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6章 媚娘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29本章字数:2658字

        “人?”媚娘的表情有些疑惑。

        “没错,是一位美人。”

        “可以和蛇女匹配的美人么?”

        “当然,而且这个人有着蛇女比不了的东西。”

        “哦?”媚娘显然是感了兴趣。“不知此人现在在哪?”

        我抬手指了指坐在那里的牡丹大哥说:“就是他。”

        媚娘眉头微皱道:“少爷,您不是说是位美人么?怎么……”

        “把面具摘了吧。”我对着牡丹大哥道。

        面具退下,牡丹大哥再次露出那张风华绝代的脸庞。

        “嗯,好美的妹子,可是,和我们这的蛇女也差不了多少啊。”媚娘虽然欣喜,但却依然没有惊讶。

        “哈哈,娘娘腔,又有人把你当做女人啦,也亏你连喉结都不长……”千山大哥的笑很大声。

        “你找死……”牡丹大哥怒道。

        “少爷……”媚娘将疑惑的目光投向我。

        “不用怀疑了,牡丹大哥的确是个男人,而且是一个相貌极美的男人。”我笑着解释道。

        “可是少爷说的蛇女比不了的地方是什么?”

        “牡丹大哥,让媚娘见识一下吧。”

        牡丹大哥点了点头起身,走近媚娘的身子,轻轻地把媚娘拥进怀里,仅仅一次呼吸的时间,牡丹大哥就松开了手。

        “你……”媚娘的脸有些微红。

        “你看那是什么。”我对着媚娘道。

        顺着我手指的方向,媚娘看见牡丹大哥手里的东西,一共有三样,第一件是一个红色的荷包,第二件是一枚发髻,第三件却让在场的所有人一愣,那是一件粉红色的肚兜。

        “啊”媚娘尖叫一声,急忙从牡丹大哥手里抢过东西,塞到了房间里的被子底下。

        “额……”我一脸无奈的看着坏笑的牡丹大哥,千山大哥和徐大哥也哈哈的大笑着,就连鬼差大哥也是忍俊不禁的样子。

        “少爷,这些高手您是从哪里找来的?”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媚娘失态之后立马回到了原本的模样,只不过脸上仍带着羞红。

        “几位大哥都是外公的委托过来帮我的人。”

        “元帅的手下么?可是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他们呢?”

        “那是当然,几位大哥的存在很少有人知道,说起来,几位大哥并不算是外公的手下,而是相当于客卿的存在。”

        “嗤,小少爷,说的什么话,元帅对我们很好,我们可是很尊敬元帅的,说什么客卿就太严重了。”千山大哥开口道。

        “好了,不说这个了。媚娘,以后牡丹大哥就留在这了,我相信牡丹大哥的能力是对你很有帮助的,至于具体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我笑道。

        “太好了,有了牡丹公子的帮忙,我相信收集器情报来会更加容易的。”媚娘由衷的说道。

        因为来之前,我已经和几位大哥商量过了,牡丹大哥会留在洪城的鸿宾楼做事,几位大哥也都表示了赞成。

        “媚娘,我的存在不要让你的手下知道,只要继续按照原本的轨道做事就行了。”我向着媚娘说。

        “是的,少爷。”

        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我的存在是有所顾虑,毕竟人多口杂,我的身份必须要保持住神秘,那样一来办起事情也会很容易。

        “好了,也没有什么事了,准备房间给几位大哥休息吧。对了,把收集的风烈国皇室的消息给我送来,看完之后很快我就会离开这里,去下一个地方办事。”

        “是少爷。”

        夜不太安静,今天晚上的风似乎特别大,幸好有内力的我们都已经有了一定的御寒能力。

        “嘭嘭嘭……”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吧。”我依旧低头看着手中的情报道。

        “少爷。”来人真是媚娘。

        “怎么了?”我放下手中的情报,看着忧心忡忡的媚娘问道。

        “手下刚刚来人了,说是王坤他今天晚上准备了厚礼去见了城主。怕是明日就会上门来寻债了。”

        “那又怎么样?”我淡淡的问道。

        “啊?少爷,那王坤和城主可都不是好料子啊,两人狼狈为奸,不知害了多少人,这次恐怕……”

        “媚娘,我做事不是个不计后果的人,我知道你们都很优秀,但是做事不能畏手畏脚,就现在这种情况,你认为我们完全没办法应付么?”

