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认错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2本章字数:2493字

    “请红叶姑娘留步!”一华服健壮男子抬手喊道,见红叶脚步停下,继续说道:“在下久闻红叶姑娘倾城舞姿,慕名而来,今夜得见方知姑娘舞技名不虚传,只是……”

    红叶虽停步,但并未转身。场中多数人乃京都本地百姓或者隐匿的官员等,仅少数,例如这个形貌陌生、大胆放言之人是外城来客,而此时大家都凝神听着此人说话,似好奇,似害怕……

    壮汉卖了个关子,见吊够了众人的胃口,仿若享受着大家关注目光似的,继续道:“只是未曾见得姑娘真颜,姑娘舞技杜绝,想必容貌亦如是,何不摘下那劳什子面具,让我等能一睹姑娘倾城之姿……”华服壮汉颇为得意骄傲的说着,未曾注意到四周众人陡然睁大的眼睛,不知觉中,大家迅速退离华服壮汉周边。

    壮汉至此也发现有所异样,大家看他的眼神,已经不只是好奇,那远离他的态势,分明是一副想要置身事外的样子。心中不忿,这烟雨楼还能吃人不成!

    壮汉半天没听到红叶的回答,又有所不平,态度一转,激将道:“呵呵,难不成,面具之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呵呵呵……”红叶低声浅笑,仍然没有转身,随即抬步顺着台阶走下了基台。壮汉纳闷片刻,正欲出声喝止问个究竟,一侍童走到他跟前,行礼道:“公子有礼,承蒙公子抬爱,红叶姑娘请公子到雅阁一叙。”

    壮汉瞬间薄怒转笑,得意说道:“哦?那请引路吧!”

    一旁观者想出手劝阻,被侍童一个眼神无声威慑伫立在原地,其他人见状也只能不鸣一言。大家心里都已认定,此人,已经是死人了……

    壮汉随着侍童往烟雨楼后院走去,与前堂不同的是,三楼四楼的雅阁需要从后院方可上楼,后院设有阵法,普通人若是闹事则再出不了烟雨楼的大门。若是高手,必有所短,拿得住便是命脉,烟雨楼也丝毫不担心。

    众人见壮汉被带走,也各自散去,心里都对壮汉扼腕哀叹,看那男子一身华服,没想到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莽撞行事的傻子.又或者是心存歹意,如此便死有余辜了,惹上烟雨楼,到如今京都之中尚未见到能在烟雨楼闹事后还可安然抽身之人。

    虽说烟雨楼在京都久负盛名,但同样也令人唏嘘恐惧。烟雨楼中除却头牌红叶之外,尚有按东南西北四方二十八星宿命名的二十八位才女,传闻她们因各种不为人知的原因流落在此,自愿入烟雨楼卖艺,受烟雨楼的背后老板“玉玦”所庇护。

    因这些才女同时又极为美貌,不论是清淡出尘的还是美艳销魂的,各式风格独一无二,气质才学等一概不输给京都的大家闺秀。尽管身处烟雨楼这鱼龙混杂之地却也不谄媚讨喜,自重泰然,由此,免不得受一些居心叵测、包藏祸心之徒的惦记。自烟雨楼建立之处,此等事故频发不鲜。

    烟雨楼营业一月时,有一看客趁着人多眼杂,妄图轻薄舞完长剑下台的北女,后也是这番被侍童请走,从此,京都之中再也没有见过此人.

