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商量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2本章字数:2435字

    司寇准在一旁默默地听着司寇璃说着,表情严肃,不时会点点头,待到司寇璃说完,起身走到二人身边,抬手拍拍司寇海的肩膀,释然一笑说道:“璃儿说得没错,阿海,我这老头在这京都中瞻前顾后这些年,想的到不如璃儿清楚,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时代了,相信璃儿吧,司寇府退了这么多年,也算仁至义尽了。你和阿真,总有一日要回归族谱的。”

    “嗯,奴才明白小姐的意思了!”司寇海沉思半晌,认真说道:“不论何时何地,司寇海永远是司寇海,奴才只想向老爷和小姐传达此意。”

    “嗯,很好。”司寇璃点头说道,“这才是我司寇家的人。”

    “谢谢老爷和小姐,奴才先告退。”司寇海此刻酣然无比,司寇璃的一席话,卸下了他这些年来自己给自己的负担和使命。

    是啊,他们是家人,曾经他背负着报恩的想法现在看来是如此肤浅,为真正的亲人拼尽一切,应该是满足,是快乐,而不是负担。

    司寇准回到位置上坐下,司寇璃将茶盏分别端到他和自己茶几上放下,入座,说道:“爷爷,这么急叫我过来,是否今日入宫发生了什么?”

    司寇准方才松下的眉头,再一次皱起,思量许久,浅饮一口茶,开口说道:“今日二皇子回京,一切都好,只是,皇城上庆典之后,皇帝单独跟我提起了几件事。”

    “哦,何事?”司寇璃问道,帝师确已回京,除开自己的事,司寇璃实在想不到皇帝还会谋划什么。

    “皇帝说,帝师游历天下,还带回了几种民间古方,待你进宫之时便可与你诊脉,或许能有回春之法;还有,皇帝提到了你的亲事……”司寇准注意着司寇璃的反应,瞧她并未有所抵触,方才继续说道:“皇帝知晓当年咱们司寇府与宁王府结亲之事,但认为宁王府如今正房已无人可与你相配,便跟我提了一下,你三年前已及笄,如今正值婚配年龄……”

    “皇帝可有说中意哪几家?”司寇璃淡淡问道。

    司寇准摇摇头,说道:“正是没有说,爷爷才觉得担忧,皇帝如今的想法不如过去好猜,伴君如伴虎,若是哪日他临时起意,咱们才是骑虎难下。”

    司寇璃思忖半刻,手指在茶几上轻轻有一下没一下的叩着,司寇准看着她,没再说话,等着她的回答。

    半晌,她才开口说道:“皇帝自当年天象局命定我为‘惑君星’,一日不想除去我,奈何天象局本为邪门歪道,从来上不得台面,不为百姓所承认,这些年皇帝暗中也动了不少手脚。当年先皇赐给司寇府的两件圣物,如今却成了司寇府的催命符。”

    司寇璃端起茶杯,轻轻拂开零星的茶末,小品一口,展颜继续说道:“爷爷,帝师带回的东西,我基本知道是什么了,不论真假,皇帝无非想以此牵制司寇府而已;至于婚配,一石二鸟的把戏,只不过,到时候怕不能如他的愿了。此事我会注意的,爷爷安心。”

    司寇璃安慰司寇准道,司寇准点点头:“嗯,爷爷知道当年焱小子遭难,你很是伤心,但宁王府这门亲事是结不成了,哎……但咱们司寇家掌上明珠的婚事也不能就这么任人摆布!爷爷晓得你心里有谱,提前告诉你一声,也能让你早做准备。”

    “璃儿明白。”

    “哎,当初焱小子……罢了罢了,如今你也十九了,若是真的看上哪家的好男儿,一定要告诉爷爷!爷爷给你张罗!不要你爹娘插手了!”司寇准说起赫连焱,总忍不住嗟叹扼腕,宁王府一脉单传,养出来的都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可惜了。又想起远在异国的儿子儿媳,一阵气闷!长年在外也不回来看看他这个老头子!让自己女儿在外奔波这么多年,也真是舍得,那乱七八糟的阴谋算计到底哪里吸引人了……

    司寇璃无奈,陪笑道:“爷爷,父亲母亲早已是‘入墓之人’,真想插手也是不能的。呵呵,您啊,就别跟他们计较了,北乐如今,比南原也好不到哪去。形势紧张,即使他们回来,也定然是不能现身的。说不定您平时下棋打拳的时候父亲或者母亲就在暗中看着呢?”

    “哼!我才不信!”嘴上说着不信,司寇准心里也是明白的,哪边都不轻松。

    “哈哈哈,爷爷!好了,过几日我跟慕容约好去流星阁置办些衣服首饰,午膳怕是不能回来陪爷爷用了。”

    司寇准摇摇头,说道:“无妨,爷爷又不是小肚鸡肠之人,慕容那丫头不错,可以相交!好啦,你回去吧,今日忙了一天,想必也累得不轻,这几日就别来打扰我休息了!”

    “是!”司寇璃站起委身一礼,畅然笑道:“璃儿会记得给爷爷带清阁的雪花糕的!”

    随即司寇璃便在司寇准横横的眼神中退出了正厅。

    出了廊槛,转角显眼处一个玄色身影正静候着司寇璃……

    司寇璃走到联接花园和捧月阁的青萝长廊处,发现安平正在那里等着他。走到他面前,说道:“安坤方才将消息告诉我了,我想,跟你要说的该是同一件事。”

    安平沉声道:“白斌手里拿到了古器,但是,当时人多眼杂,他并未告诉皇帝是哪一个,即使我会唇语也无能为力。不过,既然安坤也查到此处了,那不日便应该能拿到情报。”

    “嗯,”司寇璃点点头,说:“很好,我放你在爷爷身边,主要目的原本就是以爷爷的安危为先,其次才是借护卫之名寻找情报。只是安平,你可觉得委屈?”

    安平摇摇头,抱拳半跪道:“安平从未觉得委屈,安平知道,这是小姐信任安平。”

    “明白就好。今日同爷爷进宫,可曾看到二皇子?”

    “见到了,但安平当时并未直接认出,过去组织里众人都以面具掩面,且长年使用变声之法,安平虽觉得那人身形及姿态似曾相识,但若并非提前知晓他便是飞鹰,定是不能确定的。”

    “如此,既然你都难以认出他,想必他和安远也不能轻易认出你来。当日虽然你和安容他们四个一同离开,飞鹰不一定完全对你们放心,如今行事还需更加小心。往往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你的小习惯,可千万不能露了马脚。”司寇璃认真叮嘱道,当年组建清阁之时,原本让众人藏匿容貌声音是未免又朝一日能回归平淡,互补牵绊,没想到如今到帮了她一个大忙。

    “不过,我当时并未见到安远……”安平道,他原本最担心的是安远会认出他,没想到他不在宇文玚身边。

    司寇璃浅笑道:“他并非不在,而是易容了。”

    “易容?主子是说……”

    “没错,狸猫换太子。城墙上庆典之时站着的是安远,真正的宇文玚在烟雨楼。”司寇璃淡淡说着。

    一听到烟雨楼,安平便明白了。不过既然是假装的太子,那安远定然自顾不暇,不一定能注意到他,即使知道是他,也无妨,只不过是行事有不便罢了……

    随后司寇璃又跟安平叮嘱了几个细节,便各自散去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