        “您是说您有办法?”

        “是的,我有办法,使用我的身份,但是即使不用我的身份,依然可以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我相信你的计谋并不比我差,难道就发现不了这件事的问题么?”

        “您是说……”

        “想到什么了么?”我笑着道。

        “是利益?”媚娘有些不确定的说。

        “对,就是利益问题。”我赞许的说道。

        “可是具体该怎么做呢?即使他们之间仅靠利益维持关系,也不是那么好拆破的。”媚娘说道。

        “那就要看你敢不敢赌了。”

        “赌?”媚娘看着眼前这个始终面挂笑容的少年,虽然年轻,但始终让她摸不透底。

        “明日,你就看我怎么玩这个游戏吧。”

        媚娘出了我的房间,我却微微皱起了眉头,不是因为明天的事,而是眼前的这些情报。

        “似乎一切都变得很难呢。”我喃喃的说道,情报上写得很清楚,风烈国皇室这十年来变化很大,李丞相被暗杀,皇后在宫中失去了支柱,欣妃却隐约成为了后宫之首。皇上重新掌握了风烈国的权利,并且趁机把李丞相的余党也扫除干净,现在的风烈国皇室已经不再是那个祸乱丛生的地方,一切都变得井井有条起来。

        “到底是谁杀了李丞相呢?”我心里暗自琢磨着,难道是欣妃?不,她还没那个实力,到底是谁呢?这人肯定不会是昏君,因为昏君的周围,明着暗着遍布着皇后的眼线,若是他做的,皇后应该早有知觉。

        想不出来索性便不再想,手里的情报已经看完,情报上的消息将我原本想要利用李丞相的计划全部打乱。“看来,又要费些脑子了。”我无奈的想着,然后慢慢的昏睡过去。

        北方,依旧是哪个阁楼,面带金色面具的男人手里紧握着一块丝帕,手指摩挲着上面图案。“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空自凝眸春风笑人瘦。”男人的嘴里低声念着这首诗,从桌上抄起酒壶猛灌一口,笑声也是十分的凄凉。

        “残,回来啦。”

        “是。”

        “你说我这样活着是不是很没意思?”男人开口问道。

        “是。”黑暗中,一个沙哑的声音回答道。

        “呵呵,是啊,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太累了,放心,等我办完该办的事,我就会随她而去,毒我也可以给你完全解开,到时候你就可以自由了。”

        “是。”

        “这次去调查回来,你看那个人身边的护卫很强么?”男人开口问道。

        “是很强,至少正面对抗我完全没有胜算。”

        “那你看我们如果行动,有多少把握,毕竟我手下还有阿虎他们五个人。”

        “硬碰硬的话,几率为零。”这次的回答很干脆。

        “零么?”男人的声音听不出什么色彩。

        “他身边,至少有不下于十个那样的人。”

        “看来我这二十年的努力也只是徒劳的啊,可是即使是这样,我也要拼上一拼,毕竟那是我活下去的唯一理由。”男人叹口气道。

        “那只是无谓的送死。”

        “你不是早就盼着我死么?”男人反问道。

        “我死了,就会有很多人自由,你,阿虎他们,我的手下,还有……我!”

        沙哑的声音没有在回答,男人也没有再说话,手中的酒壶不断旋转,眼中的光芒时而凶狠,时而迷茫,还有时候,竟会流露出淡淡的哀伤。

        “天与多情,天与多情……”口中念叨着的,又是哪一首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