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中学捉鬼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39本章字数:4094字

        夜晚的树林中学书声朗朗,教室里的灯光射到外面去,将外面坟地照得阴森鬼异。

        此刻我与小石宝躲在一座坟后面,看着远处的白衣女鬼,正在一座新坟旁边吸收尸气。我俩对视一眼,大吼一声冲了出去。

        阴风吹过,白衣女鬼消失了,让我俩扑了个空,不好的预感涌上头,“快,背靠背……”!不等我喊完,小石宝己向我飞来,来不及多想,双指成剑,咒语瞬间念出,指向小石宝背后的女鬼,“砰……”一声闷响,女鬼被我用剑指击中,身形停了下来,石宝撞在一块墓碑上,闷哼一声,来不及去管石宝,抽出桃木剑,纵身我“就冲上去。

        女鬼似乎有准备,见我冲过来,嘴角一笑,瞬间飞出头发缠住我的脖子,窒息的那一刹那,我发动五雷真火,灌住剑身,将她头发烧断,同时桃木剑杀向她喉咙。女鬼身形一晃,消失不见。

        四周暗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不好,被她困住了,此刻我最担心的就`是石宝,“哼,两个小屁孩也想学道士捉鬼,今晚就让你们知道,鬼是不是好捉的”!

        女鬼说完,一股巨大的阴风将我托起,咒语还未出口,我就与石宝撞在一起,“砰”一声闷响,我们一起掉在地上,头脑晕得要炸开,当既又飞起,这次是撞向墓碑,我听见自己肋骨断裂的声音。再这样下去,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了。

        忍着巨痛,我掐起天雷印决,浑身法力涌动,“天雷助我……”!当既黑夜中雷光闪动,女鬼一声尖叫,“啊……”!随既消失不见,身后石宝忙说:“为我护法”。

        说完双手掐动印决,“天地无极,乾坤倒转”。咒语念完,四周毫无动静,“咦,我的法术怎么不灵了”。石宝自语。“是不是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我见电视里就这样……”。“是你妈……”!小石宝一声怒骂,将我打断。关健时刻,我能理解他的心情。

        小石宝还想再结印决,半空中风声呼呼想起,两团黑`影向我飞来,无边的恐惧涌上心头,我己无力闪躲了,千均一发之际,小石宝浑身法力涌动,“天地无极,道法加身,妖魔鬼怪,顿现原神,神兵火急如律令”。

        一声尖叫,四周恢复了光明,女鬼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着黑水。我咬紧牙关,飞扑上去,桃木剑对准女鬼喉咙,就要下杀手,“法师饶命,法师饶命……”。“女鬼是死物,竟然会求饶,看来成气侯了,不过还是要杀你,就为了苴林那些掉鱼塘淹死的小孩”。

        “那不关我的事,那些小孩该死……”。女鬼狡辨;“我看你更该死”。说完不想再听她废话,桃木剑果断的插了下去。料想中的惨叫没有,桃木剑插在了地上,再看女鬼,早沒了踪影。

        “嘿嘿呵呵,两个小子,让我吸光你们的血吧”。四周突然寒冷,冰冷异常的温度让我不能动弹。“石宝……”。我向石宝喊了一声,四周墓碑飞了起来,来不及躲闪,四块石碑将我砸中,晕迷前的刹那,我看见石宝被女鬼掐住脖孑,鲜红的血液正钻进女鬼口中。“奉太上老君法令,斩……”。一声惨叫后,我彻底的昏过去。

        醒来鼻孔中就是浓浓的来苏药水气味,县医院,这里不是第一次来了。石宝躺在旁边的床上,床尾坐一个中年人,那是石宝的师傅。看见我醒来,中年人笑了笑,“你再不醒,要送你去昆明了”。我勉强笑笑,“多谢相救”。中年人搖摇头,起身走了出去。石宝递过来一个苹果,“我师傅叫我回去了,说我法力低微,要认真修行”。“嗯”。我没说什么,看着石宝转身出门。我想起身送他,无奈肋骨断了几根,动一下钻心的疼。石宝在门口回过头来,我看见他鼓动腮帮子,眼角有泪光在闪动。他师傅示意他走,我微微一笑,我知道以后再见面就不知是何年,石宝小跑的进来,塞给我一样东西,“这是雷辟枣木剑,比你桃木剑历害”。石宝说着,傻傻的笑。

