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9章 臭老头真啰嗦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29本章字数:4318字

        往事穿梭,岁月如歌,一晃,就是十年的空档。我靠着一棵树,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大海尽头,那片夕阳染红的水域,手里把玩着那支爷爷送我的箫。

        “想什么呢?”爷爷从后面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

        “臭老头,知道当初你第一次把我扔进海里我的感觉么?”我没有回头,淡淡的笑道。

        “是害怕?”爷爷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是信任。”我的声音很轻。

        “信任?为什么?”爷爷略微有些吃惊。

        “因为我手中抓的那根绳子,从未有过一丝松懈的绳子,哪怕是后来我站在海里受海浪的拍打时,它也从未有过一丝放松。”

        “你这小子,既然信任又为什么还哭天喊地的?”爷爷笑骂道。

        “废话,任由一个人把你扔进海里,你能有什么反应,何况还是在冬天。”我没好气的说道,“爷爷,谢谢您。”

        爷爷愣了一下,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听到我这么叫他爷爷。“少拍马屁了臭小子,反正我们有言在先,你骗不过我就不准出这片树林。”

        “我知道啦,臭老头真啰嗦。”我挥了挥手打断爷爷的话讲到。

        十年时间,我已经从当初那个娇弱的小孩子长成了大人。爷爷的本事我学了七七八八,就像他当初说的那样,我的武功虽好,却一辈子也达不到绝顶高手的境界,但是爷爷后来也说了:“你这臭小子,没想到在行兵打仗的布阵之法和计谋上有这么高的悟性。”虽说如此,但从小就没怎么与人打交道的我来说,爷爷还是不放心让我就这么离开。一面是爷爷的担心,另一面是我的报仇心切,当矛盾碰撞,我与爷爷便定下了规矩,只要我能让爷爷进我的房间,那么他就放我离开。已经半个多月了,我尝尽了办法想要把爷爷骗进我的房间,但都以失败告终。我甚至尝试着绝食不吃饭,憋在屋子里三天的时间寸步不出,希望利用爷爷的担心来赢得对局,但都没用。

        “臭老头,我们回去吧。”我转过身,攥紧手里的箫,心里暗想到:“今天是最后的机会了。”

        “我睡了。”我没有回头,背对着爷爷甩了甩手说道。

        回到了房里,我躺在床上竖起耳朵注意着东间的动静,当夜色完全笼罩了树林,虽然是冬日,但依旧有着有鸟叫声传来。

        “呼呼。”等了好久,终于听到了爷爷均匀的呼吸声。

        我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只竹管,蹑手蹑脚的摸到爷爷房门前,这只竹管是我这十天以来背着爷爷做的迷药,本来我不想对爷爷下药,但是没有办法,爷爷的精明与坚定远远超乎了我的意料。

        轻轻拔开堵在管子前面的塞子,一阵阵白烟冒了出来,我屏住呼吸向着房间里的轻吹两下,然后又回到了房间。

        等到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我开始了试探:“哎呀,臭老头,你的花我要踩啦。”若放在平时我拿着花做戏,爷爷一定会骂我几句,但现在却没有任何声音。“臭老头,我真踩啦。”我继续喊道。

        依旧没有任何声音,我知道自己的研制成功了,我走到爷爷的房间:“对不起了爷爷。”说完,我横抱起爷爷,直到这时,我才发现原来爷爷的体重是这样轻。

        夜,我兴奋了一夜。

        晨曦透过窗户照在床上,爷爷幽幽的醒了过来。“头好沉,额。这。这是。”

        “臭老头,你输了。”守了一夜的我,喝了口水淡淡的说道。

        “臭小子,你干了什么?”

