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4章 降服山贼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29本章字数:3267字

        “你放心,剩余的人只要保证能够不再当山贼,我就不会再伤害你们。”我对这有些惶恐的山贼们喊道。

        “呕……”我侧头一看,只见一个老头正蹲在地上狂吐不止,怕是受不了这番血腥的场面。

        “我们不再敢山贼了……”众山贼齐声答应着。

        虽然也是第一次杀人,但是我的心里却没有哪怕一丝的负担。

        “千山呢?”杀得眼睛都有些红了的鬼差大哥问我说。

        “放心吧,千山大哥应该没事,门口那些个山贼还奈何不了他。”我冲着鬼差大哥笑道。

        “什么叫应该没事?”鬼差大哥冲我大吼一声,转过头又向门口冲去。

        “这……”我有些疑惑的看向徐大哥。

        徐大哥皱眉摇了摇头道:“大哥去了就没事了,我们把这边的事处理好吧。”

        经过大约一刻钟的问话洗脑,在又杀了几个想要暴动的山贼之后,余下的那两三百人跟着我们,说要下山,以后不会再做山贼危害百姓。

        走到门口,鬼差大哥和千山大哥正坐在门柱处等我们,千山大哥没什么大碍,只是身上有几道细小的伤口。寨门外横七竖八的躺了大概百具尸体。

        “呕……”刚刚在里面吐完的李员外又一次干呕。

        “你们都下山吧。”我对着那些山贼道。

        山贼如获大赦般的拥挤着向山下跑去。

        “妈的,还是出来好玩,杀得真是爽。”千山大哥豪爽的道。

        “这里怎么办?”徐大哥问我说。

        “烧了吧。”

        “李员外,现在您可以安心回家了。”我对着脸色苍白得老员外道。

        “敢问几位大侠的姓名?”虽然害怕,但是李员外依旧问出了口。

        “呵呵,员外不必记挂,我们兄弟几人无名无姓,专门打抱不平事,我们几个人,都叫做冷血。”我笑着对员外拱手说道。

        说话间,徐大哥已经用引火石打着了山寨的木门。

        “走吧。”对这几位大哥说了一声,我便头也不回的向山下飞奔而去。

        “冷血,冷血,当真是冷血啊。”大火照着李员外的背影,但是他的心却如堕入千年冰窟般的寒冷。虽然获救,但是冷血五人的手段却让他不得不胆颤。因为这一战,加上李员外的宣传,这才有了后来人人敬畏称赞的鬼面冷血组。

        北方正阳国,一座阁楼的最顶层,一个身着白衣的中年人坐在摇椅上,面前跪着三个黑衣人。

        “我让你们查的事情查到了么?”中年人的声音有些沙哑。

        “是的,阁主,那件事的背后主谋就是……”

        “果然是她。”中年人叹了口气。“你们下去吧。”

        “是。”三人的身影很快隐没在黑暗之中。

        “二十年了,就让我一点一点的拿回来吧。”中年人摸了摸脸上的金色面具,面具下,一双眼睛闪烁不定的透过窗看向南方。

        我与几位大哥完结了山贼一事,继续向着洪城进发。

        “做好事的感觉也还不错嘛。”我在车上伸了一个懒腰,慵懒的说道。

        “是啊,以后这种事要多做些。”千山大哥笑着说道。

        “是啊,洛河城的百姓现在可以安心过日子了。”牡丹大哥的伤势不重,只不过是流血比较多而已。

        我看了一眼一直不说话的鬼差大哥和徐大哥,开口道:“几位大哥,我想你们大概经知道了我的事情,外公让几位大哥来帮我,所以我想问问几位大哥的看法。”

        “少爷自己决定就好了,我们几个反正是要听少爷的安排的。”原本沉默着的鬼差大哥这次最先开口。

        “停车。”说完后,鬼差大哥便叫停了马车,“少爷,我想出去透透气。”说完,没等我开口便下了马车。

        “这……”我与千山大哥面面相觑,牡丹大哥低着头若有所思的想着事情。

        “知玄,你跟我来。”徐大哥叫我之后率先出了马车。

        我疑惑的跟上徐大哥,一直走到离马车有些距离的地方才停下。

        “鬼差大哥到底怎么了?”

        “知玄,说起来几位大哥一直叫你少爷,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徐大哥问了我一个让我不知所云的问题。

        “不是因为外公么?”

