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外出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2本章字数:2495字

    听到青风马嘶,慕容茹又惊又喜,激动的差点跳起来,不停地拍着腿说道:“当真是神了!好马!好马呀!”

    司寇璃三人都被她这举动逗笑了。安琦只得收起安息,怕一不小心慕容兴奋过头撞她匕首上。

    一行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将慕容茹送回了慕容府。不巧慕容青山不在,因而司寇璃也未能得见请安,于是便调头回了司寇府。

    安容将司寇璃扶下马车,安琦提着食盒。司寇璃转头对安琦说道:“安琦,你将这食盒交给安容,安容,你给爷爷送过去,安琦随我先回捧月阁。”

    二人点头领命,三人在府内花园处便分开了。司寇璃在前方走着,安琦略后一步默默跟在后面,静静等着司寇璃开口。

    “安琦,”司寇璃淡淡说道:“不日皇帝定会举行宫宴恭贺二皇子回京,到时,你可愿随我进宫?”

    安琦脚步略顿,慢了半步,回神后立刻快步跟上,没有答话。

    司寇璃继续说道:“安远尚且不知我们的计划,此时定然对宇文玚忠心无二,你若进宫,必然有所不便,若有顾虑……”

    安琦停下,司寇璃停下,转身看她。安琦坚决地回应道:“并没有什么顾虑。小姐,正如我的安息同你的夭鱼出自同一块陨铁,我同你也是一体。安琦心里,当初替我血染春情坊的红叶永远是第一位的。安远,不,飞狼对于我来说,只是当初清阁威严的右使而已,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不会有什么改变……”

    司寇璃看着安琦毅然决然的摸样,都不知道用这个办法对她来说到底是好还是坏了。这丫头总是阴阳怪气笑她绝情,真的轮到自己的事,也没比她好到哪去。

    “好,安琦,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不过,来日方长,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若有需要,尽管告诉我。”司寇璃承诺道。

    原本带走这四个人,将另外那几个留下便是她自作主张的安排,对于被选择的人来说,她希望尽量照顾到她们的心情,尽管当初在平谷便已经全员一心,但,毕竟现在是真正深入到这个火坑之中……

    “安琦,有个人,最近关注一下他的动向……”司寇璃随即向安琦安排了任务,主仆二人继续往捧月阁走去。

    这样安宁的生活又过了三天,司寇璃的旧疾基本也控制住了。

    今日天气晴朗,主仆三人将捧月阁二层的阁楼顶的帆布拆了,炎炎日光透过那晶莹剔透的琉璃和打开的窗帷射进花房。

    没错,二楼现在对于司寇璃来说已经算是花房了。前几日慕容茹知晓司寇璃最喜茉莉后,便将自己府上珍藏的绿色茉莉和几株双苞茉莉给她送了过来,加上司寇璃懒得上楼,平日里多在院子里懒散休息,便将那二楼彻底改造成了花房。

    如今此处各式各样的茉莉争奇斗艳,整个院子里都能闻到那馥郁的芳香。

    司寇璃坐在石桌浅,右手抬起,对准石桌上那象牙白的瓷杯,手起刀落,右手腕上均匀淌出鲜血,瞧着那瓷杯里的血液约摸有半杯样子了,立即点穴止血。一旁候着的安容迅速上前替她上药包扎。

    一旁练功的安琦停下,擦擦她的安息,收回鞘里,问道:“那怪虫子每次都要喝这么多血?”

    “嗯,每月一次,这三月里越往后越多,这才第二个月,下一次需要一整杯……”司寇璃任凭安容夸张的将她的手腕包扎的密密实实的,虽然她告诉安容并未切到要脉,但安容总是不放心。

    “啧啧啧,当年飞鹰就是栽在这东西上的啊,难怪,喝了这么多血,不能白养了。”安琦叹道。

    “当年三水老头儿就送了我三只,当时也并未告诉我如何应用。若非后来母亲告诉我,乐正一族的女子生而为至阴之躯,可以血养育此物及如何收服利用,我也不知它到底是何物。”言毕,将那加了缓凝药末的血递给安容。安琦转转眼珠子,便回房间换衣服去了。

    安容将那杯子端着,走到二楼一株紫色茉莉前,将那半杯血一点一点滴到其中一朵花苞上,每次满载鲜血的花苞,不出两个瞬目,便又清洁如初,安容随即又继续倒入鲜血,直到整个杯子全部倒光,方才下楼。

    那株紫色茉莉看起来与旁的没有不同,只是其中一朵花苞上,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半块指甲盖大小的棕色圆珠。若非细看,难以发现,这便是需司寇璃至阴止血喂养方能育成的石虫,无声无息,可附于人身上或自行飞行跟随目标,直到主人召回,且没有一丝活物的气息。

    安容刚出阁楼,便瞧见前来传话的安平,走到司寇璃旁边。

    “小姐,宫里来人说,三日后皇帝宴请文武百官共贺皇嗣归宗,还特别交代了,让将军务必要带小姐入宫。”安平恭身行礼,说道。

    司寇璃玲珑双眼半弯,朱唇浅抿,莞尔笑道:“终于来了。爷爷怎么说?”

    安平答道:“将军说,单凭小姐自己做主便是。”

    “哈哈哈,爷爷啊……”司寇璃琅琅浅笑,随即认真说:“安平,进宫那日你跟着爷爷便好,无需易容,只需照顾爷爷即可,顺便,如今这朝廷并非齐心,届时你可多注意一下,看看哪些人……”司寇璃并未说全。但安平已经明白了,应了声明白后便出了翠竹林。

    从慕容擅闯翠竹林之后,司寇府凡有任何事,司寇准都是差安平来报,这也是当初司寇璃将安平派去司寇准身边的原因之一。

    “安琦、安容,进宫那日,你们二人随我前行,到时候我自由安排。”司寇璃说道,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如今你们二人的宫中礼仪学得如何?”

    二人皆点点头,但安琦随即还摇了摇头,司寇璃见状,无奈道:“罢了,那日正好你也不用一直呆在我身边,但礼仪还需继续跟着嬷嬷学。”

    “安容,你将此信送去慕容府,顺便将那顶新做的斗篷取回来,已经七日了,三娘应该做好了。”司寇璃吩咐道。

    “是。”

    “另外,我还请九娘替你打造了一副好东西,若是做好了,如今赶着这时机便再好不过了,你大可问她一问。”司寇璃又补了一句,甚是神秘,听得安琦好奇的不行。

    “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安琦问道:“可是什么稀罕的武器?”

    “等安容取回来你便知道了!”司寇璃卖关子说到。

    安容拿着信出了翠竹林。虽然方才她比安琦稳得住,耐着好奇没有问,但心里还是很期待的。司寇璃定做的东西,绝非凡品。例如安琦和司寇璃所用的匕首安息及夭鱼,是当年意外所得陨铁所造,司寇璃亲自设计的图纸,请九娘做了三个月方才制成,以深潭巨蟒开刃,见血封喉。

    最主要的是,司寇璃所定做的东西,都带着她自己的心意,是她和其他伙伴最珍视的。

    而当安容真正从九娘手里接过那盒东西的时候,心里的震撼和感动已经超过了她语言所能表达的范畴。

    九娘对她说:司寇璃花了半年设计图纸,半年前就将样稿交给她了,费事六个月,终于完成了。

    安容带着这份十足的惊喜回到捧月阁的时候,正好迎上司寇璃若花绽的笑颜,玉音婉转,问她道:“如何,可曾看过了?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