        “没干什么,只不过把你搬到了我的房间而已,你输了。”我依旧不急不缓的说着。

        “怎么会?头好痛。臭小子。等等,你,你哪来的迷香?”爷爷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

        “自己做的,我可没犯规,咱们事先可没说不准用迷药。”

        “你放屁。”跟爷爷住了十年,还是我第一次听见他爆粗口。

        “哎”,放下水杯,我叹了一口气:“爷爷,我知道你担心玄儿,但是,经验是要去积累的,与其把我留在这里与您斗智斗勇,为何不放手让玄儿出去闯荡呢?而且,我已经耽搁太长时间了,再这么耽搁下去,只怕我娘在天上也不会安稳的。”

        “你呀,养你十年,你叫了我十年臭老头,唯次真心的叫我爷爷,却是要我放你离开。”爷爷有些伤心的道。“算了算了,你走吧。”爷爷挥挥手,然后把头扭向了一边。

        “爷爷。”虽然一直想要离开,可真到了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却只剩下一点点喜悦和无穷无尽的悲伤。我跪在地上,恭敬地给爷爷磕了三个响头。

        “爷爷,等玄儿报了仇,一定会回来找您的。”起身出门,站在门外,我盯着茅屋周围的一草一木,使劲的记住他们的摸样。淡紫色的花儿,我闻着他的青草味,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连花儿的名字都不知道的小孩子。“勿忘我。勿忘我。”我低声喃喃的叫着他的名字。

        爷爷说,勿忘我,是寄托自己对一个人的思念,我便把他当做了娘的灵魂。我曾问过爷爷,他把勿忘我寄托给了谁,每当这个时候,爷爷总是沉浸在回忆中不语。

        “爷爷,等到玄儿回来时,你就把你的事告诉我吧。”我对着房屋里喊道,我喊得很大声,因为我要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能听到。

        转身离开,眼泪随即而落。我没有再回头,因为我怕我会舍不得走。

        屋里窗前,一个苍老瘦弱的身子久久伫立在那,老泪纵横的看着那个干净的白色背影离去:“老啦,已经管不了世上的事了,鹰击长空,玄儿,努力的飞吧。青青,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去找你的。咳咳。”

        离树林不远,有一座平阳城,琉璃国是最东边的国家,沿海的这些城市因为少受战争的干扰,捕鱼业发达,都十分的繁荣。也正是因为沿海的条件,才造就了一个强大的可以与土地肥沃的中央风烈国相抗衡的国家。

        进了平阳城,买到一张地图。十年来,我从未离开过树林的那片区域,所以根本不记得路。确定好方位,我向着徐家的方向出发。我记得我答应了外婆学成之后要先回去看她。而且,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什么也不懂得只知道要报仇的小孩子,外公说的给我培养些势力,那我就必须借助这些东西。

        经过六天的全力赶路,当我在一次站到元帅府前,看着紧闭的大门,看着四个依旧恢弘的‘忠勇公府’,我的心里不禁有些感慨。我花了十年时间在琉璃国走了一个来回,还要多久,我才能再到风烈国呢?

        起身飘落到院中的树上,看着下面来回巡逻的卫兵,心里不觉的有些好笑,“回家一趟,却要这般偷偷摸摸。”

        突然,心里警兆大升,顾不得下面还在巡逻的人,飘身落到院中。

        “什么人。”巡逻的卫兵立马把我包围起来。

        没有理会那些卫兵,我紧紧盯着原本我停在的那个位置,一道身影迅捷的跳到地上。

        “你是什么人?”他开口用干涩的声音问我。

        “鬼队。”几个卫兵齐声道。

        我没有回答他,借着卫兵的火把打量着来人,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手里握着一把短短的匕首,凌厉的眼神比之鹰眼都要更胜几分。

        “你是风烈国的人?”他继续问我。

        “算是吧。”我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回答道。我的心里没有一丝紧张,本来以为是对王府不利的人,现在却知道了他的身份。

        “像你这样的人,从来没有活着走出帅府的。”他紧皱着眉头对我说。

        “是么?”我抽出腰边的软剑,这把软剑是爷爷年轻时候的兵器,现在他把它传给了我。

        “围住他,别让他跑了。”交代一声,那个鬼队便持着匕首向我冲来,速度之快,是我远远比不了的。

        “有人说,天下武功,无所不破,唯快不破,就让我来领教领教。”说着,我便向他迎了上去。

        “叮叮叮。”在我的剑要刺伤他之前,连续的三次出手便将我的软剑改变了轨道,匕首也向我的眼睛刺来。

        “好快。”我心里暗惊,头赶忙一偏,手中的软剑也止住了去势开始向回拉。

        可是匕首丝毫没有放过我的意思,从我脑袋一侧重新扎了过来。眼看我是躲避不过,手中的软剑刚好撤回,挡住了匕首。

        我顺势蹬脚,身子向着另一侧飘去:“果然厉害。”

