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8章 小三外公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29本章字数:3787字

        微风,轻轻吹着我的面庞,海的味道,是那样美好。沿着海岸向北,外公与我一步一步的向目的地走去。我们的速度并不快,仿佛散步一般。

        “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从这走过去么?”外公问我说。

        “因为我没有看过大海啊,大海真的很美啊。”我感叹的道。

        “哎,就算懂事,可你毕竟是个孩子啊。”外公叹了口气接着道:“大海,知道为什么大么,因为它可以容纳任何一支江河流来的水,所以它才会这么大。”

        “外公,我似乎明白点了。”我知道外公的话里肯定有些含义。

        “不要说得那么早,我所说的事就是宽容,一个人,如果斤斤计较,不学会宽容,这个人永远也称不上是伟大的人,即使他很有名,那他也只能叫做一个小人。”

        “我知道了,玄儿以后一定会做一个宽容的人的。”我十分肯定的对外公说道。

        “有这份恒心就好,想要做到宽容,可不是那么简单的,那可是一辈子的事。记住外公的一句话,不可以忘记仇恨,但也不能让仇恨成为制约自己发展的障碍。”外公笑了笑接着说:“我们快走吧,赶紧见到老师,我也好回去。”说着,外公率先加快了步伐。

        走了大概一刻钟,我就看见了树林的边缘,外公带着我从西边进入,左拐右顺的,一路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

        “外公,为什么要走这么多弯路啊。”我有些不解的问到。

        “呵呵,如果不这么走,恐怕一辈子都会困在这里。我说过,老师是个不求功名利禄的人,同样的,老师也是个喜欢清静的人。当年,老师花费心血,用了一年的时间把这个树林的树进行移植,只留下了贯穿东西的一条路可以穿过树林,那时候我也是十几岁,我还是在老师带领下走了二十多遍才记住了这条道,只有在这种情况下,老师才可以过上清净平凡的日子。”

        “真的好期待外公的老师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我低声嘀咕道。

        一路上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不止,树林里的路上长满了一种不知名的淡紫色小花,我摘下一枝,放在鼻子下闻了一闻,却只闻到淡淡的青草味。

        “好难闻的花儿。”我随手把花儿扔到一旁,皱了皱鼻子说道。

        “以后不要再乱动这种小花,老师会生气的。”外公有些小心的说道,然后把我扔在地上的小花又插到了土里。

        “哦。”见到外公小心的样子,我乖乖的应了一句。

        “小三,那个没规矩的小子是你带来的?”飘渺无踪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我抬头四处观望,终于在大概离我们五丈之外的一棵大树顶端看见一个人影。

        “老师,能不能不叫我小三,我都是当外公的人了。”外公苦笑道。

        “怎么,还敢在我面前倚老卖老么?”远处的人影在树干上连越几次,飘落在我和外公的面前。

        “老师。”外公恭敬地行了一礼叫道。

        “臭小子少打岔,我问你这没规矩的小子是你带来的?”

        外公无奈的点了点头道:“这没规矩的小子是我外孙。”

        “外孙?茜儿回来了?”

        外公听见娘的名字,脸上明显有些沧桑,当下把我的讲述又对着老师讲了一遍。

        在这期间,我打量着外公的这位老师,只见他身穿一件灰袍,头发随意的扎在脑后,整个身子很瘦,眼睛不大却闪烁着精光。按外公来说,老师比已经有接近古稀的年龄,但是单看表面,老师比外公还有年轻许多。

        “哎,竟然会变成这样子,想想茜儿小时候的样子,一转眼,竟然已经物是人非了啊。”老师抬头看着天,轻声说道。

        “这么说,这孩子你要交给我么?”老师低头看着我说。

        “希望老师可以收他为徒,传授他些本事。”外公说道。

        “我不会收他为徒的。”老师摇了摇头说道。

        “为。为什么?”没等外公着急,我先着急的问道。

        看着我与外公焦急的脸色,老师似乎很是享受一般。笑了一笑,老师接着说:“小子,敢摘我的花,让你着急一下不为过吧。”

        “老师,你的意思是。”外公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你难道想让你外孙叫你师兄么?”

        “这。”听了老师的话,外公面色有些尴尬。

        “好了,孩子就留在我这,以后没什么事就别来了,来了也只会给我找事。看来,我又过不上安静的日子了。”老师摇了摇头,似乎是有些无奈的说道。

        送走了外公,只剩下我与爷爷两个人,爷爷不收我为徒,自然不能叫老师。“爷爷,你什么时候教我本领啊。”我抬头看着爷爷问道。

        “走吧,我先带你去看看以后要住的地方。”说着,爷爷转身走进了树林,我急忙跟上去。爷爷走得很快,我小跑着才能跟上,依旧是左拐右顺的,走了一刻钟才看见了一个小茅屋。“到了。”爷爷停下脚步,开口说道。

        “呼呼呼。”追了一路,我喘着气说道:“终于到了。”

        “体力很差。”这是爷爷跟我的第一次评价,“今天先收拾收拾,明天开始正是授你本领。”

        随着爷爷进了房门,被安排在西边的一间屋子:“这间屋子你外公小时候住过,好好休息一天,记住了今天的感觉,因为以后你会十分怀念这种感觉的。”说完,爷爷就回了东边的房间。

