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取你狗命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6本章字数:2068字

    容九儿刷卡进了房间,厚重的遮光窗帘阻挡了强烈阳光的侵入,使得房间变得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

    容九儿的视线还算不错,摸索进了卧室,看着床上鼓起的一团,气不打一处来,热血冲脑。

    她唯一的想法就是打死这个始乱终弃脚踏两只船的男人。

    居然胆敢和女人在酒店开房,尤其还是这么昂贵的酒店。

    把背包里的棒球棍抽出来,容九儿跳到床上,抡起棍子就往被子上抽,力道大的都可以听到棍子捶打在身上的闷声。

    容九儿一边打一边咒骂,干脆掀开被子直接攻击肉*体。

    容九儿卯足了劲儿,继续抡棍子,却发现憾动不了,定眼一看,棍子让床上的人给攥着了。

    卧槽,这个混蛋还敢反抗,容九儿一脚把床上的人踢下床。

    “烂人,抽死你丫的……”容九儿紧追不放,抡着棍子追着那男人打。

    倏地,房间的灯悉数亮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捂着脸站在容九儿的面前,疼得直皱眉,“你是谁?”

    尽管被打了,还被打得莫名其妙,但叶景丞依旧保持理智,冷然望着眼前这个着装怪异的小太妹。

    听到声音,容九儿就知道她打错人了,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不过她不能承认自己打错人了,要不然出事的可就是她了。

    她人生中还从来没出现过这样如此乌龙的事情呢。

    容九儿吐掉嘴里的口香糖,用纸巾包好塞在兜里,故作恶狠狠的模样,语气也充满了狠厉。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反正有人要取你狗命。”

    说完便看向眼前的帅哥,顿时容九儿就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

    这是一张颠倒众生帅气的脸,刀刻一般的五官,俊美无俦,身材颀长,完全就是上帝之手的杰作。

    虽然此刻他的脸有些红肿,但依旧无法盖住他的帅气和从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贵气,就举手投足之间都显得尊贵优雅。

    这样出色优秀的男人,绝对不是杜子明那令人恶心的猥琐的模样能比的。

    叶景丞蹙眉,他今天刚从国外回来,还在倒时差,怎么会有人买凶杀他?

    “那人是谁?”叶景丞冷声问道,看着眼前这个盯着他双眼放光的容九儿。

    容九儿赶紧移开视线,耸耸肩,投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抱歉,恕不能奉告。”

    尽管是打错人了,但这个男人住在这样的房间,非富即贵,说不定就是鸡鸣狗盗奸诈狡猾之徒,谁知有没有做什么坏事呢?

    她这么做也算是为民除害不是?

    “如今这样,我也不方便出手了,就这样吧,你好自为之。”

    容九儿装模作样的说了两句,提起背包就往外走去。

    此地不宜久留,要不然迟早露陷。

    叶景丞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人,立刻拦住容九儿的去路,挑眉道,“姑娘,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重要吗?只是一个将死之人而已。”容九儿酷酷笑着,绕过叶景丞,“借过。”

    叶景丞一把抓住容九儿的细胳膊,黑眸闪过一丝杀气,“如果我说不呢?”

    好端端被人追杀,叶景丞可不是善罢甘休的人,周身散发着冷气,黑眸紧紧盯着容九儿。

    容九儿抬头看去,立即陷入了男人幽深的黑眸,让人无法窥探其中的深意。

    容九儿顿时呼吸一滞,立刻扭过脸去,凭她多年的经验,她很清楚自己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硬碰硬铁定是要吃亏的。

    眼眸一转,容九儿嘿嘿一笑,凑上前去,轻声道,“这位先生,我刚才和你开玩笑的,其实是一场误会。”

    容九儿的语气显得有些讨好和谄媚,都恨不得上前给叶景丞捶背揉肩以示自己的诚意。

    小女人的靠近,带来一阵阵清香,和她浓妆艳抹的风格真心不搭。

    叶景丞忽然就对这个小女人有了兴趣,反正也是无聊嘛,不如找点事情打发一下时间好了。

    叶景丞微微挑眉,淡淡吐出一个字,“哦?”

    男人怀疑的语气让容九儿很不爽,但此时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这个男人看上去就不是个善茬,反正不知者无罪,她坦白从宽好了。

    “是这样的,我是来抓奸的,但是呢,走错房间了,误会一场。”

    容九儿扯了一抹尴尬的笑容,拍了拍叶景丞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叶景丞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发的人,抓着容九儿的手腕,扬眉道,“此话当真?”

    “比珍珠还真。”容九儿使劲的点头。

    叶景丞倒是有些奇怪,若说是走错房间,怎么会有他的房卡?这不是很奇怪吗?

    “你男朋友出轨了?”

    眼前的小丫头看着年纪不大,叶景丞猜测出轨的那个人是她的男朋友。

    容九儿微楞,立即擦鼻抹眼泪,掩面痛哭,悲恸不已。

    “你不知道他多负心,多不要脸,我每天兼职好几份工养他,他居然拿钱去养小三,还带小三出国旅游,我真是个可怜的女人啊……”

    往往弱者是被同情的,她变成弱者,就处于有利地位了。

    “那你够可怜的了。”叶景丞颇为同情的点了点头,那模样甚是很同情,这让容九儿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不过。”叶景丞话锋一转,容九儿的心瞬间被提到了嗓子眼,眼巴巴着急的盯着叶景丞。

    “你打了我这事儿要怎么算?”叶景丞忍住笑意,冷淡的望着有些诧异的容九儿,看她担心着急的模样,心里竟然觉得有些好玩。

    她的戏太假了,被他一眼识破了,只是他现在不想戳穿她而已。

    “打……打你?那你说要怎么算?”容九儿有些心虚,小心瞥了一眼阴晴不定的叶景丞,微微挑眉,突然叫了起来。

    “你不会想打回来吧?”

    叶景丞睨了一眼看似紧张的容九儿,微微扬眉,嘴角含笑,“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吗?”

    “怎么可能?我完全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帅哥你长得这么帅,一定很大方,人品也很好,怎么会跟我这种小女人斤斤计较呢,是不是?”

    这丫头倒是聪明,给他戴高帽,把他放在道德制高点上,捧得那么高,自然就不会对她怎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