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3章 办嫁妆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29本章字数:3217字

        按照安排,我用了一天的时间来调节自己的情绪,第三天的清晨我便来到父皇的书房。

        门口的太监通报后我走了进去,“父皇,儿臣今日想要出宫去给母妃买些陪葬品。”

        “皇宫里什么还没有,让小太监去买便是。”父皇依旧低着头不知在写些什么。

        “母妃生前喜欢荷花,儿臣想要出去看看有没有与荷花相关的东西,儿臣自己去,只是想尽一尽孝道。”

        “荷花?”父皇低声轻叹了一息,“也罢,小福子,带个小太监跟九阿哥出宫去吧。”父皇说道。

        “谢父皇。”退出书房,我折身便向欣妃的行宫走去,身后跟着小福子和另一个太监。

        “九阿哥,您不是要出宫么,怎么不向南走,却向东行啊?”小福子追上我问道。

        “哦,我去拜见一下欣妃,她知道我今天要出宫,便让我替她捎些绸缎,这是去取钱去。”为了不引起小福子的怀疑,我胡乱找了个借口。

        来到欣妃的行宫,顺利的见到了欣妃,行了一礼道:“欣妃娘娘不是让我给您带绸缎制衣么,我来取钱。”

        欣妃短暂一愣,然后看见我身后的小福子便明白过来:“难得九阿哥如此上心,那就麻烦九阿哥代劳了。”说着让一个丫鬟取出一袋银两交给了我。“小桂子,你跟九阿哥一起出去把绸缎带回来吧。”说着,欣妃身后一个太监打扮的人走到我面前,轻轻一抬头,就又低头走到我身后。

        向欣妃告辞,我带着三个人一路向宫门走去,小福子几步走到我身边道“这主子就是主子,买一匹布就要那么多银子,真是阔绰啊。”

        我微微一笑,接他的话说:“怕是欣妃娘娘要给长公主做嫁妆吧。”公主出嫁,嫁妆都是皇室裁缝做的,自然不用欣妃操办,我这么说也只当做是与小福子开个玩笑。

        因为宫里行驶,只有皇上才能用车,走了大概一刻钟,终于从北宫走到了南宫门,出门东拐,又走了几分钟的时间,远远地看见道边停着一辆马车,马车上坐着两个车夫打扮的人,三匹拉车的马,一匹红色,一匹白色,一匹黑色,正好与欣妃所言相符。走近马车的时候,两个车夫都抬头看向我,我暗中比了一下约定好的手势,示意我正是他们要等的人。

        “噌”,寒剑出鞘,两个车夫一前一后将三人围了起来。

        “你。你们要干什么?”小福子语无伦次的说道,他与另一个小太监的身子同样颤抖着。

        “放他们走吧。”我轻轻地说道。

        “九阿哥,他们是你的人?你。你这是要干什么?”小福子看向我尖声的喊着。

        “想活命的就滚,回皇宫去复命,告诉皇帝和皇后,他们的命给我留着。”

        “九阿哥。”

        “我不是九阿哥,我叫叶知玄,风烈国从来就没有九皇子,滚吧。”我打断了还想说些什么的小福子,在生命的威胁下,小福子带着那个小太监飞快的向皇宫跑去,也不管一起来的另一个‘小太监’。

        “我们快走吧,这里离皇宫不远,别招来了侍卫。”其中一个车夫跟我说。

        上了马车,车夫驾着马一路向东行驶,我掀开车帷,平静的看着皇宫离我越来越远,“等着吧,我一定会回来的。”

        “你要去哪?”一直没开口的长公主抬头问我说。

        “你呢?”看着眼睛红肿的长公主,我知道欣妃说服她一定花了不少功夫。

        “额娘她不会有事吧。”长公主面色担忧的说着。

        “应该不会有事,毕竟她也是个妃子。”其实我这么说不过是在安慰她罢了,一个连最爱的女人都可以杀死的人,谁敢说他就不会杀了另一个不爱的妃子呢?

        “什么?九阿哥跑了?他说什么没有?”书房内,皇上愤怒的向小福子大声质问着。

        “九阿哥他说,他说。”

        “快说,九阿哥他说了什么?”

        “九阿哥说,风烈国从来没有九皇子,还说。还说让您和皇后娘娘好好的,等他回来。”因为怕触怒皇上,小福子不得不换了种说法。

        皇上听后身子明显一阵摇晃,“难道老九他知道了什么?不可能啊,不可能。”皇上颓然坐在椅子上紧紧盯着面前的的宣纸,宣纸上赫然映着一池荷花。“九阿哥被谁接走了?”

        “被两个马车夫打扮的人接了去,对了,临走时欣妃娘娘宫里的小太监没跟我们一起回来。”

        “欣妃宫里的小太监?怎么会有欣妃宫里的太监?”

