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5章 救驾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29本章字数:3732字

        柔儿姐慢慢地站了起来,向我使了一个眼色,我立马会意的从腰间掏出五两银子递给店老板。店老板见钱立马陪笑道:“女侠豪爽,今日女侠的饭菜钱就包在小的身上了。”

        我与柔儿姐走近徐轩宫的桌子,发现桌上只有一盘青菜和几个馒头。“怪不得他会说自己身上没钱。”我心里嘀咕道。

        “把我们那桌的饭菜拿过来,我要与这位兄台共饮。”我学着成年人的语气向老板说道。

        “是是,老板连连点头。”

        柔儿姐好笑地看了我一眼,“弟弟你会喝酒么?”

        “这。”我尴尬的摸了摸头,脸蛋上有些微微发红。

        “上壶好茶吧。”柔儿姐挥了挥手,低头看向依然坐着的徐轩宫问道:“徐兄可否让我姐弟俩坐下?”

        “饭菜都拿过来了,还用多此一举么?”徐轩宫反问道。

        “那小女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柔儿姐一拱手向他说道,然后就坐在徐轩宫的对面。

        我从来没见过柔儿姐如此模样,人家明明是讽刺的话她却毫不避讳的坐下来。心里虽然疑惑,但我依然做到柔儿姐身边。

        “徐兄真是好武艺,小女子可否有幸得知徐兄此行去向?”柔儿姐刚吃两口就问道。

        “往东。”徐轩宫依旧啃着自己的馒头,就着自己的青菜。

        “徐兄为何不吃我这饭菜?难道是看不起小女子么。”

        “不用了,我吃青菜挺好。”

        “徐兄别太见外,不知徐兄往东是去哪里?”柔儿姐给徐轩宫的青菜盘里夹了只鸡腿顺口问道。

        “你不觉得你想知道的太多了么?”徐轩宫眼睛微眯,警惕的盯着柔儿姐。

        “徐兄不必担心,我姐弟俩一个弱女子,一个小顽童,能给徐兄带来什么威胁呢?”柔儿姐继续微笑着说。

        “你想怎么样。”

        “其实呢,小女子是和弟弟去琉璃国探亲的,徐兄应该也知道,这往东的路上危险潜伏,我姐弟俩又不会什么武艺,今日在此遇见徐兄,小女子觉得甚是有缘,便问起徐兄的去向。想着若是同路,也可以与徐兄同行,途中也可以安心些。当然,报酬是不会少给徐兄的。”柔儿姐开门见山的说到。

        “你就不怕我抢你东西么,刚才那个人说的话你应该也听见了,我可是个山贼。”徐轩宫依然啃着馒头含糊地说到。

        “山贼么?小女子虽然阅历不深,但从徐兄一身的正气看,也不会相信徐兄是山贼一伙人,想必那押镖的人也是押了什么与徐兄有关的吧。”

        徐轩宫眼含深意的看了我俩一眼道:“今日看在你们替我解围的份上,就当还了你们这份恩情,我徐轩宫不喜欠别人的。我吃完了,明天一早就上路吧。”说完就起身准备回房。

        “徐兄,既然注定要同路,何不显些诚意?”说着,柔儿姐用筷子夹了一个鸡腿,毫不避讳的向前递去。

        徐轩宫看了柔儿姐一眼,没有理会她所谓的‘诚意’,转过身便上了楼去。

        我见柔儿姐扑哧一笑,骂了一声傻瓜,便开口问道:“柔儿姐,在宫里见你行为举止得体,现在为何如此不懂男女之别?”

        柔儿姐叹了口气说道:“以前在宫里做,太多人在看着我,我只想着不能丢了额娘的脸面。现在出宫了,经过这几天倒觉得外面的世界如此精彩。就像你说的,现在已经没有了长公主,只当我生来是个平凡人家的女儿,没有约束,这样的日子真的很快乐。”

        “是啊,人人都想着荣华富贵,却不知得到了会失去什么,向我母妃她。”我低头说着,一想起母妃与莲姨,眼泪就有一次禁不住的打转。

        “恐怕这就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对了弟弟,你到底准备怎么样打算?”

        “我么?我现在只想着学好本领,母妃的仇我一定是要报的。我想先去琉璃国找我那从未谋面的外公。”

        “你想让你外公借琉璃国的兵力发动战争报仇?可是那样会牵连很多无辜的百姓的。”柔儿姐担忧的问我说。

        “不,母妃的仇我想靠自己的双手来报,去找我外公也只是想让他帮我找一处可以修得本事的去处。”

        “可是,你想凭一个人的力量对抗整个风烈国的实力么?”柔儿姐虽如此说,但我仍能感觉到她口气的放松。

        “我也不知道,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之后吃饭的时间,我和柔儿姐都没有再说话,沉闷的吃完饭,柔儿姐给了店小二一两银子,让他帮着找一辆马车,然后跟我交代了一下明早出发的事,我俩便各自回了屋里。遇见徐轩宫,其实也给了我很大的打击,我猜测皇宫里会有着很多不弱于徐轩宫的存在,甚至要比他还强大,就拿父皇的贴身侍卫赵平河来说,就不是徐轩宫可以应付得了的,天知道皇宫里还有多少赵平河这样的人。心里越想越觉得烦闷,在床上躺着翻来覆去,竟然到天亮也没睡着。

        “弟弟,你起来了么?”门外传进来柔儿姐的询问声。

        “哦,起了。”爬起身子穿好衣服,拿上包裹便开门走了出去,迎面看见柔儿姐俏生生的站在门外,下楼处徐轩宫正倚着柱子站在那里。

        “弟弟眼圈有些发紫,难道昨晚没睡好么?”