        “你认为几位大哥会在乎那些名分地位的东西么?几位大哥会叫你少爷,实际上是没有认可你。”

        “可是为什么?难道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我一直是把你们真正的当做大哥啊。”我的心在那一刻开始有些失望。

        “真的么?”徐大哥淡淡的反问道。

        “当然……”

        “别急着回答那么快,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徐大哥打断了我的话道。

        我沉默了,不是因为我意识到了什么,而是在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给你讲些事吧,鬼差大哥的事。”徐大哥道。

        “说吧。”我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僵硬。

        “鬼差大哥,是五年前投奔元帅的,说来,鬼差大哥是最后一个投奔元帅的人。当时我记得鬼差大哥浑身是血,到了元帅府的时候只剩下一口气。”

        “鬼差大哥的身手竟然会被人打成那样?”我有些吃惊的问道。

        “哼,知玄,你还是小看了这天下,像大哥这样的高手,每个国家明面上就至少有十几个,比之还要厉害的也有人存在,就像三哥一样,但是达到三哥那样境界的人就没有多少了。”

        “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听了这些,我觉得与我和大哥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什么联系。

        “还没完呢,鬼差大哥当时已经奄奄一息,是元帅找到了最好的郎中救治了他。痊愈之后的大哥发誓会对元帅效忠,但是对我们其他人却始终有着芥蒂。元帅发现了这个问题,他告诉我们要像亲人一样对待大哥,否则,很难让性子孤僻的大哥认可我们。我与其他四位大哥听了元帅的话,像对待自己亲大哥一般对待大哥,就在我们努力了数个月之后,大哥终于认可了我们,拿我们几个当做了可以出生入死的兄弟。如果说鬼差大哥缺什么,那就是爱,或许你听起来会觉得好笑,但是这却是真的。所以大哥把我们几个兄弟的命看的比他自己要重要千百倍……你昨天做的那些事情,却是一次次的伤害着鬼差大哥最重要的东西。”

        “徐大哥,我明白了,可是你也知道,那种时候必须那样做才能实现定下的目标啊。”

        “你还是不明白啊!”徐大哥叹了口气道。“元帅跟我们说过,做人要宽容,但是你,却已经被仇恨羁绊的太深了,现在的你,说难听点,就是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类型。你的心已经有些畸形了,若是一直这样发展,恐怕……”

        “别说了,徐大哥,你回去吧,我一个人静一静。”听了这么久,我自然是听懂了徐大哥话里的意思,但是当他说我的心里畸形时,我的心底顿时都生出一丝烦躁。

        “唉”徐大哥看了我一眼,叹口气便没再说话的转身而回。

        “真的像徐大哥说的那样么?我的心已经……”我心里琢磨着自己的想法,但是就像爷爷以前跟我讲过的,最难懂的不是人心,而是自己的心。

        “如果不这样,我怎么可能给娘报仇呢?”

        “可是,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难道真像徐大哥说的那样么?”

        我的心里不断的挣扎着,“娘,玄儿到底该怎么办?”我痛苦的看着天空,没有一点解决的办法,对我来说,娘的仇一定要报,但是我同样也不想成为徐大哥说的那样的人。

        “看来,外公说的真的很对,宽容的做人果然不容易啊。”

        盯着天空,微闭着眼睛享受着太阳光的照射,懒洋洋的舒服感让我昏昏欲睡。

        “一阵风吹过,因为是在战场之上,只有黄土,空中被带起一阵黄沙。”

        瞬间,我的眼眸定在了远处的一颗大树上,那棵大树早已经死去,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伫立在那,上面偶尔会停留一两只飞过的鸟儿。

        “宽容……宽容……”我低声喃喃的道,心里却瞬间出现了一丝明悟。

        “哈哈哈……”我仰天狂笑。好一句宽容,为了这一个词,有人死了都要继续贯彻着他。

        原来这样,真正的宽容不是让我忘却,而是让我记得。仇恨自然要报,这个不能忘记,但是像兄弟情义这些,这个是要铭记一辈子的东西。

        “小少爷,你在那边笑什么啊?天快下雨了,我们赶快干路啊。”老远的就听见千山大哥的声音。

        “来了。”我抬头看着天上一片黑压压的乌云,心里却是一片透彻明亮。

        来到车上,鬼差大哥已经坐在了那里,只是脸上的表情依旧不好看。

        “千山大哥,牡丹大哥,对不起。”突然地道歉让千山大哥有些迷惘,然后我在鬼差大哥略带惊讶的目光下说道:“以后,就让我们一起同生共死吧,谁也别想扔下谁。”我的话语里带着几分坚定,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

        徐大哥笑了,看着我的眼神里多了一丝赞赏,重重的一巴掌拍在我的掌心,然后是牡丹大哥,千山大哥依旧是一脸疑惑,但是也学着样子拍了一下,只剩下鬼差大哥了。

        我依旧伸着手,平静的看着鬼差大哥,终于,他眼神里的冰冷有了一丝松动,慢慢地轻轻地与我对拍一下。

        我笑了,我知道我的第一步已经成功的迈了出去,“娘,玄儿一定会做得很好的。”我的光明,已经重新开始光顾到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