        我解下手腕上的檀珠,“这个送你,能定心神”。石宝接过檀珠,转身跑了出去。

        伤好后己是两个月了,每周六我都会去黄瓜园摆摊,替别人算命看相,也能赚二三十块。

        下午回到家,洗完澡后到神位上了一柱香,跑到房间里打坐冥想。

        没多久,家里来人,老妈把我叫醒。出来一看,是村里的表嫂云香,看她一脸疲惫,又看了下小孩。“有什么事呢”?“老表你给看看,小孩晚上老是哭,还不吃饭”。“有病送医院,我又不是医生”。

        听我这么一说,云香扑嗵就跪了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老表,你会法术,要是你都没办法,小孩就没救了”。边哭边抱着小孩给我磕头,老妈赶紧把她拉起来。“你回去给小孩冼个澡,天黑了再来,叫你哥哥或者弟弟一起来”。

        云香千恩万谢的抱着孩孑出去,老妈狠狠的瞪我一眼,意思是怪我拿架子。唉,她知道什么,云香进门的时候我用应时起卦算了一卦,大凶,所应不吉,诸事勿取。再看那小孩,四柱空亡,本是夭折之命,我若救他,必然得罪阴间的阴差,这不利我以后的修行,阴间的阴差似神非神,我只是一个凡人,哪里敢得罪。唉……

        云香一走,我赶紧找来黄纸,剪成小孩大小,写上小孩生辰八子,然后扎个草人再做五把五色令旗。黄纸两张准备好,有一张是要压在小孩床上的,另一张粘在草人身上。现在就等天黑云香来了。

        天还没完全黑,云香就跟她大哥一起来了,我仔细的交代一番,看他们出去,我赶紧回房间准备符纸,弄不好今晚会有一场恶战。

        感悟道法的时间过得很快,十一点一过,远处两股阴森的气息飘了过来,事主上门了,为了不波及家人,我在大门上贴了张安魂符,这样家里人会睡得更好。

        提着桃木剑,我迎着那两股阴气跑去,离家三百米的样子,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散发本着浓浓的怨气,正是民间传说的黑白无常。

        “弟子代红云,见过二位冥差”。“哼……”。黑无常冷哼一声;白无常道;“小子,可知我兄弟二人找你何事”?“弟子不知”。我恭敬回答,“少要装湖涂,李家小儿原本今日夭折,你却将他魂魄封住,害我等白跑一趟,哼”。黑无常有些恼怒,“原来是为了这事,冥差大哥说个价吧”。我是吃这碗饭的,不做这些,我吃啥。

        无常两神对视一眼,“你敢贿赂阴差,是要进……”。我伸出三个手指,黑无常不说话了,白无常道,“生死薄上记录每个人死亡夭折时辰……”。我又伸出两个手指,白无常也不说话了。这时村子东边落下一颗流星,看来有人落气了。

        黑白两神道“我等公务在身,告辞”。说完就消失不见,这年头,钱能解决的,都不叫事。

        回到家一点多了,银香跟他大哥还在门口,见我回来,银香忙问:“老表,怎么样了,小孩不会有事吧”?“暂时沒有,今晚的事继续做四十九晚,这段时间你们不能杀生,也不能吃肉,过了这段时间就沒事了”。

        我才说完,银香大哥就说,“老表,这么长时间不吃肉怕熬不住”?“随你,那小孩四柱空亡,到今天为止,去问问街上算命的,四柱空亡是什么意思,我家隔壁的白老奶,八十九岁,从出生就没吃过油,更别说肉,人家孙子都嫁人了,还不是每天出去逛”。我不想多说,关上门回去睡了。

