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查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6本章字数:2076字

    容九儿不在现场,积压怒气已久的秦澜便爆发了,保养精致的面容也因愤怒出现了一丝丝裂痕。

    “容承安你女儿还躺在抢救室,你一点儿都不担心,还对容九儿这么好,你是不是对那个死女人还有那心思呢?”

    容承安只觉得头皮发麻,忍住怒气,扭脸看了一眼秦澜,一向贵妇形象的她如今恼火抓狂毫不在乎的样子。

    容承安蹙眉轻叹,“我不对九儿好,她能甘心给颜颜输血?”

    秦澜不满的哼了一声,想起刚才容九儿的各种行为,就觉得头疼,感觉自己被容九儿气得血压都升高了。

    “幸好爸妈都去休息了,要不然会发生什么事情大家都不清楚,你对她再好又怎样?”

    “不管怎么说,九儿那也是我们容家的孩子,这点是无法否认的。”

    秦澜呵呵冷笑两声,眼神充满愤怒,“容家的孩子?那只是你容承安的私生……我是不会承认的,若不是她的血能救颜颜,我会让她进家门?”

    容承安坐在长椅上,视线落在鞋尖上,整个人好像陷入沉思中,似乎没听到秦澜说了些什么。

    “狼心狗肺的东西,喂不熟的白眼狼,你看见她那样没?医生让不要做的事情都跟医生对着干,抽烟喝酒哪样不来?头发一天染三遍,刚才看见她衣服没?那裤子还能穿吗?”

    秦澜数落容九儿的各种不是,这些年来,她就没待见过容九儿,谁能忍受丈夫和别的女人生的私生子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尤其是容九儿这样的女孩子,整天吊儿郎当不务正业,流里流气像个小女流氓似的。

    以前为了颜颜的身体,他们各种讨好容九儿,百般迁就她,甚至给她公司的股份,可后来呢?

    女人最大的优势就是记忆力好,能把陈年芝麻烂谷子的往事翻来覆去一遍又一遍的唠叨。

    使想要装听不见的容承安也是被吵得脑仁都疼了,揉了揉隐隐跳动的太阳穴,冷声道。

    “好了,以后别再说这些了,九儿只是比较有个性而已,她再叛逆,不是还很维护颜颜吗?颜颜出事了,不是还赶过来了么?只要她愿意给颜颜输血就行了,别的你就当看不到。”

    秦澜突然呵呵一声冷笑,嘲讽道,“等着吧,还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呢。”

    话音刚落,那领着容九儿去输血的护士去而复返,面无表情扫了两人一眼,“你们谁还能再输血?”

    容承安和秦澜都怔住了,秦澜立刻抓住护士的手,紧张不已,连忙问道,“刚才输血的那个人呢?”

    “你们也真是的,弄一个酒鬼来输血,她昨晚喝了太多酒了,没办法输血。”护士也有些恼火,这简直就是耽误她们的工作。

    “她之前还飙车了,神经比较兴奋,也不适合输血,以后别这么干了。”

    秦澜气得咬牙,双手握拳,好半天才从嘴里挤出三个字,隐约可以听到臭婊子这三个字。

    她说容九儿怎么来那么晚的,居然还去飙车,她迟早要弄死这个小贱人。

    “她人呢?”秦澜抑制自己的怒气问护士。

    “她说没她事了,就走了,你们谁还输血?”护士再度问道。

    秦澜几乎要破口大骂了,她就知道,她就知道容九儿这个小贱人不会那么配合的,果然出乱子了。

    她肯定是故意的,她每次都这样,真恨不得杀了她,千刀万剐才解她心头之恨。

    秦澜抓住容承安的手,忍住怒意问道,“颜颜怎么办?”

    “我去找院长。”容承安拍了拍秦澜的手,和护士交代一声,抬起脚步便往电梯这边走来。

    叶景丞望向长廊那头的几个人,掐掉手里的香烟,转身上了楼,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给我查一下容承安的女儿容九儿。”

    ……

    容九儿淋了雨,有些发烧,在自己的公寓里躺着,电话都被打爆了她也不想接听,最后昏沉沉的睡着了。

    再醒来已经是两天后,她的烧已经退了,就整个人还显得有些蔫蔫的。

    口干舌燥的她喝了一些矿泉水,随便收拾了一下自己,准备出门的时候,接到了容颜的电话。

    手机铃声吵得头疼,容九儿懒懒的接了电话,里面传来容颜娇柔的声音。

    那声音娇柔得仿佛能滴出水来,带着一些柔弱,气息还有些不稳。

    “九儿,我出院了,有点想你了,你回来好不好?今晚家里做了好多丰盛的饭菜,就差你了。”

    听到家里两个字,容九儿就异常的反感,盯着窗外的细雨,蹙眉眯眼。

    这天天下雨的梅雨季节真心让人恼火。

    “九儿,你听到我说话了吗?”容颜怯生生的问着,带着些许的害怕,“我好长时间没看到你了。”

    “出院了就好好休息吧,我不回去惹人厌了。”容九儿面无表情的说着,开门锁门一气呵成,按了电梯下楼。

    电话里的容颜沉默了,良久没说话,就在容九儿以为电话挂了准备挂断的时候,电话里传来了容颜有些哽咽隐忍的声音。

    “九儿,就算我求求你了好不好?我都很久没见到你了,我想和你说说话。”

    声音细细的,带着哭腔。

    容九儿终是不忍,揉了揉隐隐作疼的太阳穴,只得答应容颜。

    “好。”容九儿从电梯里出来,进了地下停车场,上了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跑车,发动车子,疾驰而去。

    电话里的容颜破涕为笑,声音都飞扬起来了,变得很欢快。

    “嗯,那我等你哦,你要小心开车哦。”

    雨天,又是下班高峰期,路上很堵,加上容九儿故意放慢车速,她到金澄花园容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

    距离容颜打电话的时间过去两个多小时了。

    外面依旧下着雨,比她出门的时候还要大,这样的天气真心让人烦躁。

    容九儿从车上下来,大雨瞬间浇湿她的衣服,站在门口的黑衣人纹丝不动,没人过来给她撑伞。

    容九儿咧嘴冷笑,背着包往里走。

    众人看到九儿,纷纷弯身低头向容九儿问好:“九小姐好。”

    名贵的红木双开大门从里面打开,一个中年妇女站在门口,轻声道,“九姑娘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