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欠下天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14本章字数:2161字

    好似经过昨天那莫名的举动后,谢承意和乔欢便进入了相敬如宾的状态,那似有若无的所有暧昧与悸动都像是错觉般被二人抛却。

    直到两天后,乔欢接到了Candy的电话……

    “谢承意,”在晚餐时她决定跟谢承意提出她要离开。

    谢承意放下手中的筷子,看向她。

    “多谢你这几天来的照顾,我想明天就要离开了!”

    谢承意轻拭唇角的手一顿,没有马上接着乔欢的话,慢条斯理的轻拭下嘴角,最后放下餐巾,矜贵而优雅,这才说道,“好,需要我派司机送你么?”

    “不……不用了,”乔欢连连摆手,“有人会来接我!”

    “可是盛世华庭不是随随便便的人能够进得来的,你确定那个人能够接得到你?”

    乔欢咬了咬唇,最后还是受下了谢承意的提议。

    第二天,等到乔欢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而谢承意连早饭都没吃就已经去了公司。

    她怔怔的望了一眼上首那个位子,今天空无一人……没有了那个每天对着她说早安的男子。

    “乔小姐,这是少爷让我转交于您的,还说请您务必尽快偿还!”管家在乔欢出神之际上前来,递给了她一个蓝色文件夹。

    乔欢想来这应该便是那个费用清单。

    “这是…”乔欢打开翻阅了单子上列出的清单,脸上的笑意逐渐僵硬。

    一顿早餐一千,午餐三千,晚餐五千,房间使用费十万,服装置办费三十万、、、

    乔欢的嘴角终于忍不住一抽。

    “是的,小姐,”管家还是那么绅士,“公寓内所用的米是是价值千金的胭脂米,水是直接从新西兰空运而来的高山冰泉水,房间里的用品采购的也都是、、、”

    “好了,我会尽快还清的!”乔欢打断管家的话,她怎么感觉到来自管家那深深的恶意!

    “还有先生特别吩咐了、、、请小姐务必把先生的号码存上,以便先生能够随时联系到您,先生说这样能够随时鼓励您努力赚钱早日将债款还清!”

    乔欢深吸了一口气、、、恨恨的将清单上的收债人的电话号码存入手机,然后在那两页清单上分别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

    十月份的京城天气已经逐渐入秋,早上的气温犹其寒凉,不过乔欢在温暖的后车厢是感受不出来的。

    乔欢淡淡的双眼一直在盯着窗外瞧,看过了高楼,行过了大厦,穿过了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掠过了飞飞扬扬的落叶,像是在寻找着令她感觉熟悉的痕迹。

    最后车子驶入了淮水区的阳光天城小区,停在了一栋高楼前。

    乔欢知道,这就是她“以前”的家了,迈下车……目送车子离开,她这才不紧不慢的迈开步子进入高楼。

    出了电梯,在她还没有想好往哪个方向时,身体的惯性便促使她往右边拐去。

    “乔欢?”拐角处突然出来一个妙龄女郎,一袭干练的黑色西装紧身包臀裙,浓眉大眼,烈焰红唇,高挑性感,一头金色浓密的波浪大长发随身摆动,女王气场全开!

    女郎看见乔欢便快速的走了过来,“乔欢,真的是你,你到底去哪了?我都过来好几次了,你都不在。”

    女郎语气有些急,但是难掩其担心的神色。

    乔欢被突来的尖锐声音刺得有些难受,上下迅速的打量了她一眼,然后柔笑道,“先进屋吧。”

    乔欢掏出了一个钥匙扣,上面只有一把钥匙,免去了她还要一一试钥匙的麻烦。

    进屋,女郎便轻车熟路的换下了高跟鞋,把手中的包一放,便坐到了沙发上。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乔欢在给女郎倒水之际开口道。

    “什么事?”女郎声音骤然尖锐起来,“乔欢,你居然问我什么事?你突然给我玩失联失踪,你知道你给我丢下多大的烂摊子吗?”

    “烂摊子?”乔欢放下水。

    “不会吧?乔欢,你该不会忘了你接了《盛世长歌》的角色这事了吧?”女郎瞪大了眼睛,满是不可置信。

    乔欢端起水,握着杯子,垂下眼帘,遮住了眼中的神色,然后轻轻呡了一口水,皱了皱眉,放下水杯之际,扬起习惯性的温软笑容,“Candy,你已经帮我处理好了,不是吗?”

    Candy看着乔欢的面色一愣,怔怔的道,“乔欢,你居然笑了?”

    这回轮到乔欢愣住了,“嗯?”

    “也不是,就是感觉这次回来……嗯,感觉不一样了!”Candy睨了乔欢一眼,不过她也没有深究,转开了话题,“你拍到一半就消失不见,导演气得都嚷嚷着换人,不过最后还是给你将戏份挪到……”

    乔欢看着Candy喋喋的嘴巴,鳖下眉,开口道:“我失忆了!”打断candy的话。

    “什么?”Candy的表情滞住,半晌:“真的失忆了?”

    乔欢微微点头。

    Candy双手交叠,手指一下一下敲在腿上,严肃而沉默。

    “那你现在还记得什么?”

    “我的记忆回到了十三岁!”乔欢脸上带了点小委屈,“所以你能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怎么做吗?”

    果然,Candy看着乔欢一张小脸上此刻略带祁色的可怜小表情,立马化为了心疼,想到伸手去安慰乔欢,似想到什么,收回了半空中的手,开口说道:“我会将你的资料仔细整理一下再给你,你好好熟悉一下!”

    “嗯,谢谢。”乔欢重新挂上了温软的笑容。

    待Candy将一些必要的话交代完,乔欢送走了Candy,她这才有空打量自己失忆前的屋子,两室一厅,不大,但是已经足够了,客厅里面很是简洁,黑白色调,除了必要的物品好似没有多余的物品,连个装饰物都缺乏,左右两间屋子一卧室一书房,同样的简单至极,甚至在她看来是简单得过分,好似这不是一个家,而是一个暂时的落脚点。

    乔欢眉心跳了跳。

    她之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六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为何会出车祸?是意外还是人为?如果是意外为何没有肇事者出现?人为的话到底那又是谁?

    而谢承意又为何对车祸之事前后避而不答?

    还有为何自己的通讯录里除了Candy就再无她人?韩家人呢?她不是和韩家一起出国了吗?但是她又为什么连他们的一个方式都没有?

    她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所有的事情好像都因为自己的失忆变得糟糕至极,她的人生就在不经意间变得诡异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