        第二天天不亮,我就感觉自己被人从被窝里一把揪了出来。由于只穿了一件内衣,刚出来的时候不禁打了个寒颤。

        “干什么啊爷爷,天还没亮呢。”我有些不满的抱怨道。

        “没亮?如果是在夏天,天早就已经亮了,快起来。”说着,就不容分辨的把衣服扔在我头上。

        极不情愿的穿上了衣服,跟昨天一样,一路小跑的跟着爷爷又走出了树林,依旧是气喘吁吁地,爷爷带着我停在了海边。这片海边在树林的北边,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

        “衣服脱了。”爷爷用命令的口气向我说道。

        “啊?”我有些疑惑的口气叫了一声。

        “啊什么,叫你脱就脱。”

        没办法,我脱下外面的夹袄,然后哆哆嗦嗦的站在那里。

        爷爷微皱眉头,两步走到我的眼前,无视我的反抗,三下两下的把我的衣服全部脱光,只剩下贴身的内衣。然后一只手拎着我,跳到了一块海岩上面,扑通一声把我扔下海里。冰冷的海水,在冬日的清晨显得格外刺骨。

        “你干什么,我。我不会。游水。”我在海里不断扑腾着,不知道喝了多少口海水。

        “抓住了。”石头上的爷爷不知道哪来的绳子,扔下来给我道。

        我拼命地抓住绳子,喊道:“快拉我上去,快点。”

        等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岩石上没有传来一点动静。

        我实在是冷的难受,也顾不得身份教养大骂道:“快点拉我上去,我是来向你学艺的,不是来受折磨的,臭老头,你到底安得什么心,照这样下去,我还没报仇,就先冻死了。”

        岩石上依旧没有回答声,我的身子已经冻得不断战栗,在水里呆的这段时间,我感觉好像过了好几年,我的嘴一直没有安分,不断地叫骂着:“臭老头。你。你快拉我上去,再。再不。再不上去,我就。我就要死在水里了,臭老头。死老头。”我只感觉脑袋越来越迷糊,声音断断续续的骂完了这几句,我便失去了最后的意识。

        当我慢慢睁开了眼,发现我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我还没死”。这是我最先的一个想法。

        我咳嗽一声下了床,只感觉天转地旋,一阵无力感爬上我的心头。颤微微地出了房门,看见厅里的小桌上摆了几样青菜和几个馒头。实在没什么食欲,我走出了大门来到了门前,刚出门就看见爷爷站在不远处背对着我。

        “起来了?”

        “嗯。”

        “先吃点东西吧。”

        “没食欲。”

        “不吃?那我们就上课。”

        “什么?”我大叫了一声,愤怒的盯着他。

        “不要浪费时间了。”

        “臭老头,你让我上课?我现在还在发烧啊。”我简直无法想象他的思维方式,在我看来,我们根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

        “难道你不想报仇了?”他的回答无疑对我是很有杀伤力的。

        “可那我也不能被你整死啊。”

        “你死了么?”他回头笑着问我说,那个笑容在我眼里简直是最令人厌恶的笑容。

        “我有分寸的,来吧。”说完,爷爷带我走进了他的房间。

        这是我第一次进他的房间,房间和我的房间差不多大小,房里只有一张小床和一把椅子。除了这些,房里就只有一个巨大的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各种书。

        “臭老头,你原来还这么喜欢看书啊。”书的震撼,让我暂时忘记了发烧的感觉。

        “从今天开始,以后就在这里教你行军打仗的布阵之法和计谋,练武就在那个海边。”

        不提练武还好,一提练武我就来气:“练武?臭老头,那叫练武?随便把我扔进海里受冻就叫练武?”

        “谁叫你身子那么不经折腾,要练武也要有个好身子做前提,你跟你外公不一样,你外公从小练过一些简单的武艺,基础不错,可你不一样,恐怕单在武艺这一项,你永远也不可能达到绝顶高手的境界。”

        “我知道了。”听了爷爷的话,不知觉得便有些沮丧。

        “好了,知道弱点以后,你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吧,其实你倒可以放心,即使达不到绝顶高手的境界,只要你努力,普通的高手也是奈何不了你的。今日你就自己先看看这些书吧,我建议你从一些杂谈开始看起,先了解一下什么叫人心叵测,世态炎凉。”说完,爷爷就出了房间去。

        看着爷爷走出去,我回身走到书架跟前,爷爷把书分得很清楚,我在杂记那一栏里随手抽了一本书,只见书皮上用隶书写着四个字:“五国野史”。

        不知不觉的,爷爷回来时已经是傍晚。

        “怎么样?有什么收获吗?”

        “这本书写的当真好笑,五国野史?还真是书如其名,竟然写的五国皇室的皇子们怎么手刃兄族,怎么可能嘛。”

        “为什么不可能。为了皇室政治权利,别说是手足相残,就连亲生母亲和父亲都能害死。”

        “难道这本书上写的是真的?”我始终有些不敢相信。

        “不,这本书写的事情是假的,但是也差不多,你经历的事太少,不明白是正常的,皇室,才是这天下最黑暗的地方。权利,才是这世上最烫手的山芋。”

        “好了,饭菜在锅里,吃些去休息吧。”

        回到房里,我躺在床上微闭着眼睛。“权力是这世上最烫手的山芋。”“宽容是一辈子的事。”“人心叵测。人心叵测。”我自言自语地念叨着,“难道这世间真的那么阴暗不堪么?”想着想着,不一会我就昏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