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院子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1本章字数:2630字

    “璃儿,我早些时候已经给你父亲传书了,让他早日回京都,你既然回来了,那外面的刀枪棍棒阴谋暗算就不要理了,给你父亲处理去!”司寇准端着调调道。

    司寇璃给司寇准添上热茶,挑去散落的几篇茶叶,然后才在司寇准期许的闪亮眼光中淡淡笑道:“爷爷,父亲可能回不来了,我回来之前也给他传书了,请他帮我去找几味药,因为事情紧急,他刻意嘱咐我先向您赔罪!”

    司寇准脸黑了一半,这是谁的安排,不能更清楚了,可随即,表情又凝结为沉重的担忧。司寇璃看着司寇准的变化,只伸手握紧了那扶着手杖的手说:“爷爷,我答应过您的,我都做到了,您看,我现在也好好的……”

    “你还好意思说!现在是好好的,你当你爷爷真的老得啥都不知道啊!前几年也不知道是谁差点死在别人手里,要不是小坤机灵来找我,我还被你这个没良心的丫头蒙在鼓里!”

    说起司寇璃的惊险事件司寇准就气急的跳脚,当初要不是安坤小子暗中带他去见他的璃儿,他还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这些年的,那样刀口舔血的生活,她醒了之后竟然还笑着对他说,爷爷,我现在很厉害了……

    后来他真的领教到她的厉害,被人打包送回将军府,一夜之间她在的据点完全夷为平地,人去无踪,他拿她没有办法,只有她主动联系才能知道她的消息,而显然,他那不成器的儿子也拿她没办法。

    “爷爷,陈年旧事就别提了,也别生气了爷爷,对身体不好。父亲那边着实不能回来,我回京都就不走了,陪您养老不好吗?我可是难得回来一次,您难道还要撵我不成?”

    “哎,我是真拿你这个丫头没办法了,当初就不该放你出去。”司寇准叹气道,“丫头,你老实告诉爷爷,你这次回来是怎么打算的?”

    “爷爷您放心,需要你这位镇国将军和那两万骑兵出马的时候璃儿不会客气。眼下,咱们司寇将军府只要做好该做的就行。”司寇璃小嘬一口茶,抿嘴笑道。

    司寇准听到这儿,方才放了心,这两万骑兵原本就是为了有一天司寇将军府及跟着司寇准的一干武将可全身而退准备的,司寇璃早年说精兵 要用在刀刃上,不可轻易洒了血,他方才没有动,允许她筹谋一切,等到有朝一日让司寇家安然隐退。有了她这回复,也知晓了她一直未将司寇家的精兵放诸脑后,只要不是自损伤敌,他便不必如此担心。

    “千万记得自己的话呀,璃儿,爷爷老了是不如你们能拼,可司寇家永远不只你一个人,我和你爹虽然多有掣肘,不过护住这镇国将军府还是绰绰有余的,知道吗?”司寇准郑重的说道,看着司寇璃的眼神,是坚定的立场。

    司寇璃也郑重地点点头,轻轻挪开司寇准面前的茶杯,道:“爷爷,茶都凉了,我给您换一杯。”

    “不用了,这暗室里本就不是用来品茗闲谈的。最近正值多事之秋,二皇子名声高涨,到处传言四起,你刚刚回京都,纵然消息再通,之后多方接触也要事事小心。司寇将军府如今还护得住一个撒泼的孙女儿,你在外面可千万别给我丢脸!”

    “是,璃儿明白!”司寇璃恭敬地说道。

    “你这丫头呀!刚才那两个丫头便是安容、安琦?瞧着很不错的,若真是和坤小子同出一脉,必定不会弱到哪去,前两天坤小子 带着葱饼回来我便给他安排了,亏你还记得我好这一口……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就跟阿禄说,你多年没回来,也不知道如今府里的安排你中不中意。”

    司寇璃搀扶着司寇准走出暗室,听着耳边殷切唠叨的话语,感觉甚是温暖。

    “爷爷放心,一切照旧便是最好。安容此前必然已经看过了,要是还有什么需要的我就去找禄伯。”