        鬼队没有说话,手中的匕首在手中一转,再次向我冲来。

        “住手。”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鬼队前冲的趋势。

        “老爷这是怎么了?”我抬头看见了过来的外公和紧跟在外公身后,披着外套的外婆。我在树林的十年里。只有外公每三年去去看我一次。至于外婆,不是他不想去,而是外公不准。外公说,女人家哭哭啼啼的,老师不喜欢。

        “怎么了?”陆陆续续的,又从院后进来了一些人,其中就包括了那个背着大刀的身影。

        “外婆,玄儿回来看您啦。”我微笑着向着外婆说。

        “这。”外婆将疑惑的目光看向外公,毕竟十年没见,我的变化不可谓不大。

        见外公点了点头,外婆抓着大衣的手松了开来,一路小跑着过来抓着我的手,左瞧瞧又看看,然后流着眼泪笑着说:“好啊,我的外孙竟然生的如此优秀,好啊。”

        我拉着外婆的手,来到外公身边,接过外婆掉在地上的大衣,轻轻地给外婆披在身上:“外婆,天冷,别着凉了。”

        “好。好。”外婆使劲裹了裹衣服应道。

        “怎么样,刚刚跟鬼差交手,感觉如何?”外公问道。

        “很强,恐怕我不是他的对手。这些是。”说着,我把目光投向其他几个人。

        “来,我给你介绍,这六个人是我帅府的护卫,这个是老大,鬼差。”外公指着先前和我交手的人说道。

        “鬼差大哥。”我向他点了点头。

        “这个是老二,千山。”外公指着一个手拿大锤的大汉说道。

        “千山大哥。”

        “嘿嘿,小少爷,怎么样啊,大哥在我们六人里可是实力排在前三的人啊。”

        “哦?那千山大哥排第几,这么一把大锤,恐怕没几个人敢与你硬拼吧。”我心里暗惊,这么强的实力,却只能排到前三。

        “我?嘿嘿,我可不行,我最多排第四,前三个人的实力可都是绝顶高手的实力,不过说起力气,我可是天下第一啊。”千山大哥说道。

        “二哥,可别打扰元帅的介绍啊。”一个温润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到一个手拿折扇的书生摸样的人。

        “可别小看他,他就是我们里实力最强的人。”千山大哥对我嘀咕了一声,然后乖乖退到了人群里。

        “这个就是老三,人称笑面书生白玉。”

        “白玉大哥。”

        “这个是老四,人称醉风流的牡丹。”

        “牡丹姐姐。”我微笑着说。心里却疑惑着为什么六人里会有一个女人。

        “哈哈哈,怎么样老四,我就说你不是男人吧。”千山大哥大笑道。

        “找死么,大块头。”粗犷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了出来。

        “这。”我看向外公,只见他的脸上也是带着笑意。

        “不用怀疑,这六个人都是男人。”外公解释道。

        “这个是老五,青阳。”

        “青阳大哥。”

        “至于宫儿,就不用介绍了吧。”

        “徐大哥。”我笑着叫了一声,对于这个当初一路保护我们的大哥,我始终有这些感激。

        “弟弟。”一个柔弱的声音从徐大哥身边响起。

        “柔儿姐。”在外公第二次去看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柔儿姐与徐大哥成亲的事。

        “玄儿,你走了,老师他还好吧。”

        “还好,不过这十年来爷爷为我操了不少心,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潇洒了。”

        “唉,要不是老师喜欢清静,我早就把他接到府里来住了。”叹了口气,外公接着说:“好了都散了吧,玄儿,你还在那个房间,你外婆可是每天都让人去打扫的,至于那些事情,明日我再与你细论。”

        应了一声,只有鬼差大哥留下继续值夜,我望向西方的天空,想起娘和莲姨,心再次有种被揪住的感觉。

        童年的仇恨,在我心里烙下了一个伤疤。十年,伤疤没有消失,却变成了一处死肉,随着心的增长,伤疤处的沟壑越来越深,仇恨也越来越深。

        “娘,玄儿很快就会回去的,你在天上好好保佑着玄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