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鹣鲽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1本章字数:2389字

    “司寇府派人来奏,璃丫头已经醒了,只是此次发病来势汹汹,怕要再修养半月方能出府。”皇帝淡淡说道,温和的语气中,暗藏着一股责备的味道。

    “醒了便好,璃儿才回京便造如此波折,只怪当时未曾留得下胡太医,让璃儿多受了着这些苦。”皇后回应道。

    “胡太医进宫后可替她诊了脉?”

    “是,胡太医当着众公主小姐的面未曾说得绝对,但意思也有八分清楚了,璃儿虽然仰仗着三水神医妙药控制着病情,但本元积毁,且病因不明,要想复原是难上加难,何况璃儿当日晚膳用过茶水膳食后突然发病,臣妾瞧着那情形,的确是比十三年前更为严重了。”皇后一一描述着当日的情形。

    “哦?”皇帝停下了动作,沉思片刻,说道:“看来璃丫头这病是等不起了,虽然三水先生已经是现世妙手,却也拿此症无法,帝师回京在即,届时可请帝师给那丫头看看,或许能有回天之法。”

    “陛下说的是。说到帝师回京,二皇子回京后的府邸我已经准备好了,是之前俪妃的宫殿,主殿并未改动,只是在偏殿处增添了一个寝殿,装饰摆设分毫未动,想着若是二皇子还回来后有什么需要再行修改。”

    “俪妃的永恩宫?”皇帝问道。

    “是。”

    “……”皇帝沉默,像是回想起什么一样,半晌继续说道:“你有心了,打理这偌大的后宫还能考虑到这样的细枝末节,老二会喜欢的,如此甚好,剩下的就让他自己去处理吧,劳皇后费心了。”

    “为君分忧是臣妾的本分。此外七公主的琴师告假回齐山了,臣妾想着,近日七公主的琴课便安排着同玥儿一起上可好。”皇后试探地询问着。

    “皇后能此番不介意嫡庶之分照看珍儿,可乃南原皇室之福,只是长幼尊卑不可废,即使同师,也断不可一例处之,其他便由皇后多费心了。”皇帝展眉笑道。

    “是,臣妾明白。陛下无其他事则,臣妾便不打扰陛下批阅折子了。”皇后恭身道,抬头瞧见皇帝冲她挥了挥手,俯身退后一步,转身出了泰安殿,身后皇帝神色如何,她也瞧不真切了。

    司寇璃昏睡这几日,司寇将军府上都是一派紧张肃穆的神色,整个府邸紧闭着大门都能让路过的人感受到绝低的气压,文武百官,不论是与司寇准交好的友人、学生、曾经的部下,还是泛泛之交的其他官友,都识趣得没有来打扰。但如今,司寇已经醒过来了,那就另作别论了。

    自那日早朝司寇将军府的请安折子送到泰安殿起,即日下朝之后,司寇将军府便受到了一波波探望拜访者的轰炸,当然司寇准全都替司寇璃挡下了,直到慕容茹出现。

    “司寇爷爷!司寇爷爷!”慕容茹一进将军府就直往司寇准的书房跑去,一边跑一边喊着。

    听到这个声音,司寇准脑袋一阵摇晃,原本聚精会神思考如何打发来访人员的严肃表情,瞬间哭笑不得,刚准备起身关门,就看到一抹鹅黄色的身影飞奔到了自个儿眼前:“哟喂,你这个疯丫头!我这把老骨头都要被你吓散架了!”

    一下子扑进来的慕容茹没想到司寇准竟然就坐在旁边,也吓了一条,一双黝黑的大眼睛瞪得老大,一张甜美的小脸惊吓不足瞬目又转换成平时经典讨喜的笑脸。豆蔻年华的少女举手投足都洋溢着灵气与活力,一头乌黑的青丝简单的结成团用银簪别住,剩余的头发披散肩上,好不随意。

    “你爹要是知道你又这么疯,到时候挨板子可别来求我!”司寇准没好气地说道。

    “嘻嘻,司寇爷爷,今天我可不是偷偷跑出来的,是爹爹让我来的哦!”慕容茹咧嘴笑着说,好不神气。

    “你爹让你来的?来做什么?可不是来看海小子吧……”司寇准扯出意味深长的笑。

    “司寇爷爷!你再乱说我可要把你的茶壶都藏起来了!”慕容茹红着脸抢白道,忸怩半天继续说着今天的任务:“父亲说璃姐姐好容易回来又病了,前日不便打扰,现在醒了,让茹儿来陪姐姐说说话,散散心……”慕容茹说道后面越发认真。

    “父亲常跟茹儿讲璃姐姐的故事,希望茹儿也能有璃姐姐几分魄力,茹儿一直很想见见璃姐姐!”

    司寇准默,不知道这个慕容青山又给这丫头说了啥:“你父亲都跟你讲了什么?”

    慕容茹带着一丝崇拜说:“父亲说,璃姐姐五岁的时候便是京都的一霸了!连二皇子当年都打不过她!”

    司寇准默默汗……果然,这个慕容青山,简直就是个狂热的武痴!总是把女儿扔到司寇家给他训练不说,还这么……把他的乖孙女讲得这么粗鲁!

    “璃儿大病初愈,怕是不能跟你一起出府,不过你去看看她也好,陪她说会儿话也是好的,璃儿回京都以来,还未结交些朋友……不过丫头,你可别在她面前说什么京都一霸,什么打架什么的!不然……”司寇准转念想想,在多番跟慕容茹提醒之后还是允许她去看望司寇璃,他也是希望自己的孙女能有属于她这样少女年纪该有的普通生活,能有慕容丫头的三分天真也是好的……

    此时的司寇璃,正举着一本书在院子里的石几处阅览,方读到尽兴之处,只听到翠竹林中阵法启动的声音,眼神示意安琦后继续看书。

    不一会儿,安琦破了阵,领着一个灰头土脸的小丫头回到园子里。

    “小姐。”安琦松开提着这黄衣小丫头腰带的手,向司寇璃复命道:“幸好这丫头会些拳脚,不然怕是要借小姐的衣服用用了。”

    司寇璃放下手中的书簿,缓缓开口道:“安容,冲一些糖水来,这丫头怕是也吓着了。”转头看看正在擦拭安息的安琦,无奈斥道:“安琦,以后可尽量少亮你的安息,这翠竹都要被你伐尽了。”

    安琦陪笑道:“嘿嘿,哪有,我就是帮那些参差不齐的修理了一下,可小心着……”

    司寇璃摇摇头,这才将目光转到依旧摊在地上惊吓未定的慕容茹,方才还是衣衫齐整笑颜如花,这番全身散乱着泥土和落叶,发髻也半散着。

    安容这时候端上了糖水,想着将慕容茹扶起坐着,安琦看着开口劝阻道:“还是先别扶她了,刚刚我要是晚去一步,这丫头一只眼睛就要没了,吓得不轻,索性就这样给她喝下吧,先定个神。”安容忍俊不禁,只得就着半蹲给慕容茹喂下一点糖水。心里想着,这丫头不仅有点拳脚,这样惊吓倒也还有点神识,只是吓懵了,没有晕过去。

    “可能说话了?”司寇璃瞧着慕容茹双眼稍稍聚焦回神了,便示意安容将她扶起坐着。

    慕容茹微微点头,自己端着糖水又喝了几口,长吸了几口气,手也逐渐没那么哆嗦了。

    “还是我先问吧,”司寇璃无奈道:“你可是慕容?慕容青山之女,慕容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