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封赏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2本章字数:2674字

    司寇璃和慕容茹快步走到宫殿时,发现文武官员几乎全员到齐,但众人都尚未就席,等待着皇帝和皇后及一众公主妃嫔的到来。

    大殿门口的宫人将司寇璃和慕容茹分别领到各自的位置处。司寇璃就站在司寇准身后,司寇准见她来了,冲她点点头,司寇璃颔首。其他官员也一如她们的位置,按照官阶高低从御座下依次排向殿门,品阶越高,离皇帝越近,而官员的家眷则位于官员身后,依次站立。所有人的席位亦如是。

    司寇璃心想,皇帝如此安排,倒是真不怕被人暗算,位置也太固定了。若是她,非搞一个随机抓阄定座。

    殿内百官及家眷只交头接耳,细声低语,无人敢大声喧哗,随着殿门处传话宫人一声嘹亮的传报声,全员低头看脚,消音敛色,恭敬等候着皇帝及一众皇族的到来。

    “皇帝、皇后驾到!”宫人朗声喊道。

    “参见皇帝、皇后!恭祝陛下、娘娘万岁金安!”大殿两旁众人齐齐跪下,俯身行礼。因为各妃嫔及皇子公主同帝后一同出席,便不需要额外通报请安了,对司于寇璃来说,倒是免了不少麻烦。

    皇帝皇后及众皇子公主沿着殿门口铺及的明黄地毯径直走上了御台,皇子在御台较低处各自站定,公主及众妃嫔则在皇帝及皇后就位后在两边安排好的位置站定。

    立在金座前的皇帝略抬双手,眼观两列,说道:“众卿平身!今日是封赏之日,是我南原大好的日子,不必拘谨!都入席吧!”

    随即和皇后率先入席坐下,众官员和妃嫔皇嗣齐声谢恩后各自有序入席。因席位是提前安排妥当的,如此热闹的场面没有丝毫混乱,反倒让人觉得井然有序,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提前彩排过似的。

    而此时皇帝身边妃嫔的位次安排就颇有深意了。司寇璃入席后趁着转身的空档瞄了一眼御台上,今夜皇帝左侧是皇后尊位,而右侧第一顺位并非她此前猜测的龙凤双胎的生母瑜妃上官可,而是大皇子的生母,俍妃;第二顺位方才是上官可。而皇后那边则只明妃一人,余下的妃嫔都还不够资格上这御台。

    司寇璃将那几人的位次默默记在心里。众人入席,皇帝向奉礼点头示意,站在皇帝水平大殿一角处的奉礼高声长喊:“开……宴!”

    一声令下,一众呈着各式南原看食的宫人从皇帝皇后所坐正北方两侧角门中相继走出,首先向御台上的众人呈上看食,下一列宫人随即有条不紊地替两侧官员及家眷呈上食物。

    同一当儿,奉乐宫人敲下银钟,宫宴歌舞正式开始。皇帝与百官同饮,一时间觥筹交错,鼓乐齐鸣。若非皇帝突然开口,司寇璃都要以为这是一场单纯的宴会了。

    “今日!阖宫饮宴,为两件事。”一曲舞毕,皇帝说道,声音低沉浑厚,中气十足。

    热聊中的百官和正想开始八卦的家眷们纷纷暂停,将注意力转向皇帝,恭敬地听着。

    “宇文玚听封!”只见御台上一袭黑衣的宇文玚闻声出列,走到大殿正中的黄毯之上,单膝下跪,抱拳颔首。

    “二皇子宇文玚俊学多才,文武厚德,于民间锤炼十数载,恩施百姓,除恶定邦,今归宗祠。封兵部特使,赐住永恩宫。赏!”台下一片默然,目光交接,无人敢置一词,兵部特使……怕是皇帝专门为二皇子设置的职位。

    一宫人随即上前,将拟好的诏书呈于宇文玚跟前,宇文玚双手过头,接过诏书,谢恩一拜道:“儿臣谢父皇圣恩!”

    皇帝颔首,右手捋了捋胡须,待宇文玚回席后继续朗声道:“西门彦听封!”

