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2章 叛国皇叔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29本章字数:4271字

        轻叹了一口气,欣妃慢慢的进入了回忆里:“说来,我进入宫里的时间算是很早了,当时本宫那一届选秀女的时候,皇上还不到而立之年,皇上是位明君,只把精力都放在国政上,所以三年一次的秀女选拔一切都是在太后的监督下进行的。就连皇后也是由太后替皇上选择的。”

        “可是,父皇对秀女们没什么要求吗?”

        “你只管听我说,皇上对秀女们不是没有要求,而是根本就没有一点心思,这一切,只因为一个女人。”

        “女人?”

        “这个女人可以说是皇上一生最大的牵绊,爱可以彻骨,恨依然彻骨。这个女人本是东方琉璃国皇室册封的郡主,她的父亲是镇守我们风烈国与琉璃国边境的元帅,这个元帅行军打仗以铁血著称,我们风烈国没少在他手下吃败仗。风烈国与琉璃国可以说是最不和睦的国家,同样也是最强大的两个国家,刨去北方的匈奴,其他的三个国家没有一个可以和这两个国家抗衡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太后与大臣们坚决反对两国通姻。”

        “然后呢,父皇是怎么做的?”

        “皇上能怎么做,皇上身上可是挑着整个风烈国的担子,在太后与群臣的压迫下,皇上选择了妥协。”

        “啊?”我从来没有想过父皇还有这样服软的一面。

        欣妃叹了口气接着说:“事情要是这么结束了,也就不会有我所说的恨了。后来有一天,皇上的五弟东阳王领来一个道士。”

        “东阳王?不是我那个叛国的皇叔么?”

        “叛国只是一个罪名罢了,那个道士武艺十分强大,当朝挫败了当时的第一武将,而且对于与琉璃国之间的战争提出了许多从未有过的看法,皇上兴奋的立马封他为客卿,并下诏赐他做了军师,帮助东方与琉璃国交战的元帅。本来文武百官是极力反对的,但东阳王却以王位做了担保。果然,那个道士上任之后的三年里,风烈国与琉璃国之间的交战都是胜多败少,一些官员开始和东阳王一样支持于他。照这样下去,事情本来是可以进展的很顺利的,可这时候皇上偏偏找到了那个道士。”

        “父皇宣了那个道士?难道要商议进攻的事么?”

        “是商议进攻没错,但不是皇上宣召了他,而是皇上亲自到了东境上去找他,商议的战事也就是为了那个女人。”

        “为了那个女人?父皇还真是重情啊,可是这些跟我母妃的死有什么关系呢?”

        “这一战,只是一次小型的战役,是由那个道士带领着二十名皇室的亲卫组成的,他们个个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手,他们伪装成商队混进了琉璃国,任务就是将那个女人带出琉璃国,接到皇宫。”欣妃并没有理会我的质疑,自顾自的说道。

        “那成功了么?”

        “那一战,皇上出于考虑那个女人的感受,命令他们一行人不得伤害她的亲人家眷,也正是这条命令,葬送了风烈国最杰出的人才。”

        “看来他们是失败了吧。”我有些惋惜的说道。

        “哼”,欣妃苦笑一声,“失败了?其实没人能说这算失败了还是成功了。当时距离他们离开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从来没有一封信条传到皇上手里,就在皇上快要绝望的时候,东阳王来了。”

        “东阳王?他怎么会来?”

        “当时的东阳王浑身是血,怀里抱着那个皇上朝思暮想的女人,一步步的走到了皇上的面前,当时他只说了一句话‘任务成功,全部战死。’然后就昏了过去。好一个全部战死啊,可死的绝不仅仅是那二十个人,整个东阳王府的亲卫队。”

        “怎么会这样?”

        “说来可笑,就是因为皇上一句不可伤害她的家人的命令,执行任务的二十一位勇士遭到了琉璃国徐元帅也就是她父亲的毫无顾虑的追杀,东阳王事先是知道这次行动的,因为不放心,他率领着王府的一千卫兵到境边城外去接应,正是有了这一千卫兵的奋死阻拦,才换回了东阳王和那个女人的命。”

        “然后呢?”渐渐地,我沉醉在欣妃的故事里。

        “然后?很自然的,皇上开始只宠爱那个女人,并赐她谦妃的称号。”

        “你。你说什么?”谦妃,那不正是自己的母妃吗?