        后面银香来过我家一次,送来一个红包,有三十六块钱。我买了五十座金山,拿去水边烧了,花了六十块钱。

        后面银香小孩也沒出过事,修行是一件痛苦的事情,繁杂的符文与咒语,要专注才能记住,若心有杂念,背百遍也记不住。我每天除了练习画符,就是打坐冥想,这需要很多时间,并且身在农村,杂事也很多,总得生存,下去才是修行。

        符咒练得手酸,又看起坛法,才看几页,我师傳打电话来,让我去县城一趟。二话不说,挎包一背就奔县城来。

        元谋县城很小,我师傅也不常在这里,偶尔才回来一趟。应该是有生意了。

        房间里坐着一个老板,旁边一个浑身油污的小工,见我进来,我师傅忙跟老板介绍,“这是我徒弟”。老板起身跟我握手,“小师傅年轻有为啊”。说完就递过来一根印象烟。

        坐下我立既用应时起卦算了一下,未时有寅,吉中带凶,再看那少年面相,眉宇间黑气萦绕,己遮住双眼,三灯己熄灭两盏,看来己经到了该死之时。

        “说吧,什么事”?我点上烟问;“是这样的……“接着老板就跟我讲了起来。

        原来老板在县城西边开了个石场,这几年也赚了不少钱,钱多了,安全意识也高了,这个小工就是专门给老板开车的,晚上还兼职送猪肉。就在前晚,去接老板回来的路上,撞到一个女人,人是确是撞死了,可下车什么都看不见。

        事情若是这样也不错,关健在于,自前晚过后,老板跟小工回家睡在床上,旁边就躺着一俱血肉模糊的尸体,但是看不清脸。

        老板知道是撞鬼了,果断的来找我师傅。

        听完老板的话,我问:“你想我们怎么做“?老板低头思索一阵,“看师傅的了,最好能把鬼弄死“

        我点点头,“这样吧,你今晚回去,明天你再来找我”!老板疑惑的看着我,又看看我师傅,师傅点点头,老板还不想走,我手里一张破煞符递给他,“拿着吧”。老板这才出去。

        “师傅……”?刚想跟师傅说话,师傅就示意我别说。

        “破煞符救不了他,你可知后果”?师傅严厉的问我;

        “至少他死不了,我看他不相信我们,以为我们是江湖骗子”。我说。

        “你还不成熟啊,我们就是江湖骗子,这世上哪里有鬼”。师傅恨铁不成钢。

        “可师傅你教我道术”?我不甘。

        “唉,那是骗人用的,你也当真了,别想那么多了,明天他来这里,我们去做一场法事,想办法敲他两三千,然后分钱走人”。师傅说完,上床睡觉去了。我盘腿坐在床上,独自冥想。

        半夜两点多,房间门被敲响,“砰砰砰,师傅救命……师傅快开门……”。我翻身而起,迅速开门,老板惊慌失措的闯了进来,躲在我背后,浑身发抖。

        这时,浓郁的阴气从楼道涌动过来,将房间门赌住,“大道无形,鬼魅现身,疾“咒语念完,剑指一点,阴气顿时一散,现出一道模糊的影子,影子瞬间凝实,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

        女鬼一现形,老板用力抓住我的肩膀,指甲掐进肉里,疼得我裂嘴,手肘一拐,将他甩开。

        “灭鬼七剑,土光剑,拿”。指法一出,咒语跟上,“郝郝扬扬,日出东方,今吾起咒,平定四方,疾”。咒语念完,浑身法力凝聚在四周,女鬼一下被我拿在手里,当既左手画个太极印在右手,镇邪符贴了上去,房间里还有一个玻璃瓶,顺手把女鬼装了进去。

        从我出手到结束,没超过两分钟,老板看得目瞪口呆,“师傅原来是有真本事的人,佩服”。老板递给我一支烟。

        “真本事还是假本事都没关系,现在要睡觉了,你可以回去了”。

        一听我赶他走,老板急了,“师傅,能不能让我天亮再走,我害怕”。“随你,反正多余的床也没有”。我倒头就睡,不管他。

        天亮十点多,师傅才把作法用的东西全部准备好,坐上老板的丰田车,来到矿山,拉石头的车子上百张,看来生意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