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回家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1本章字数:2214字

    石柱山,顾名思义,是多不可数的石柱状结构遍布丘陵形成的山峦,甚至蔓延至山脚平原的官道。从南原边境城镇到仓图,必经这条迷宫一般的道路,若非当地熟悉之人引路,异常凶险。

    相传,这是南原老祖宗留下的天然阵法屏障,只是解法早已失传,来去之众多年积毁,倒也能求出一条道,只是如今主要沦为来往民众的阻碍罢了。

    石柱山官道一边几处石柱掩避,从官道上丝毫看不出石柱后的场景。安琦缓缓从一石柱后出来,后面跟着的是飒爽挺拔的安平,还有龇牙咧嘴扭着胳膊晃着脖子的安坤,不时传出几声抽吸,一看就是被“照顾”的很好。

    马车上,布帘打起,马车门口坐着安容,好笑地看着三人,一身竹青的长衫,纹饰简单,少璎珞配饰,不似安琦一头回心髻之妩媚颜色,随意挽起的秀发拢成单螺,那未出阁的女儿需散开的头发半系在背后,利落而沉稳的气质,是与安琦的冷艳娇丽不同的安然。

    “安坤这回该是学乖了。”安容回望着车内的人淡淡笑道。

    “可不见得。”车内人亦是淡淡的回答,却比方才多了一些闲适的味道,“一切可都安顿好了?这几个赖皮猴子也得有人管着,眼看即将入京,你回来我也松快些。”

    “小姐这才几日,便受不了了?可是后悔当初将他两个选出来?”安容调笑说道。

    车内人并未生气,反而是随意的笑笑: “呵呵,可不是后悔了,我若不带他俩在身边,怕是几个人都拦不住他们!”

    安容也是无奈地看着车外几个人笑笑,她们这一行人,两男三女,回到京都,不晓得到时候谁给谁收拾摊子呢。

    安琦瞧见安容正和车内人说话,快走几个步子走近马车,仰着下巴抱着双臂向车里人道:“红叶可满意?安坤这番怕是两旬内不敢跟你玩笑了,啧啧啧,安容你可没瞧见刚才安坤那小脸皱的……难看到天怒人怨!”

    “你们兄友弟恭,和气团结,我如何不满意?好了,既然安容已经回来了,咱们抓紧上路,虽说石柱山地貌复杂,难保没有高人出现,咱们守了一天了也该挪个地方了。”

    车中的“小姐”眯着眼睛说道,似乎靠着马车依然不适,索性躺下,马车够宽,即使安琦也上来空间也是足足够的。“对了,过了石柱山,‘红叶’就留下了,马车上只有小姐。”

    安容摇摇头冲着安琦指指那眯着眼睛的“小姐”,无奈笑笑,安琦朱唇浅勾,正色点点头。不一会,一行人车马轮动便又启程出发了,向着京都。

    青风马脚程极快,因马蹄疾飞鬃毛带青故称青风,但并非纯种,乃白凤马与蓝翎马杂交而成,得马行千里如风方可称青风马,万里挑一,只可偶遇,若非快骑不可见青色,因此虽为混种之马也是有价无市,千金难求。

    南原国地处正南方,白云山、仓图以东,由白云山发出二条生命河之一的平淮河 擦边而过。平淮河由白云山脚下自西向东,经大陆中心赤鬼林过,发洛锡河入南原向东南,一路向东流入东临,因而南原湿润而少洪涝;比起两条生命河共同滋养的东临更加富饶。

    京都乃南原三代皇城驻地,位于南原国正中,有洛锡河主干通过,水路四通,物资丰富,来往贸易通达,东北往南斜形金琦山脉形成天然地理屏障,占尽天时地利,南原国祖先皇帝曾多次命人计算风水轮回,方才把龙头落地于此。而京都如今也堪称南原最繁华昌盛的城市了。

    五人之车尚未到围城之墙,位于城郊十里之外的城镇乡野却也是热闹非凡了。适逢赶集之日,石砌街道两边人头攒动,摊铺密集而有序,叫卖声和来往还价、交易的声音此起彼伏。硕大的马车在此时路过必然显得甚是突兀,安平放慢车速,恭敬对车中人问道:“小姐,可要从集市中借道?”

    马车中随即响起清冽的声音:“从何处走都无妨,万万不可耽误今日进京时辰,市集便不走了吧。另外,安坤,到乔二娘的饼摊上稍上几个葱饼,安平,将马解一匹给他,买完饼后你便直接进京到府上即可。”

    车外二人齐齐应是,马车在集市外停顿半晌,一抹青色身影纵马而去,而马车则绕开了集市从小镇一边辅道取径而行。车外集市的热闹劲儿越来越远,安容的眉头却没有松解,安琦盯着斜卧的窈窕身影若有所思。

    车内无毫厘熏香,只一捧茉莉花绽开,芬芳朴素,似那小憩的身影,如玉,耐琢。

    除外赶集的小镇,京都城门口,如今也是一派盛况。传因二皇子不日将回京,为保障二皇子安全,出入京城人士必须接受羽林卫检查,无论人货,不可藏私;此外,京都城内羽林卫五里一岗轮番巡逻,既是警戒,也是维安。

    而在京都超大流量的贸易来往下,京都城门口形成了百米长龙的壮观景象。安平驾驶着马车,没有下车,慢速之下却稳稳地驭住马,和前方人马保持着恰当的距离,不禁引得周围人侧目。

    待马车靠近城门,车外和车内之人方才看清城门口的情况,守城羽林卫统领带着若干将士逐一排开对入城和出城之人进行搜身验货,出入分为两边,各不干扰。撩起车窗布帘的安容看着那名统领唤出几名手脚干练的挽髻妇女,不由得对车内人赞道:“此将倒不失为一玲珑之人。”

    车内主位上那双闭着的眼眸懒懒张开,顺着安容让开的车窗看去,唇角浅弯,道:“夏侯氏长孙,单名一个羽字。能在此处安职还有这份心性,的确玲珑。安琦,不知他的容貌可配得上你一颗消骨丸?”白色的倩影转向安琦。

    “此番头脑还被人下了三叠怕也当不起你和安容的玲珑二字,我们安家的玲珑可比他强多了。不过嘛,瞧着这容貌,倒也值半颗消骨丸。”安琦仔仔细细打量了不远处站着地守卫将领,认真算计着自己的评估。

    三个女子话刚落,夏侯羽便带着两个女子到马车前站定,向安平一个简单的问礼,道:“壮士有礼,我等奉命查验来往人员货物,若车上有贵府女眷,容两位姑姑验查一查。”

    安平答礼不答话。只听车内传来一道冷艳的声音:“我家小姐体弱,怕不能下车查验了,还请将军包涵,可否请两位姑姑上车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