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误会

    更新时间:2018-08-18 15:45:31本章字数:2215字

    “看够了吗?”

    半响,被当做艺术品一样被林小旭赏析了半天的顾铭琛终于开口说话。

    “恩?”林小旭被这一问一时慌了阵脚,低下了头。

    “去换衣服,把我的毛毯还给我。”

    经他这么一提醒,林小旭这才意识到此刻她还披着他那条毛毯,而那毯子却刚好只盖住了她的屁股,一双匀称修长的腿暴露无遗。

    小脸一红,林小旭立马裹着毯子快步躲进浴室。

    等她再出来时,顾铭琛已经自己换好睡衣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西经杂志》看的津津有味。

    林小旭攥着衣角站在床边不知所措,要知道在跟宋罗宇在一起的这三年里他们也从未过分亲昵过。

    想到这里,林小旭心里又是一阵酸楚。

    “睡地上。”低沉冰冷的声音响起。

    “哈?”林小旭惊讶,可凭什么她要睡地上,还是说她姐姐以前和这个男人在一起时就是一直睡在地上的?

    心中怒火窜起,林小旭掀开被子一屁股坐在床上,然后提腿躺好盖上被子,瞪着眼睛说:“就不!”

    动作一气呵成,看的顾铭琛一时有些恍惚,这个女人真的是他的“妻子”吗?

    以前的严晚歌可从来不敢如此任性,看见他连眼睛都不敢抬一下的。

    但此时躺在床上的女人非但敢直视他,还瞪着那圆圆的眼仿佛要将他吃了一般。

    顾铭琛不再说话,而是放下手中的书,拄着双臂,往床边的轮椅上挪去。

    林小旭一看,立马伸腿锁住他的双腿,一双有力的手死死的抱住他的手臂。

    这个男人怎么能如此嫌弃她的姐姐,连躺在一张床都不愿意,可她偏偏就不如他愿!

    “松手!”顾铭琛转头怒视,结婚一年来这还是他第一次与这女人如此亲近,可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个女人还有如此赖皮的一面。

    “就不,今晚你必须和我睡!”

    “放开。”顾铭琛没了耐心,一把挥开树袋熊一般的林小旭。

    后背撞在墙上,林小旭一脸的不可置信,她没想到他虽然腿部残疾,手上还有那么大的力气。

    一股胜负欲突然被激起,林小旭又一次扑了上去,从后面抱住顾铭琛,嘴里还不忘说着:“你今晚必须睡在这里!”

    哪知顾铭琛宁死不从,便和她展开了为时一个小时的拉锯战。

    最后二人都气喘吁吁的倒在床上,一声不响,然而就算在最后一刻,林小旭仍没有松开抱在顾铭琛腰上的手,所以说这一战还是她赢了。

    顾铭琛始终黑着脸,却又对她无可奈何,只当她落了海,脑子里灌了些海水,胡乱发疯。

    等到后半夜的时候,林小旭已经沉沉睡去,一个翻身便松开了顾铭琛。

    顾铭琛向来睡眠浅,感到自己的身体得到自由,一双漆黑的眼猛地睁开,在月光下越发明亮。

    身旁的女人像是在做什么噩梦一样,紧锁着眉头,一双手紧握成拳,嘴里还不停的喊着:“救命,救命,姐姐,不要……”

    姐姐?顾铭琛浓眉轻皱,他怎么不记得她还有个姐姐?

    从他回来第一眼看见她,他就觉得奇怪,可又说不出到底那里奇怪,身旁躺着的确实是严晚歌,一样的脸庞,一样的身材,可她的行为却和以前大不相同,太过古灵精怪,太过……

    顾铭琛脑中突然闪过那时她从浴室出来的样子,一阵干咳……

    第二天,林小旭醒来时,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一阵恍惚,等回过神来时,发现她身旁躺着的男人早已不见踪影。

    “嘁”林小旭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便去洗漱。

    等她下楼后,便碰见了端着药汤的婆婆李曼英。

    “妈,早上好。”虽然不知道姐姐以前是怎么称呼她的,但现在既然她以姐姐的身份活下来,那她就不会再让他人取笑,该有的礼节,礼貌,她样样都要做好,她要让他们对严晚歌刮目相看!

    “恩。”李曼英答应了一声,可一双凤眼却没有看向林小旭半分。

    “把这个给航儿端过去,他在花园。”

    原来是躲到花园了啊,林小旭微微一笑接过瓷碗,便往花园走去。

    春季,万物复苏,在经过了一整个冬季的修整后,花园里各类植物纷纷苏醒,绿的如翡翠,红的如烈火。

    而在那姹紫嫣红中最属那一抹白影最吸引人。

    顾铭琛一身白色薄针织衫坐在轮椅上,手拿一把剪刀认真的给一盆万年松进行修剪。

    太阳初升,温暖的阳光毫无保留的洒在这个男人身上,如画一般,让人不忍心去打扰。

    可林小旭那会在意这么多,端着那药碗,一路走过来,脚下还不小心踩到了什么。

    “喏,你的药。”林小旭把药递过去。

    可半天顾铭琛像没看见她一样,继续修剪着枝丫。

    “喂,妈让你把药喝了,就算你生气昨晚的事情,也不能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吧?”

    听到这里,修长白皙的手停下,转而向那药碗伸过来,林小旭原本以为他要接过去了,结果就在她以为他已经拿稳了松开手的时候,顾铭琛突然停了一下,药碗落地,里面的药汤全数倒出做了那盆万年松的肥料。

    林小旭甚至还看见一根人参在里面,滚在泥土里裹了一层厚厚土。

    他们有钱人就是这样糟蹋东西的吗?

    “喂,你是故意的吗?”

    “碗是你拿过来的,又是从你手中跌落的,怎么能说是我故意的呢?”

    如果不是看见顾铭琛此刻眼中闪过的一丝狡黠,林小旭也要以为刚刚确实是她粗心打翻了药碗。

    “你……”林小旭原本想说“真卑鄙”,但毕竟这是顾家,而婆婆李曼英又如此宠爱他,她如果得罪了他,那她以后的日子怎么会好过,她又如何要利用顾家打击报复宋罗宇?

    俯身把空碗拾起来,林小旭便气鼓鼓的往回走。

    “站住。”身后低沉的声音响起,“把地上火棘的幼苗给我。”

    幼苗?她刚刚走过来可没看见什么幼苗,突然,林小旭想到什么,向刚刚她踩过的一片地面望去,几株嫩嫩的幼苗在她不轻的体重下已经奄奄一息。

    顾铭琛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他好不容易托人找到的正宗火棘苗已经被残害的不成样子。

    “严晚歌!”顾铭琛黑下脸来,一双摄人的黑眸仿佛要把林小旭活吞了一般。

    “我……”林小旭不知该如何解释,但一想到刚刚他故意打翻药碗的事又立马暗自开心起来。

    “呐,我们就算扯平了。”

    说罢,她便立马拿着空碗离开,生怕下一秒顾铭琛会把手中的剪刀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