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6章 分道扬镳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29本章字数:3029字

        时间变得枯燥起来,因为徐大哥的催促,马车也只会在镇子上稍作停留,一般不会在镇上过夜,其余的时间就都在颠簸马车上度过。夜里赶路时,徐大哥会与马车夫交换驾车。一路磕磕绊绊,虽然遇见了几伙山贼,但因为下山的只是些小喽啰,再加上徐大哥的保护,也没受什么阻碍。

        又过了十天,马车来到了风烈国最东边的城里。

        下了车,柔儿姐取了二十两银子给车夫。

        “这。小姐,您这是。”车夫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柔儿姐给他的钱,支支吾吾的说道。

        “大哥,你就拿着吧,如果没有你的车,我姐弟俩不知道要怎么过来呢。这回家的路上山贼很多,这些钱应该够你找一个商队随着回去了吧,剩下的银子拿回家赶快给令堂看病吧,老年人的身子可经不起折腾。”柔儿姐轻声说道。

        “小姐真是好心人啊,多谢。多谢小姐,有了这些钱,小的就可以治好老母的病了。”车夫大哥有些哽咽的说到。

        柔儿姐微微一笑,转过身看着我与徐大哥说道:“我们走吧,赶快出了这边塞的城门,到了琉璃国,我们就要分道扬镳了。”后面那句话却是说给徐大哥听的。

        徐大哥也没有说话,微微点了点头,转过身率先向城门走去。

        远远地,我就看见了城门上的守卫,比其他城市的都要多,心想着如果没有徐大哥,我与柔儿姐恐怕连这里都走不到。

        出了城门,首先看见的是一片荒土地,从城门口分出了三条道路,瞬间我愣了一下:“怎么,难道琉璃国就是这般摸样?”

        柔儿姐听后扑哧一笑:“傻弟弟,这里怎么可能是琉璃国,这里只是风烈国与琉璃国交接的边缘,风烈国与琉璃国的战场就是在这一片土地上,因为战士们的鲜血,这里已经变得寸草不生了。”话语间,流露出柔儿姐的一丝不忍。

        “是战争,总要有人死,你们要去哪里,如果不是同路,我们就在这分手吧。”徐大哥开口道。

        “徐大哥,你知道徐元帅的府邸在哪么?”没等柔儿姐开口,我就先问道。

        “徐元帅?哪个徐元帅?”

        “就是常年与风烈国交战的那个铁血元帅啊,他现在还在外面行军打仗么?”

        “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找徐元帅?”说话间,徐大哥的语气变得凌厉了几分。

        “徐兄,为什么一提到徐元帅你表现的有些谨慎的样子?难道你与徐元帅有什么关系?”柔儿姐盯着徐大哥说道。

        “你们不用管我是谁,我只知道徐元帅与风烈国的人没什么来往,进过元帅府的风烈国的人,除了使者就是刺客,使者还能安全离开,可刺客就。”说着拿怀疑的眼光看着我们,意思很明白,我们不是使者,很可能是要对徐元帅不利的人。

        “呵呵呵。”面对徐大哥的怀疑,柔儿姐竟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你笑什么?”徐大哥皱眉问道。

        “我原本只道你是有些木讷,现在却觉得你还很傻。一路上我姐弟俩与你在一起,我俩什么本事你还不知道么?还说我们是刺客,你见过没有武功的刺客么?”

        徐大哥眉头微皱,神色间有几分犹豫的说道:“我只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

        “好吧,无论你怎么把我姐弟俩看待,你只要告诉我们元帅府邸在哪就行了,如果你不放心大可跟我们同行,只要你多加防范,还怕我姐弟做出什么坏事么?”

        思考了一会,徐大哥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就带你们去元帅府,希望是我多虑了。”说完,徐大哥带着我们向最北边的一条路走去。

        没有马车,我们三人一路上就只好步行。这一走就走了一下午,直到天黑也没有发现有人烟的村落。徐大哥一声不响的继续向前赶路,我小跑两步追上去问道:“徐大哥,这都走了一下午了也没看见人家,我们在哪里休息啊?”

        “休息?你累了么?”

        “当然了,走了一下午腿都酸死了。”我不满的说道。

        “那就休息吧。”继续向前走了两步,徐大哥停步说道。

        “什。什么?现在就休息?可是。”

        “弟弟,只要能歇会就行了,这个地方是战场,是不会有人居住的。”跟上来的柔儿姐跟我说道。

        “可是这里什么也没有,我们怎么睡觉啊?”

