的缘故,她的眼神变得十分迷离,似含着秋水一般,异常的动人。

        李海媚似乎很满意季晨看着自己的眼神,笑道,“季晨,你觉得我美么?”

        季晨点了点头,“很美。”

        李海媚笑道,“那你对我……有没有欲望呢?”

        季晨年轻气盛,这样的场景,怎么会没有欲望,他的下面早已经有了反应。

        季晨还没回答,李海媚就凑了过来,轻轻的抚在了他身上,季晨立刻就闻到一股特别的香气,直往他的大脑里钻,李海媚提起大腿,轻轻在季晨身上摩挲,季晨一把抓住她的大腿,这是季晨第一次抚摸到李海媚的肌肤,让他大感意外,李海媚的皮肤好的出奇,不知道是因为保养的好缘故,摸起来的手感竟然比米兰和李诗蓝的都还要好,那种滑腻而富有弹性的感觉,几乎让季晨有些迷醉。

        很快,李海媚就躺在了床上,季晨以为她这个信号,就是要让季晨开始真枪实弹的来了,季晨便走了过去,准备上了李海媚的身,可谁知道,李海媚竟然轻轻的推开了他,然后她欲色撩人的用胳膊支撑着自己半躺着,一点一点的在床上扭动蛇一样的身姿,像是一段诱惑的舞蹈。

        她还在诱惑季晨?但这时候季晨早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状态了。

        季晨也渐渐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仿佛有一团火在心里开始烧,开始只是胃里有感觉,但慢慢的,蔓延了全身,尤其是当李海媚在床上搔首弄姿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膨胀的厉害,简直有些血脉喷张的感觉,让自己有一种想把眼前这个性感撩人的女人摧毁的冲动。

        李海媚又半跪着背对着他,轻轻扭动了一下,季晨一下子真有些受不了了。

        他扑了上去,本来他很想粗鲁的就把李海媚拽过来,直接开始扒她的衣服操作的,可到了跟前,心里却又有些忌惮她的身份,便没有敢这么粗鲁,只是将她压在了身下。

        看着李海媚一瞬间,季晨就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这李海媚平日里高高在上,万人敬仰,所有人见了她都是卑躬屈膝的,现在却被自己压在身下,那种征服感和满足感,可真是前所未有的。这可比当初将李诗蓝压在身下的时候,征服感强的多,刺激感也强的多。

        季晨正陶醉于这种无比美妙的感觉,李海媚却将他推了下来。

        “怎么了?”季晨问道。

        “季晨,我不习惯这样。”李海媚说道。

        季晨一愣。

        “从来没有人能骑在我身上的。”李海媚说道,“只有我在上,你不能在上。”

        李海媚坚决的拒绝了季晨的在上的攻击,她贵为宝科集团的董事长,身份到她这个份上,身上已经有了严重的官本位思想,自恋情绪很重,唯我独尊的优势感很强烈,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希望自己高高在上,都希望别人逆来顺受,做自己身下的奴隶。

        而李海媚的这种高傲自大的情绪,影响到了她的思维,甚至她在男女事情上,都有了深刻的变化。

        季晨心想,看来感受是相互的,在他体会到那种无比爽的征服感的时候,李海媚却也感受到了被人征服的感觉,她这种女人,肯定受不了的。

        无所谓,季晨心想,反正他的目的就是和李海媚发生关系,攀上这棵大树就够了,至于谁在上,谁在下,很重要么?

        想到这儿,季晨便躺了下来,对李海媚妥协道,“那就你上来吧。”

        李海媚却并没有打算上去,而是说道,“季晨,我希望你像奴隶一样满足我好吗?”

        季晨一愣,不解的问道,“奴隶?怎么当奴隶?你要我怎么做?”

        李海媚轻抚了一下秀发,说道,“具体的暂时先不说,我得先看一下你的状态。”

        季晨一愣,状态?什么状态?

        李海媚说道,“你把裤子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