        “没错,就是你的额娘。因为这次战役和道士的死,风烈国遭到了琉璃国猛烈的打击,战场上也节节败退,弄得朝里大臣怨声不止,因为你额娘的受宠,也招来了小人的阴谋。”

        “是谁?”那一刻,我自己都能听出我声音的改变。

        “是谁?除了皇后还能有谁,在你母妃来宫之前,皇上不宠幸任何一个妃子所有人受的待遇一样也就罢了,可突然冒出了你的母妃,皇后作为之主,又怎么肯善罢甘休呢!她先是来到太后面前,说了很多谦妃的坏话,说谦妃是风烈国的罪人,不能留她,皇后是太后选的,自然太后与她亲近,再加上太后也老了,很多事都分辨不清,于是就听信了皇后的话,找到皇上要求将谦妃处死,可是皇上怎么肯呢。那一次,是皇上第一次违背太后的命令而且与太后闹得闹得很凶,终于太后病倒了,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直到仙逝的那一刻也没有放弃处死谦妃的决定。太后死了,皇后便开始了她的下一步计划,你也知道,皇后是李丞相的女儿,她借李丞相的权威散布谣言,说是谦妃克死了太后。恰巧,当时皇后的哥哥,也就是现在东疆大元帅,李丞相的大儿子坐上了参将的位子,在军中同样开始散布谣言,中伤谦妃,就这样,无论文官还是武官都要求处死谦妃。”

        “混蛋,我母妃伤害到皇后了吗?为什么要这么伤害我母妃。”

        “哼,伤害?女人最可怕的是什么,就是嫉妒,一旦一个女人因为嫉妒而疯狂起来,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在一次上朝中,百官似是约定好的一同上书,要求处死谦妃。面对这样的情况,皇上发了很大的火,可是面对的是文武百官共同的施压,皇上一时间也想不出办法。巧在这个时候,东阳王来到了京城,同样的,他又一次以王位担保谦妃不是灾星,不过这次的担保还加上了他的命。”

        “什么?东阳王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知道,可能是为了帮助皇上分担忧虑吧,毕竟他们是兄弟。面对东阳王的决绝,众臣让了步,答应东阳王再观察些时日,但是要求是皇上将谦妃暂时打入冷宫。皇上没有答应,却允诺会好好理政,并且下诏将谦妃移至沁园,沁园可是离皇上寝宫最远的一处地方,这样一来也达到了皇后的初步意愿。随后皇上便让东阳王留在皇宫,帮助他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紧急情况,也正是这个决定给了皇后绝佳的机会。”

        “可是这些都跟失火有什么关系呢?”

        “到现在,你还以为那是失火吗?当年因为受到众人的排挤,再加上思念故乡的缘故,谦妃变得越来越消沉,最后还得了一场大病。但是碍于百官的压力和皇后实为监视的纠缠,皇上一直没有去看谦妃,只能把这个工作交给了东阳王。从那以后,东阳王几乎天天往沁园里跑,想尽各种新奇花样逗谦妃开心,日子久了,皇后见机会来了,便开始在皇上面前说些玷污谦妃和东阳王的话。皇上嘴上说是不信,可心里又怎么可能不怀疑呢。当时东阳王还未曾娶过一室,年纪尚轻,谦妃又与他年纪相仿,两个人很快就成了朋友。因为心中的怀疑,皇上也就顾不得约定,开始天天晚上去沁园留宿,白天再回去处理政务。可是,皇后在这之中的影子怎么也挥不去,终于,一场针对谦妃和东阳王的阴谋开始了。皇后买通了伺候谦妃的丫鬟,在东阳王去的时候向谦妃的水里撒了春药,然后再带皇上去了沁园,于是正好碰见了中药的谦妃和东阳王搂抱在一起,导演了‘捉奸’的一幕,皇上当时在气头上,命人关了东阳王,那一夜具沁园的丫头说,房里不断传出了打骂声和呻吟声,第二天一早皇上回宫时,丫鬟们便发现坐在床上的谦妃,目光呆滞无神,身上遍布着淤紫。”