        “将就着吧,反正也有换洗的衣服,撑到琉璃国边境的镇上就好了。”说着,柔儿姐也不顾细嫩的身子就坐在了地上。

        我见柔儿姐如此心里暗道:“若是这些苦都吃不消,我又怎么能吃更多的苦为母妃报仇呢?”

        “你们放心,以我们的速度,明天下午就能到琉璃国边上的城市。”说完就仰面躺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徐大哥的话让我安下了心,靠在路边的地上,我慢慢地躺了下来,过了不一会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唉!”柔儿姐轻叹了口气,慢慢的坐了起来。

        “为什么还没睡?”徐轩宫问道。

        “你不是也没睡么?”叶柔反问道。

        “有心事么?”沉默了一会,徐轩宫先开口问道。

        “对于一个不信任我的人来说,我能讲给你听么?”

        “随便。”徐轩宫的口气有些僵硬。

        “可是压在心里真的很难受。弟弟虽然懂事,可是他毕竟还是个孩子,我不想让他承受得更多,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不是不讲么?”徐轩宫有些不屑的说道。

        叶柔也不管他的语气,开口说道:“有一个女孩生在人人羡慕的富贵之家,从小母亲十分疼爱她,父亲很忙,虽然对她的照顾很少,但依然很关心她,找了最好的老师教她礼仪,教她诗曲,要她变得更加优秀。从小她的母亲告诉她,她在做的事会有很多人在看,不能丢了自家的脸面。女孩子很懂事,她努力的学习着各种知识,无论在外人还是家人眼中,她都是一个举止端庄得体的女孩,虽然生活的有些累,但她还是很开心。本来照这样下去,一切都可以很好地,可随着女孩子长大,到了该嫁的年龄,一切都变了。”说到这里,叶柔的声音变得有几分凄凉,“那个女孩被一个无赖看上了,无赖的爹到我家来提亲,本来家里是反对的,但是无赖家权势太大,又是皇帝身边的重臣,他利用自己的权位说服了皇上指婚。这一切似乎就变成了不可改变的事实。”

        “那你又怎么来到这里呢?”徐轩宫听得有些入神,开口问道。

        “是她的母亲,被皇上指婚后的第三天,在她母亲的一手安排下,她带着她的弟弟跑出了家里,现在她是安全了,可是。可是违背了圣旨的后果。”说着,叶柔的抽泣声就传了出来。

        “恐怕你是一位公主吧。”徐轩宫爬起身子,坐到了叶柔的身边。

        “你。”聪明如叶柔也想不到徐轩宫会如此快的猜测到自己的身份。

        “不用吃惊,我并不像你想的那般傻,你从头至尾说着你父亲的时候,与说皇上时的口气是一样的,而且在你从开始说指婚的时候便在没有提到你的父亲。”

        “是的,你猜的没错,我就是风烈国皇室的长公主,我的父亲就是指婚的皇帝。是不是很讽刺?”眼见被点破身份,叶柔也不再进行掩瞒。

        “讽刺么?这样的政治婚姻在每个国家都很常见。倒是你把这些讲给我听不怕我对你们不利么?”

        “一路上同行,我也看得出你是个好人,所以我相信你不会。”叶柔的眼眸十分明亮的盯着徐轩宫的说道。

        “谢谢,谢谢你的信任,但是我却不能放任你们随意见到元帅。我可以告诉你,我是徐元帅的义子,元帅待我就像待亲生儿子般疼爱。元帅一生只有一个女儿,可是却被你们风烈国皇室抢走,这一直是元帅心中的痛,在之后的三年时间里,元帅率兵发动了好几次战争,虽然是打胜了仗,但始终没有达到救出女儿的目的。所以元帅最恨的就是风烈国的皇室,现在你们却要见他,恐怕他不能善罢甘休,恐怕还会拿你们要挟救出他的女儿,所以,我虽然不会伤害你,但是却要把你们带到元帅府听候发落,对不起。”

        “这你不用担心,你认为元帅看到自己的外孙会对他不利么?”叶柔止住了眼泪,看着熟睡中的叶知玄道。

        “你是说。”徐轩宫有些错愕的询问着。

        “没错,他就是徐元帅的外孙。”

        “那他为什么会和你一起来琉璃国,难道,难道元帅女儿。”

        “别说了,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故事,弟弟的事我不想多说,一切等见到了徐元帅,就都会知道的。”叶柔摸了摸叶知玄的额头,轻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