        “是欣妃娘娘要九阿哥捎带一匹绸缎,命一个小太监跟去取回来的。”

        “那小太监长什么模样?”

        “这。那小太监一路上低头行路,奴才没有注意他的相貌。”

        “混蛋,欣妃啊欣妃,果真好算计,如果朕没猜错,着小太监恐怕是长公主假扮的吧。起驾,去欣妃的行宫。宣诏,紧闭城门,今日封城,派人在京城搜查,一定要把九阿哥找回来。”

        “嗻,起驾”

        不知跑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了下来。“到了,你们下车吧。”一个车夫对着我们说道。

        “这是哪里?”下了车,道路两旁是一片茂密的林子,“为什么不把我们送到镇子上?”

        “我们是拿钱办事,任务是把你们带到安全的地方,这里就很安全,前面不远就是京城最外边的一个小镇,你们自己过去吧。”说着扔了一个包袱给我们,“这里是一些简单的衣物,够你们到下一个城的。”说完两人便上车离开了。

        “走吧长公主。”我向着长公主说道。

        “长公主?既然已经出了皇宫,我就已经不是长公主了,以后你就叫我柔儿姐吧。”说着她就率先向东走去。

        “皇上驾到”门外的太监扯着嗓子喊道。

        “该来的总会来。”欣妃心里想着,赶忙出房迎接。

        “恭迎皇上。”欣妃微微欠身行礼道。

        皇上没有应声,径直走到房里坐下,挥手屏退了下人,只留了欣妃下来。”

        “欣妃,你干的好事!”皇上重重的拍了桌子对欣妃喊着。

        “皇上知道是我做的,准备怎么办呢。”

        “朕要斩了你。”

        “果然和臣妾想的一样,可是皇上,能听臣妾说几句么?”

        “你说吧,说什么朕都要斩了你。”

        “皇上,九阿哥是十岁吧。”当下欣妃把去找九阿哥商议的事从头讲了一遍,当说到最后问九阿哥是否恨皇上时,皇上瞬间仿佛苍老了一般。

        “老九啊,我怎么可能不喜欢老九呢!我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啊,这孩子长得实在是像茜儿,我。”

        “皇上,杀了我没关系,可是您想要再被一个孩子记恨一辈子吗?柔儿她为什么要离开皇宫您还不清楚么!”

        “可是,你要朕怎么办,李仲他家的势力太大了,朕要拒绝他怎么可能呢?”

        “这就要看皇上怎么说了,臣妾为了柔儿,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皇上看了一眼欣妃,长叹气道:“你和茜儿一样,脾气都太硬了,要是她能稍微软下来一些,朕怎么会。”

        “皇上,软弱要看对待什么,您为什么不想想谦妃为什么还是喜欢荷花,难道您不知道原因么?反正决定权总是掌握在皇上手中不是么?”

        “罢了罢了,让我想想吧。”皇上慢慢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出了房间。

        “恭送皇上。”欣妃欠身道。

        一共一里地的路程,长公主却走得气喘吁吁。“走到镇上,找家旅店歇歇脚吧。”我向她说道。

        “不,我们必须赶快出城,恐怕父皇已经让人开始找我们了吧。”

        “也好,进镇租一辆马车,我们就动身出城吧。”

        来到镇上,我们以最快的速度租了一辆马车,出了京城向东出发。

        “我们要去哪里?”长公主问我。

        “我要去琉璃国,现在恐怕那里最适合我们,风烈国的搜查兵绝对不会到琉璃国去。到了下一个城,我们就分手吧,长公主愿意到哪就到哪,有缘的话我们再相见。”

        “爱去哪就去哪?出了皇宫我还能去哪?既然这样我就跟你去琉璃国吧。”

        “可是。”

        “怎么,你很烦我跟着你么?”

        “不。别误会,我只是说我有别的事情要做,到时候恐怕不能不分开。”

        “你放心,真到那个时候,我自然不会拖累你便是。”长公主微微一笑冲我说道。

        就在我们离开后不久,京城里已经被搜查的乱了套。因为没有找到我们,皇上已经命人张贴了告示:‘宫里进了盗贼,掳走了九阿哥和长公主,告示上还有我跟九公主的画像,说是若有人发现两人的踪迹,赏黄金百两。’这一切,都是在我们已经到达下一个城的时候知道的。

        “看来我们不能这样出门了。”我苦笑着对长公主说道,又找人去买了一个遮面的纱巾给长公主戴上。

        “你怎么办呢?”

        “简单。”我冲她一笑,把竖着的头发松了开来,遮住了脸颊。

        “嗤”,长公主忍不住笑了出来,“别说,你这样还真不像个皇子,倒真像是个江湖浪人。”

        “我本就不是皇子。”我严肃的说道。

        “你。唉!”

        “我们还是尽快离开吧,这里也不是久留之地。明日一早便离开这里。”对着长公主交代一声,我便先回了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