        “当时东阳王和母妃就没解释这些么?”我有些愤怒的质问着。

        “解释?你认为皇上那个时候会听人解释么?爱之切责之深,亲眼看见自己最爱的女人做出那种事,理智早就已经不存在了。事发后第三天,沁园的丫鬟太监便一个都不见了,东阳王一直关在大牢里,皇上再也没去沁园,只派了一个丫头去照看谦妃,那个人就是你莲姨。而这件事,也在之中成了不可言及的禁语。”

        “好狠毒的皇后,我母妃做错了什么,因为自己的一丝嫉妒就要置他人于死地?”我的身子激动地不住颤抖,欣妃依旧着她的叙述。

        “过了三个多月,一切本来都是风平浪静的,皇上也好像忘记了那个‘背叛’他的女人,可当太医将谦妃怀孕的消息告诉皇上时,皇上的怒火不可遏止的喷发了,他先是以叛国的名义废除了东阳王的王位,将他发配到了北疆与匈奴的交界处,而且也不承认你的存在,本来想要让谦妃堕胎,可因为时日太久,堕胎只怕连谦妃的命也不保。正因为这条原因,你父皇才留了你的性命,任由谦妃生下你,将你抚养到三岁。”

        “原来,父皇一直不承认我是他的儿子。”我自嘲的说道。

        “不,也许以前是,但现在不是,在你三岁那年,这一切都水落石出了。因为皇后身边一个将死的老太监的陈述,皇上得知了一切。我从没有见过皇上那么懊悔,他几乎是跑到沁园,跪在谦妃的床边,恳求着原谅。若是我,我肯定就原谅皇上了,但谦妃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子,曾经的伤害已经造成了不可愈合的伤口,无论皇上怎么说,谦妃都一言不发。最后的一句话,彻底激怒了你焦急的父皇:‘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东阳王,如果不是有玄儿,我早就去追随他了’。皇上被彻底激怒了,当着他的面,谦妃竟然还说爱上了别的男人,因为谦妃的一句追随,皇上满足了她的愿望,说是等你十岁之时就赐她安死,心不在这,皇上是绝对不会留她这个人的。回宫后,皇上找到皇后,要一个解释,皇后一概不承认,皇上虽怒,可只要皇后不承认,他已经不能把皇后如何了,因为李丞相和他大儿子在朝中的地位已经难以撼动了。”

        “安死,我母妃都烧成了那样还叫安死?”我在心底疯狂的咆哮着。

        欣妃仿佛看出我的心事,说道:“火,是皇后放的,因为嫉妒,她已经容不得欣妃在皇上心中留下一丝美好,从某种角度看,皇后她已经疯了。皇上只不过是赐了一顿毒膳罢了。”

        “不可能,你一定是骗我的,父皇不可能伤害母妃,这一切都是骗我的。”虽然心里已经基本相信,但是嘴上我怎么也不愿意承认。

        “你难道还想继续骗自己么?”

        “我要杀了皇后,杀了昏君,该死,他们都该死。”我不顾一切的冲下床,欣妃急忙拦住了我。

        “报仇?凭你这样想要报仇?恐怕是去送死吧!”

        “那你要我怎么办?忍气吞声么?”

        “不,就像我说的,离开这个皇宫,带上柔儿一起走,出去闯荡,学好本领再回来报仇。”欣妃的一字一句都在敲打着我的心。

        “对,本领,我要变得强大才能给母妃报仇,好,我答应你,我可以带上长公主,但是我必须有足够的本钱。”作为一个皇子,我却是十足的穷人,我知道在外面没钱什么也干不了。

        “这个放心,计划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你只管带柔儿走便是。”

        “长公主知道么?”

        “我会说服她的,你好好歇息吧,我要回去收拾收拾,后天就动身吧,就以给谦妃买葬品为名,到时候,宫外会有高手接应你们。”说着,欣妃就要离开,我一言不发的坐在床上,心里只剩下仇恨。

        “九阿哥,我只问你一件事,你恨皇上么?”临走的欣妃驻足问我?

        “恨!”我的声音恐怖的就像九幽的恶魔,简单的一个字,就可以表明我的一切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