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问责

    更新时间:2018-08-08 05:05:19本章字数:2128字

        “过来……”辗转好久,还是睡不着,想到了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墨尘,估计他从自己出去到现在跪的腿也麻了吧。墨尘迟迟的从地上走过来时,叶凌望了他一眼。

        墨尘果然因为跪的时间太久而差一点失去了知觉了,很不容易的走到了叶凌的身边,墨尘说话几乎是秉着呼吸的,害怕自己的一句话,一声语气就把叶凌给惹生气了。

        叶凌从床上坐起来,抱住墨尘的腰,她想哭了,可是她不能,也不可以哭……苦涩着的眼睛上总是挂着泪水,叶凌抱住墨尘,想缓解一下自己的心情,也是为了不让墨尘看见自己哭泣……

        女尊的天下,女儿有泪不轻弹……这个道理叶凌是知道的,只是至少现在叶凌还是无法的适应它,适应这个社会而已。“吾……的做法是不是太或许残忍了?”叶凌柔着声音问着墨尘。

        墨尘犹豫吧用手抚摸着叶凌的肩膀,他紧绷着神经,还是担心叶凌会惩罚她。“没……魅主……”墨尘牵强的回答,叶凌更加知道了自己的性子了。眼中划过一丝的忧伤,抱着墨尘推他到了床上。

        叶凌是喜欢墨尘抚摸着她的肩膀的感觉。只是这样子,墨尘一直紧张着,叶凌不尽兴啊……不如直接到床上再说好了。墨尘还没反应过来,叶凌就在自己的身上了。

        “奴……”“嘘……别说话。”叶凌轻轻的吻下来,墨尘皱着眉头接受她的吻。这一次没有怒火,没有生气,带着淡淡的女子的清香,带着点点的温柔,她只是轻轻的掠夺着,贪婪着他的味道而已。

        这个时候的叶凌好像一个小孩子,需要一个大人的安慰,只是墨尘不懂叶凌温柔的原因。叶凌抱着墨尘的腰间,和他的皮肤紧紧的贴在一起,感受着他的温度。“墨尘……吾今天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奴知道了……”墨尘苦涩的嗓子的一句话,让叶凌的心头一软了。

        恍惚间,墨尘早就哭了。“吾怎么能不在乎你呢……”叶凌闭着双眼她害怕,看着墨尘她也会哭的。不做任何的事情,叶凌只是抱住墨尘紧紧的不放手……直至叶凌完全睡着了。

        “魅主……”夜雪在门口急促的敲着门。“妹魅主……早朝快要迟到了……魅主,你起来没?”

        被夜雪这么急促的催促着,叶凌忽然想到了自己五十岁的老妈了,一大把年纪了还精神那么的好……眼中多了一丝的柔情。叶凌不急不慢的穿好衣服。

        床边的墨尘还在睡觉,叶凌在他的脑袋上一吻,便满足的离开了。

        清灵国的早朝,南宫叶沐是女皇的。这也是叶凌受伤后的第三个月了。叶凌生龙活虎的,也不能不上朝了。这样……叶凌的清闲日子也就被这么的剥夺了。

        叶凌换好一身散衣,夜雪却看着叶凌紧紧的打量着。“魅主这样不妥的,毕竟是上朝啊,不能就这么的应付吧,会被三大殿主给说的。”

        “吾何时怕过他们了……”叶凌轻哼一声,今天她就这么的穿定了。

        早朝,叶凌来的时候,就迟到了片刻了,大臣们看见叶凌好好的站在朝堂上的时候,有沉思的,有喜悦的,有高兴的,有忧伤的。一切,叶凌都看在了眼中。

        “儿臣参见女皇……”叶凌向台上的女皇拱手行礼,叶沐脸上露出了笑意。“儿臣多久没见女皇,这一次的早朝儿臣来晚了,真是抱歉……”说着叶凌再一次行礼,叶沐则显得开明些,说了一句无碍后,早朝该怎么进行就怎么进行。

        只是叶凌穿着一身的散衣,让大臣们看的着实的不痛快了,早朝是神圣的时刻,这给他们抓住了话题了。“皇上,微臣以为魅主不应该身着散衣来此上朝,再者……魅主前些日子里将三位殿主送过去的男宠给不由分说的杀了,这也是着实的让人不满。”

        叶沐听见台下的大臣纷纷就叶凌说事时,没有特别的生气而是用一种母亲的视角询问着叶凌。“凌儿你对此做何解释?”

        叶沐知道叶凌是一个随性的人,加上性子天生的孤僻,所以很多事情她自有自己的处理的依据,再说了,因为叶沐欠下她的也多,只是叶沐想还,也是还不起的。

        “儿臣对此没有太多的解释,男宠的事是儿臣的家事吧。只是……虽然有三位姐姐的好心,儿臣还是想知道儿臣的家事,为何朝中的大臣会知道呢?”叶凌嘴角一笑,轻言慢语说出来的话,让朝中的大臣一惊。

        这还是叶凌嘛?那个不问世事,什么出现都自己抗着的叶凌吗?“还有……散衣是因为儿臣近日身体还是抱恙的,儿臣知道来早朝应着装的正规,只是……儿臣心有余而力不足……”

        听见叶凌的话,叶沐心里暗暗的笑了,想不到这一次的事情竟然让叶凌的变化那么的大。

        只是朝中的大臣的议论似乎还没有结束了。“魅主性子偏冷,手段凶残……臣以为。”

        话还没有说完,叶凌便打断了大臣的话“所以……在座的各位是觉得吾没有必要来这里上早朝了?还是因为吾的三个好姐姐将吾贬低了?”

        叶凌字字相逼,站在三位殿主身边的大臣气的脸色铁青,只是他们再怎么的议论,似乎都抵不过叶凌的这一张嘴。

        “魅主……你”

        “呵呵……怎么,李大臣,难道吾说的不对?你从为官一来就和叶柔交好,怎么不帮着二殿主说话了,如今站在这里,也是想找我问责嘛?还是想扮演一只老狗,在这里啃骨头?”

        叶凌很有深意的看着他们,朝中的形式,她叶凌即使再怎么荒唐,也不是不知道。这种瞎子都可以看出来的事情,没有必要在说什么了。叶凌本来不喜欢这样的争权斗争的,烦。

        不过,若是有人真的拿着叶凌说什么是非,叶凌还是会优雅的还回去的。有这么一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定还之!”

        “怎么……台下还有谁不满意吾的,不如一起直说好了……”叶凌轻哼一声,手指漫不经心的玩弄着自己的衣服,好像一个散仙一般的洒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