        “没有,睡得还可以,应该是这几天赶路累的吧。”我随便敷衍着说了一句。

        叹了一口气,柔儿姐开口向徐轩宫说:“徐兄,咱们启程吧。”

        徐轩宫没有说话,转身就向楼下走去。

        来到马车旁,徐轩宫却怎么也不愿进车,只说是男女有别,执意要与车夫一同坐在车外。

        “那我也是男人啊,没关系的。”我开口向他说道。

        “你?”徐轩宫似是不屑的哼了一声:“小屁孩儿。”然后就把头扭到一边不再看我。

        “你。不进就不进,懒得理你。”然后拉着还想说些什么的柔儿姐进了马车。

        “柔儿姐,他不进就让他在外面好了,风吹日晒的是他,又不是我。”我有些生气的坐在那里埋怨着。

        “好啦,咱们一路上还用得到人家,你就忍耐一下吧,况且……况且人家好像也没叫错吧。”

        我抬头看见她戏谑的眼神,刚想发怒却被她制止:“好了,开玩笑的,姐姐知道你有心事,昨天晚上没睡好,这一路不比先前,可能会更加劳累,你就在马车里睡着歇会吧。”

        我见她神色严肃,便也不好意思再开口责备,便在一边的座位上侧身躺了下来,由于昨晚一宿没睡觉,即使是在颠簸的环境里,我也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不知睡了多久,只感觉马车好像突然一停,我便睁开了眼。

        “怎么了?”我皱眉问道。

        “不知道,好像是遇到山贼了。”柔儿姐脸色也不太好看,即使是有徐轩宫的保护,我们也不能完全放心,谁知道这些山贼可以强大到什么地步。

        “不会这么倒霉吧。”我嘀咕一声,跟着柔儿姐下了马车。只看见马车前不远处站着三个手拿兵器的人,一个身子粗壮,另外两个身子都比较瘦弱。三人正不坏好意的看向这边,车夫的身子有些哆嗦着说:“真是倒霉,出门就碰见山贼,要不是老母病了急需用钱,我才不会趟这趟浑水呢。”

        “各位,小女子前去琉璃国探亲,还请各位行个方便。”柔儿姐上前一步,扔了一个小钱囊给山贼说道。

        山贼把手里的钱囊颠了颠,向着这边喊道:“小妞,就这几个钱就想打发大爷们?”

        “那几位大爷想要多少?”柔儿姐继续问道。

        “不多,山里有百人兄弟,一人三两,拿三百两银子就放你们过去。要是没有钱,小妞你留下,回山里给大王我做个小妾,我们兄弟就放他们安全离开。”

        柔儿姐脸色微微一变,低声问我说:“额娘给的五百两银票剩多少了?”

        “就剩三百出头,给了他们怕是我们也不够。”

        “算了,先保住安全再说。”柔儿姐刚想答应交钱,站在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徐轩宫说道:“若是一路上遇见山贼便交钱,你们有多少钱也不够用的。”

        说着徐轩宫上前一步,开口说:“不想死就滚远点,就凭你们几个人也想留住我们?”言语之中,透露的尽是不容商议的霸气。

        “哼哼,小子够狂,小的们,都出来。”刚说完,马车后便叫喊着出来了十多个相似打扮的山贼。

        “怎么样,这样还够不够留下你们?”

        徐轩宫不见丝毫改变,对着一旁一直打哆嗦的车夫道:“带他们上车,待会只要看见我一动,你就驾着马车往前冲。”

        “徐兄,算了吧,他们人太多了。”柔儿姐说道。

        “上车!”徐轩宫的声音非常坚决。

        “小心。”柔儿姐说完拉着我上了车。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升起一丝十分坚定的信任感。

        “小子,你又要耍什么心眼?”为首的山贼对他喊道。

        “走。”徐轩宫大喊一声,率先向前冲去。

        柔儿姐掀开车帷,看见前面的徐轩宫已经刀在手握,冲向三个山贼,马车紧随其后的跟着向前冲,后面的十几个山贼先是一愣,然后都拿着兵器追了过来。

        只见徐轩宫前冲的过程中速度极快,手中的刀斜向下指着,对面的山贼见状拿着武器迎面对上,三把兵器分别向着徐轩宫的头部腰部和腿部抡去,一看就是十分默契的搭档。

        徐轩宫速度一缓,脚一蹬,整个人从三人的头顶飘过,大刀向下用力挥去,动作十分连贯。

        然而那三个山贼经验也不差,见状立马将手中的兵器向上迎去,兵器交接,胜负立马就见分晓,徐轩宫身子被冲击的再次上升一段距离,落下时接连退了好几步才停住。

        三个山贼刚想出手,“驾,”车夫架着马车已经到了他们面前。由于距离太近没有准备,只能闪躲避到一旁。徐轩宫面色稍微苍白,起身一跳坐在了行驶中的马车上,抢过车夫手中的马鞭,用力向马屁股上一抽,驾着马车飞奔而去。

        “妈的,这小子真滑溜。”后面的山贼头目恨恨的说道。

        “原来你这么厉害啊。”我笑着对外面的徐轩宫说道。

        “噗”,突然,他向旁边的路上吐了口血。

        “啊。你,你没事吧。”柔儿姐的声音带着颤抖。

        “没事,气血不顺,调息一下便好,你们安心休息吧,今天晚上就能到下一个镇上了。”

        “进来吧,调息完了,你要实在想出来再出来。”柔儿姐似是恳求着说。

        “不用了,快进去吧。”说完,把手中的马鞭递给车夫,自顾自的闭上眼睛进入了调息。

        柔儿姐低叹一声,放下了车帷,跟我先前一般侧身躺下,闭着眼睛也不知睡了还是没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