    爷孙二人从祠堂出来,安琦和安容便上前问安自报姓名,低着眉眼悄然打量这位司寇家的老将,铮铮风骨,坦然豁达之气,没有浴血沙场的杀伐之气,倒多了令人敬畏的运筹乾坤洪武的深沉。如果不是司寇璃,怕是她俩要近身都需要一点功夫,自然,在一甲子的内力面前也是讨不到什么好处的。

    司寇准也在打量这两位孙女的左膀右臂,泰然处之、不卑不亢,收了内力后一番掩饰倒看着与普通丫鬟别无二样,若非璃儿事先告知,怕是他也看不出。安容此前易容成老妪来府,如今瞧着甚是顺眼,璃儿的人,自然不能差,能收敛至此,实战想来也不弱。相貌身量也是可以过眼的,只是这紫衣的叫安琦小丫头略微显得娇气了些,罢了,既然璃儿挑来放在身边,定有她的道理。

    “璃儿,真不需要爷爷再给你派几个丫头?就这两个丫头,爷爷怎么看都不放心呀!”司寇准皱眉担心说道,拄着拐杖站如青松。

    司寇璃笑笑,看看两个还躬着腰没有起身的丫头,爷爷这旁敲侧击的,真幼稚啊,心中却踏实的暖了好久。

    “爷爷,放心吧,她们两个一直跟着我,会照顾好我的,”司寇璃笑道:“您要是实在不放心,改天我把安坤也调到跟前,行吗?”

    司寇准听到安坤二字便来了精神,低头思虑的安琦安容则互相对视一眼,嘴角轻扯,抬头一看,果然见到司寇璃挑眉看她俩。

    “这个不错!就这样说好了,爷爷就看着那小子放心啊,人机灵,功夫也不错。”司寇准点头论道,言罢才开口让安琦和安容免礼起身,没有言词赞叹,但是对她俩的眼神却多了几分肯定。

    司寇璃跟司寇准再三保证后,在两个丫头的引导下回到了自己的院落,时隔十二年,再一次走上这不算熟悉的路,一草一木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当初为了让她修习司寇家的枪法,特地在花园中心的荷池中打上梅花桩,那个时候才三岁不到,又初学轻功,每日都在这池子里练习两个时辰,只可惜,她还没来得及摸到司寇家的银枪,就离开了京都。如今残秋残荷,那几个梅花桩还留在那,银枪却是来不及学了。

    荷池周围都是她喜爱的美人柳,周围长廊顶朱瓦青萝,甚是繁茂,长廊一路通到她的院子。两个丫头在距离院门三丈之处便行礼退下,只剩下主仆三人。

    司寇璃带着二人走到心形的院门口,两旁紫萝垂下,修剪地可爱怡人,稍微挡住了上面的匾额“捧月阁”几个字,这三个字还是当初自己写的,笔迹略显稚嫩,原本是母亲还在府中的时候取得院名,并题了字,后来自己得识笔墨便恣意换下了。

    司寇璃低头扶额笑笑,故地重游回忆扰人,七情六欲真可怕啊,没有办法,她甘之如饴。院内的东西倒是安置的颇为简洁,一片方位考究的翠竹林,掩映着内里袖珍的楼宇。竹林中只一条梅桩小道,曲径通幽。

    安琦和安容跟在司寇璃身后,亦步亦趋,将步法谨记在心。到院落门口,再回头一看,四处青色如一,哪还能看出入口所在。再看这楼宇,说是阁楼,亦非阁楼,平地而起的一层小筑上层是一方巨型凉亭,下层中主室、厢房、小厨、药庐等一应俱全,上层的凉亭中遍布各类茉莉花种,馥郁喷鼻,从上环视周围,可览尽整个院落,且所有亭口均用镂空花案隔挡开,好不精美……

    这番司寇璃回到将军府修整安歇,那边夏侯羽对自己如今的情况是瞠目结舌。跟司寇璃分别之后,出乎司寇璃预期的,夏侯羽并没有回丞相府,而是直接去了京都深巷中一个小医 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