    皇帝声落,众人骤听这陌生的名号都互相对视,眼神询问,终面面相觑,不知此人来数。只见官席末尾最靠近殿门处一席位上走出一个身材适中、眉清目秀的武将妆扮的男子,他阔步走到御台前,如宇文玚一般跪地抱拳领封。皇帝封他为兵部侍郎,而他原本的官职,只是一个总兵而已。

    在西门彦整个册封的过程中,两个人目光清明,一个是宇文玚,另一个则是上官佲。其他人,包括司寇璃,都甚是好奇,这个西门彦到底什么来头。虽然方才皇帝封赏时,诏书写道:西门彦助二皇子宇文玚平定边疆乱兵,甚至以身护主……但照常理来说,赏多余封方才名正言顺,而此番封大于赏,倒有些勉强了。

    就是不知皇帝此举是抛砖引玉呢,还是兵行险招。

    两番封赏结束,宫宴方才进入主宴阶段。宫人相继呈递上主食,各式美酒佳肴让人眼花缭乱。

    皇帝举起酒杯,朗声道:“此酒乃北乐玉泉冰封三年所酿造的七旬酒,是北乐今年敬献的珍品,千金难求,众卿今日可尽兴品饮!不醉不归,哈哈哈!”洪亮的声音响彻大殿。

    司寇璃挑眉,这皇帝今日是真的高兴?竟然连北乐敬献的稀罕酒都拿出来了,虽说让群臣宴饮,但这北乐总共也就送了二十坛。不过文武百官也不是傻子,皇帝是高兴让你喝,但你要是真喝尽兴了就是你的不对了。所以皇帝还是抠!

    扁扁嘴,司寇璃将瓷壶中的七旬小斟半杯,正欲举杯浅酌,余光瞟到一道从御台上射向她的眼神,借着饮酒顺势抬头,正巧与那人对上。

    是大皇子宇文琪。宇文琪冲着司寇璃友好的淡然一笑,便挪开了视线。司寇璃疑惑,她回京后还没跟这大皇子接触过才对,幼时他也并未与她多交。再看向他时,他已经移开眼看他处去了。

    司寇璃又扁扁嘴,正想转头,恰好对上宇文玚路过的眼神……淡然地顺势转头,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一般。又浅酌一口酒,放下杯子……这酒,怕是她千杯不醉也撑不了两壶。

    主食既上,众官员及家眷也逐渐放开了享用,互相招呼着把杯共饮,好不畅快。

    “璃儿,可还坐得住?”司寇璃前方席位上司寇准浑厚的声音传来。

    司寇璃眉眼舒展,轻笑说道:“载歌载舞,美酒佳肴,美轮美奂,自然是坐得住的!”

    “你呀!旧疾方休,切记不可贪杯!”司寇准原地微微侧身,叮嘱她道。

    “是,璃儿记住了!”司寇璃依旧斟了半杯酒,不过这次是皇宫酿造的果酒,恭敬端起,向着司寇准致意对饮。她可记得牢牢的,病才歇了半月不到,若如今一不小心漏了她千杯不醉的底,岂非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此刻的大殿内,十三名歌妓身着火红纱衣半裙,翩然起舞,且歌且动。尤其是十二名女子中央那秀色半掩的主跳,一袭红纱蒙面,不仅多了一分意犹未尽的味道,且将她那明亮含媚的双眸衬托地越发摄人,当真是玉腰纤细,举措娇媚。恍惚记得方才宫人所说此舞名约众星捧月,这名称取得倒也相得益彰。

    大殿之上原本各自取乐的众人都逐渐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这惹眼的蒙面歌妓上。一舞演吧,叫好声四起。

    舞者们相继整队离去,但那蒙面舞者却站在大殿中央,一动不动。皇帝见状,眼神示意奉礼。奉礼方才早已冲那女子使了不少小动作,不曾想到她竟丝毫也不理会他,如今皇帝发现,他背上早起了一层冷汗。只能硬着头皮斥道:“大胆歌妓,为何还不退下!”

    “哈哈哈哈!南原皇帝有礼!”一个浓眉大眼的异族男子从席中起身,走到那蒙面女子身前单膝跪下行礼道:“我乃北乐大公主乐正湄所遣来使封骏,前来南原向南原皇帝敬贺二皇子归宗之喜!”

    司寇璃端着酒盏顿在唇上,没有饮下,此前听闻北乐来人,却不清楚宇文雄竟将人请进了宫宴大殿,不过,从开宴到现在,宇文雄都不曾正式提见使者,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