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邀功

    更新时间:2018-08-18 15:45:31本章字数:2084字

    午饭时分,李曼英亲自把饭送来房间。

    “航儿,那汤药你喝了吗?那是妈托人从藏地运来的,以后每周喝两次。”

    “被她打翻了。”顾铭琛如实回答。

    “恩?这是怎么回事?”李曼英厉色看向一旁的林小旭。

    恶人先告状,林小旭心里恨得牙痒痒,但面上依旧笑嘻嘻的走过去说:“对不起妈,早上那碗被我不小心打翻了,不过这些天铭琛有点失眠,所以我想再买些柏子仁回来加进去,对铭琛的身体更好些。”

    此话刚出,顾铭琛嘴角一阵抽搐,那柏子仁虽有安神的效果,但药味却也是极苦的,果然,最毒妇人心!

    “那我让管家赶紧去买。”

    “不用了,那柏子仁品种各不一样,如果不加以辨析就会买错,还是我亲自去买一趟吧。”

    看着林小旭那一脸专业的样子,李曼英倒对她有些陌生了,传闻严家小姐是在十六岁那年发生意外才疯的,而这之前,她一直以中药神童著称,现在看起来,那些传闻倒像是真的了。

    “好,那你去吧。”

    向李曼英道别,林小旭便提着包包满心欢喜的出去了。

    走出顾家大院,林小旭觉得整个天空都晴朗了起来,就连空气也格外清新些。

    然而林小旭却没有先去药店,而是去了严家。

    黑漆的栅栏铁门紧锁,院里没有一丝人烟,就连猫猫狗狗也不曾有。

    出门太急忘了拿钥匙,林小旭只好踩着石墩翻门而入。

    推开乳白色的别墅大门,一股尘土味扑面而来。

    这是她父亲入狱后唯一留下的财产,而如今也只能当做废墟一样弃置在这里。

    她今天来是想找找证据,现在她确定她父亲就是被宋罗宇陷害的,而她只要找到证据就可以证明她父亲的清白。

    上楼翻遍了书房里所有的资料和书籍,仍是一无所获,林小旭坐在一堆资料中,脸色苍白。

    她到底要怎么办才能证明她父亲的清白?揭穿宋罗宇的阴险面目?

    不知不觉,夜沉了下来,林小旭理了理情绪便回了顾家。

    把随便买的一点柏子仁交给管家,她便有气无力的上了楼回去房间。

    结果刚一推开门便看见了以下一副活色春香。

    一个身材高挑,一头金发的女人正趴在顾铭琛的身上,一双纤细的手游走在顾铭琛的身上。

    就在这时,林小旭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美女和顾铭琛纷纷转过头看过来。

    偷窥被抓,林小旭一时心虚,干咳两声说:“恩,那个,你们继续,继续哈……”

    没想到这个顾铭琛身残志不残,竟然还有心思做这种事情,林小旭一边想一边便往门外走去。

    “等一下。”金发美女叫住了她,快步走过来把门关上。

    “那个,你不要误会,我刚刚只是在给弟弟按 磨,医生说这种手法的按有助于他身体的恢复。”

    “哦?什么样的手法需要脱了裤子?”林小旭脱口而出,话一说出来又感觉到了语句间浓浓的醋味。

    金发美女被问得哑口无言。

    这时,李曼英突然走了进来。

    “原来你在这里啊,快去楼下喝咖啡,刚从法国回来累坏了吧。”

    法国?看来这位就是她那个蕙质兰心的"姐姐"白晚秋了。

    还真是巧呢,顾铭琛去了国外静养,她便也去了国外旅游,顾铭琛前脚刚回来,她后脚也回来了,再加上刚刚那副场景,啧啧啧,这豪门的事情可不比娱乐圈的单纯。

    “咦?铭琛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李曼英还是注意到了房间气氛的不对,再看看床上连裤子都没扣好的顾铭琛不由惊讶。

    白晚秋早已羞红了脸低下头去,不敢吭声。

    倒是林小旭一脸镇定的回答道:“哦,我刚刚在给铭琛抹精油,裤子还没提好,姐姐就进来了。”

    “原来是这样。”李曼英点点头,随后又惊讶的问:“你还记得你姐姐?”

    白晚秋也一脸惊诧,早就听说她这弟妹跌了一次海被救上来后那痴傻的病就莫名其妙的好了,可她没想到她不旦病好了,而且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不一样了。

    “哦,刚刚姐姐叫铭琛大哥,我就猜她应该就是妈常常提起的姐姐白晚秋吧。”

    “呵,没想到你落了一次水还变聪明了,行了,你们继续抹精油吧,我们先出去了。”

    说罢,李曼英便带着白晚秋离开了。

    看着那两抹身影离开,林小旭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喂,刚刚我可是帮了你,这个人情以后可是要还的。”林小旭冲着床上的顾铭琛说道。

    结果却遭到一个白眼,“多此一举,自作聪明。”

    “什么?”林小旭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了起来,“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跟妈去说你和那个白晚秋干了什么好勾当。”

    “随便。”说话间顾铭琛已经整理好了衣服躺在床上继续看着杂志,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看着顾铭琛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林小旭心里一阵鄙视,敢做不敢当!

    “嘁,有毛病。”顾铭琛翻了一个白眼,继续冷酷着,跟没事人一样。“顾铭琛!你信不信我把我刚刚看到你和白晚秋干的好事给妈说,我看你怎么办,不要以为你故作淡定就可以当个没事人一样,我好心帮你们,你却没好报!”

    “随你,”顾铭琛一种置身事外的感觉敷衍的回复着林小旭,因为心里也明白,吃亏的又不是自己。

    “好顾铭琛,这是你说的你可别后悔”林小旭气不打一处来,放下了药就出去了,心里想着,这次一定要给这个大少爷一点颜色看看,我可不是姐姐,处处忍气吞声。

    留下独自在房间里的顾铭琛感觉到了现在妻子的变化,但就是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一样,难道和妈说的相反,不是脑子更不好使了,而是变正常了,现在居然都敢这么跟他说话了,胆子越来越大

    “看来,不好好管教下是不行了,还误会我,呵,那么多年我是什么人她心里难道没点数么。”

    顾铭琛嘴巴向上挑了下,这么多年,严晚歌还是第一次让他笑出来,虽然他自己心里也不想承认这件事,可是有什么关系呢?也没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