    此后几月,这样的事还发生了几起,最后惊动了官府,府衙带人来查验楼阁之时,红叶带头全员撤出烟雨楼,在街上安分等待,当时烟雨楼二十九美共同出现的场景还被画师所记录下来,流传乡野。只是众人没想到的是,官府没有找到一丝可疑的线索,二十九美同时亮相有多引人注意,府衙当时丢的脸就有多大。

    捕头临走时,红叶说了一句话:“辛苦各位官爷,劳各位向齐大人带话,秋来风大,望齐大人能坐得稳些。”两月之后,当时的府衙齐赫便由于收受贿赂被收押入狱了。

    自此,烟雨楼无形中对人的威慑力陡升。还有一次,一个外地客人在大堂中醉酒后闹事,妄图轻薄正在表演的艺伎,当场被侍童打晕扛去后院。结果如何,无人可知,当时侍童一本正经无比镇定的说:这位客人喝醉了,带他下去稍作休息。当然,也每人敢主动询问那人是否休息好离开了……

    红叶从后院的楼梯上了三楼,约五丈长直线的通道后是一个转角,红叶的专属雅阁便在此处,她不喜高深,三楼相对来说更加方便。

    红叶站在转角处,背靠墙壁,等候着来人。

    转角处出现一角衣摆,红叶手持短匕“夭鱼”,左手迅疾侧摆猛攻其面,被对方稳稳格挡拦下,随即几乎同一时间抬右膝攻其下盘,没想到对方格挡匕首的右手未退,转而猛抓束缚红叶左手横在她颈上,且左手也轻而易举便拦下她的膝顶,男子左手以掌拦住她的膝头,瞬时间转向往下,大掌握住她的小腿,用力推向她的胸前,逼得红叶右手护前与其对抗。

    手脚受到压制,红叶便放弃了反抗,勾勾嘴角笑道:“公子破阵,一路跟随红叶到此处,是在二楼隔间仍没有欣赏够红叶的舞姿么?”

    “你不认识我?”男子说。红叶皱眉,没有答话。

    男子一双冷冽的双眼直直盯住红叶的眼睛,最终落至那碍眼的面具上,红叶没有反抗,他便松了左手,右手不动,左手上抬,想要摘掉那面具。

    红叶见状,右手迅速反应抬起,想要阻止,转眼瞥到男子警告的眼神,不得不再一次垂下了右手,任凭他取下那红色面具……

    摘下面具的瞬间,男子右手微松,红叶乘机挣脱,一个横扫转身后退,脱离了压制范围,带着薄怒说道:“公子如今可看清?我可是你认识的人?”

    男子浅笑道,有些松快,也有些苦涩:“你不是她,她没有你这般的倾城容颜,更不会在临敌时退后……”哪怕命悬一线,都不会退后一步,咬牙或血吞都不曾弱过气势,她是那样的倔强,不肯给自己退路。

    “公子认清了便好!料想公子也有难言之隐,与那轻薄无礼之徒不同,红叶今日便不追究了。若无事,红叶便告退了,还希望公子日后勿再如此。”红叶语气不忿傲气地说道,转身便要回房,忽而听得声音传来。

    “红叶姑娘,家父生辰即到,不知红叶姑娘可否赏脸到府上献舞,在下必定重谢,也弥补今日唐突之过。”白衣男子轻声道。

    “谢公子抬爱,红叶从来不在外献舞,这是烟雨楼的规矩,也是红叶的规矩,请见谅!”言罢真是头也不回的离开,开门,进房。

    白衣男子望着那观赏的房门,久久凝视,最后萧然离去。

    烟雨楼外,安远看到飞身而出的宇文玚,上前恭身行礼道:“公子,如何?”

    宇文玚摇摇头,说道:“却是长得像罢了。”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插柳,来日定可见分晓。他将她亲手沉下寒潭,那,就是最后一面了吧,当时她一直闭着双眼,他没能看到她最后的眼神,应该是恨他的吧。

    “老爷和师傅可有说什么?”宇文玚问。

    飞鹰回答道:“白老仅和老爷见过一面后便离开;老爷见我顶替公子,并未有任何言语,但,肯定也是看出来了的。”

    宇文玚点点头,说道:“今后这烟雨楼的消息,你单独列情报给我便可。”

    “是!”飞鹰道。

    随即主仆二人便消失在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