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设计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1本章字数:2166字

    假山花园从筑造特点上来说是一进一出,凡是进了园子的人,最后必然只能从一个出口出来,或者原路返回。和司寇璃单向进出一道的院落不同的是,园子四周除了清冽的水潭,湖边还排布着羽林卫。

    因而司寇璃根据事先调查的路线,径直选择了假山花园,当然,也因为目标在此。跟随的婢子瞧见司寇璃及安容进入花园区域,便不再跟随,假山花园多假山,路径复杂多变,从外围绕湖到出口处,反而更加近便。随从侍者大多在外等候。

    漫步绕过瀑布,安容跟随司寇璃在一矮石上暂歇,等待后面的人出现。

    “三…二…一!”司寇璃挑眉冲安容咧嘴笑,一瞧见转过瀑布的黛蓝身影立刻迅即抚罗帕半掩面。

    “姑娘有礼。请问姑娘适才是否掉了一个发簪?”一少年绕过瀑布,步态轻盈,丝毫不掩饰习武体质,但举动之中沉静自在,全不像刻意跟在她们后面的人。

    黛蓝的长袍被赤色四爪蟒纹腰带拦腰圈着,勾勒出少年挺拔的身材,略显稚嫩的脸庞难掩灵气,未及冠而半散披着如墨般的头发,顶上发丝攒成一半马髻,依旧是蟒纹的银环,碧玉青簪加持。

    少年礼问却未行礼,只作常人问候谦逊的形式,也没有拿出玉簪,就这样正对着司寇璃,等待着她的回答。

    司寇璃在他现身时便由安容扶着缓缓起身,低头回了礼,听到问话后抬起纤手拂过发髻,再瞧瞧安容,安容点点头,司寇璃低身又是一礼,道:“敢问四皇子,是否是一个水晶粉菊的金簪?”

    四皇子意外,但仅迟疑了一瞬便从腰间取出了金簪,双手呈上,说:“小姐所言属实,此簪物归原主。不过,敢问小姐出自哪位大人府上,怎识得我的身份?”

    安容正想上前接过簪子,司寇璃轻轻抬手无声阻止,顺势接下金簪,再递给安容。又向四皇子恭敬地行了一个君臣正礼,道:“臣女司寇璃拜见四皇子殿下……”

    “原来是老将军府上的璃姐姐!姐姐快请起,姐姐离京十余载,多年来可还安好?”四皇子一听到司寇璃自报家门,当即卸了防备,喜笑颜开。

    司寇璃与安容起身,浅笑回答道:“谢四皇子关心,一切安好!看四皇子如今仪表堂堂,文武功课定然十分出色了。方才多亏了四皇子替璃拾到了金簪,这个金簪是方才皇后娘娘赏赐,估计着是刚才咳嗽时不小心落下了,不然头日受恩便负恩,璃怕是要负荆请罪了。”

    四皇子调笑道:“原来是今日母后赏赐,那姐姐可千万要收好了,莫再落下。以前有二哥帮你捡吊坠,如今轮到我帮你拾金簪,不晓得下回又是谁帮你捡着东西,哈哈哈……”

    “四皇子莫打趣璃,正因为璃总是疏漏,如今爷爷锁着母亲遗物不让我瞧,这回回来,怕是要费上一番功夫才能得到恩准。”司寇璃赧笑。

    “放心吧,我既不会把你今日丢金簪之事告诉老将军,也不会告诉母后的!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刚刚你是如何认出我的身份的?虽说有蟒袍加身,但皇宫里尚有大皇兄和六弟,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四皇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装扮,追问道。

    司寇璃笑道:“皇宫里如今除了四皇子,大皇子已行加冠礼,着装发饰定然与陛下迥异,而六皇子嘛,传闻六皇子生性活泼,气势如虹,与其胞妹七公主相似。而听闻四皇子如今与其姐三公主脾性相似……恰好方才璃拜见皇后娘娘时三公主与七公主都在席位上,这样一比较,自然再分明不过……”

    四皇子默了半晌,顺着司寇璃的话回忆了一番七公主的品行,恍然大悟,正想大笑又立刻压住了声音:“璃姐姐!你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爱玩!方才见你如此婉约,还忐忑你是否是养病了这十余年把性子磨顺了,感情是藏着掖着呢!。”最后笑得时候四皇子还是没忍住,不过还好声音不大,被瀑布掩去了。

    “四皇子谬赞,璃不过是说了实话而已……”司寇璃无奈道,“倒是四皇子,为何此时在皇后园子之中?”

    “姐姐一切如故便是最好的……我如今在此处练习阵法之术, 母后担心伤到他人,为让我顺利学习,便将此处借给我了,只是今日我来的早了一些,刚刚看到你,不晓得哪家陌生的小姐,既担心唐突,又怕你误入我设定的阵法,便在远处随行。没想到是姐姐回来了。”

    “原来如此,四皇子如此勤奋,来日必然大成。”

    “珷还差得远呢……”四皇子宇文珷略低下了头,似是对自己说。

    “对了,听闻二皇子殿下被帝师寻回,不日将回到京都,传言可属实?”司寇璃打断宇文珷的冥想,问道。

    “没错!母后一月前便在着手准备皇子府邸,想必最近几日便要到了,只是二哥由帝师暗中护送,无人知晓二哥和帝师何时到达何地,不过,自然是平安到达京都便是最好的。二哥这些年想必也受了不少苦……”

    “……”司寇璃望着自己面前这个毫无掩饰的少年,嘴角翘起,看来,这十年,风云变化,但这皇宫中,有的东西还是能够幸存的。这金笼之中,对宇文玚的回归,最真诚的欢迎与期待的,怕就是宇文珷了吧。

    最终司寇璃与安容顺着原路返回,恰好遇到了准备进园子寻她主仆二人的婢子们。

    “璃小姐可有什么不适?奴婢们见小姐许久未过园子,正准备进园子接小姐。”三个婢子齐齐行礼,领头的婢子回话道。

    安容上扶着司寇璃上前一步,淡然道:“劳烦各位了,我与安容本想就在园子里歇歇,没想到乱了方向,许久才找到原路得以返回,劳各位姑姑久等了。”

    “不敢!是奴婢们服侍不周,竟忘了这个园子已经改造成阵法,幸而今日未瞧见四皇子在此处启动阵法,小姐无事便好。可否让奴婢们送璃小姐回凤鸾宫,出来许久,皇后娘娘怕是还在担心着小姐的情况……”

    “我也是此意,不敢让皇后娘娘挂心,还请各位姑姑引路!”

    几个宫人领着司寇璃沿着湖边石路抄近道往凤鸾宫方向走去,片刻后,这湖畔四周只剩下羽林卫,假山之中也传来了石动树移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