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转折点

    更新时间:2018-08-18 15:45:31本章字数:1923字

    第二天一早,李曼英和顾铭琛早早就出去了,今天家里显得异常的安静一瞬间让林小旭还有点不习惯,自从自己当了严晚歌,也不能和自己的朋友联系,每天除了面对这家里的佣人,就是李曼英和顾铭琛,多少让她有点乏味。

    “既然没有人在家。那我就在家里好好玩玩吧”说着就自己在家里蹦蹦跳跳的像个七八岁的孩子。

    “晚歌,你在干嘛,房间里怎么那么吵”李曼英在楼下叫着。

    但是因为太吵了,林小旭根本就没有听到李曼英已经回家了,直到陈嫂来敲门。

    “少奶奶,夫人让你下去。”林小旭赶紧关掉了音乐下楼。

    李曼英去购物买的大包小包放在桌子上“晚歌啊,我今天出去逛街看到几件特别适合你的衣服,就给你买回来了,想着你穿上一定好看。”

    “谢谢妈妈”林小旭没想到李曼英突然会对自己那么好,让自己有点堂皇。

    “晚歌啊。既然铭琛不同意代孕这个事,那我们就不做了,你看我们顾家不管是在生意上还是家族都很庞大,但是铭琛这么多年就是没想着要儿子,我们当大人的也替他着急,你看你出事以后精神也好多了,也比以前更清醒了,你是铭琛的妻子,妈妈相信你可以做到的,早日为我们顾家添后啊。”

    林小旭想不通李曼英为什么会突然改变想法,“难道是顾铭琛和她摊牌了?不可能吧,顾铭琛从来不关心我的啊,可能还讨厌我呢,这次怎么就非我不可了?”虽然脑子里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但她还是口头上答应了李曼英“我会努力的,不会让妈妈失望的。”

    “好好好,好孩子,那既然这样我找李医生来家里给你做个简单的检查怎么样,看看你的旧伤,上次掉海有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你觉得怎么样?”

    “好的”林小旭生怕李曼英会察觉什么事,只能答应着。

    检查结果当然是没有什么异常“少奶奶身体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旧伤也好转了许多。”

    李曼英当然关心得不是这些问题,她只在乎病会不会遗传,医生的结果当然是不会遗传,这让李曼英松了口大气。

    “晚歌啊,下来一下,妈妈有事找你商量。”

    第二天 林小旭在房中听到李曼英的呼喊,心想着这个李曼英心里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急忙穿着衣服喊叫着:“来啦来啦。”

    “晚歌啊,这么久了,妈妈年纪也大了,想抱个孙子,你和顾铭琛该加把油了。虽然你之前有痴呆但是我问过医生了,不会遗传,你要加油为我们家传宗接代呀”

    林小旭听着这个话题,感到有些羞涩,脸通红,小声答应着。

    这时佣人端来了一杯热咖啡,:“晚歌,这是我新买的咖啡,刚叫佣人给热的,想让你尝尝味道如何。”林小旭接过咖啡,细细品尝了一下,“还可以。”“好喝就多喝一些,上去就可以和铭琛多点时间交流。”林小旭见李曼英难得为自己这样着想也就乖乖听话了,李曼英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看着林小旭喝完手中的咖啡。

    喝完咖啡,“妈,如果没这么事我就上楼了哈,我去看看顾铭琛有没有需要帮忙的,您也早点休息吧。”

    嗯,去吧去吧。”

    看着林小旭离开的背影,李曼英阴笑着,仿佛所有的事就如她所计划的一样顺利,心想着再过不久,就可以抱到大孙子了,心中的石头一下子就放下来了。

    回到房间,林小旭像往常一样先到浴室里面洗漱,似乎一切也都像往常一样平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淋浴中林小旭感到一阵的燥热,她以为是浴室里面太热了便赶忙冲完关了喷头穿起衣服出去了。

    躺在床上,心中的燥热便一点一点的膨胀,她解开她的第一颗扣子,慢慢的两颗,三颗...慢慢的失去了意识,不知不觉的所有的扣子都被解开,林小旭雪白的身体被整个漏在空气中。

    可她内心依然得很燥热,她一双发烫的小手也开始不安分,寻找着冰凉的地方,手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挨近顾铭琛。

    “严晚歌!你在干什么.!”顾铭琛铁青着一张脸对着林小旭怒吼着。

    她的双手一直在顾铭琛的身上游来游去,仿佛要把全身都要压在他身上一样。“热...”

    看着林小旭发烫发红的脸,那样绯红的脸蛋,让顾铭琛也有些不一样的感觉,身体也跟着起了反应,看着林小旭这些不正常的动作,心里也有点数了。原来母亲刚刚叫她下去就为了这个,看来她想抱孙子都想的要疯了,他克制住自己...

    而林小旭此时的小手已经在顾铭琛的身上乱摸,气的铁青的脸的顾铭琛,一只手一把抱住林小旭,另一只手撑着自己滚动轮椅来到浴室,一把林小旭扔进浴缸里打开喷头,把最冰的温度网林小旭的身上洒。

    时间一点过去,冰冷的水一点一点的恢复了林小旭的理智,紧闭的双眼一点一点睁开,她看着眼前这个阴冷的脸。再看了看自己,两个人一句话也没有说。

    顾铭琛转过轮椅便回到了床上。

    两小时后林小旭完全恢复了理智,药性也完全褪去,擦拭了身上的冰水,回到房间躺下去,想了想“那个...刚刚谢谢你。”心想就算顾铭琛是残疾,但发生刚刚那种事也能克制住自己,那他应该也算一个正人君子吧,看来以后要对他改变一些看法,也要对他好一点。

    “没事了,睡吧”顾铭琛看了看她,已经不像刚刚那样,便也躺下床安心的闭上眼。

    即使都闭了双眼,两人却都彻夜无眠各怀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