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一见倾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6本章字数:2108字

    天气依旧是阴雨绵绵,惹得人心情都不太好,不过却阻挡不了容颜的热情和好心情。

    全程容九儿都是被动的,任由容颜给她挑选衣服,装扮自己,她木木的,没丝毫的表情和反应,像个木偶娃娃一样。

    “九儿,把头发做了吧?”容颜盯着容九儿枯黄的短发,有些忧愁。

    “不弄了,太麻烦了。”九儿挥挥手,径直玩着手机。

    容颜咬唇,一副要哭的模样,怯怯显得有些不安。

    “九儿,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给你这样收拾?我只是想……只是想你能够给人家留点好印象,我想让你找到一个好人家,我……”

    ……

    容九儿无奈,只得妥协,“随便吧。”

    容颜开心极了,瞬间破涕为笑,挽着容九儿的胳膊去了造型室。

    不过容九儿的头发损伤太严重,没办法一时修复,就算要护理做成正常的头发,还需要一天时间呢。

    九儿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不过看到容颜泫然欲泣的模样,容九儿只得让造型师给她弄了假发。

    一切收拾妥当,已经快六点了,好在丽晶大酒店就在附近,不会很麻烦。

    容颜亲自把容九儿送到丽晶大酒店,车子停在路边,容九儿下了车,容颜把手里的淑女小花伞递给九儿。

    “九儿加油,你是最棒哒,我在车里等你哦。”

    “天色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我一会儿自己打车回去。”九儿挥挥手。

    这天看上去马上要下大雨了,她可不想容颜因为她出点问题,到时候容家人又要找她麻烦。

    “九儿……”容颜撒娇,见容颜脸色不好,只得妥协,“看你进酒店我再离开好不好?”

    容九儿看了一眼容颜,也不说什么,撑开伞,扯了扯身上的裙子,踩着不太稳当的高跟鞋往酒店里走去。

    一辆黑色卡宴在容颜的保姆车前停下,司机绕过来打开车门,手里举着一把黑伞,两条修长的腿率先进入容颜的眼帘。

    容颜抬眼望去,便看到一个极为帅气且高贵的男人出来了,容貌那是相当的帅气,令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颜色。

    只是看到侧颜,便让容颜乱了芳心,她微微垂头,便见那男人接过黑伞往酒店里走去了。

    容颜下意识的就追了出去,她觉得这男人才是她想要的。

    车里的保镖见状立刻跟上。

    容颜的身体不适合她剧烈运动,只是跑两步,她就有些喘息,觉得心脏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先生。”

    叶景丞听到有人喊他,停下脚步回头看去,便看到一个小女孩捧着一束玫瑰花站在大柱子旁边,露出不整齐的牙齿冲他笑。

    “买朵玫瑰花吧。”小女孩捧着玫瑰花往叶景丞跟前凑了凑。

    叶景丞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小女孩,弯下腰抽出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起身要离开。

    “叔叔,一百块钱我找不开。”小女孩有些为难,快哭了的样子。

    “叔叔送给你的,下雨了,早点回家吧。”叶景丞轻声道,见小女孩穿得单薄,头发还有些湿,便把手中的大伞递给小女孩。

    “叔叔,我不能要您这么多钱,这些花都送给您。”小女孩把一捧鲜艳的玫瑰花塞进叶景丞的怀里,抱着伞飞快的跑了。

    叶景丞望着那道消失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拿着一束玫瑰花束进了酒店。

    “小姐。”保镖追上容颜,望着失神的容颜,奇怪的打量着周围,没见到怪异的事情和人,便小声提醒容颜。

    “小姐,我们回车里吧。”

    容颜看了看手机里刚才偷拍的照片,呼吸顿时一滞。

    她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可以笑得那么好看,笑得那么温柔,就连说话声音都那么温柔,让人的心都酥软了。

    不知他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容颜望着照片失了神。

    “追上那个小女孩。”沉默良久,容颜才低声吩咐保镖。

    ……

    “九儿姑娘如照片上一样美丽啊。”坐在容九儿对面的男人有些微胖,眼睛很小,一副猥琐的样子,色眯眯的盯着眼前的容九儿。

    他手里还拿着一张照片,仔细的来回做对比,生怕是假的,不过本人比照片还漂亮,满意的点点头。

    一直以为容家只有容颜那漂亮的女儿,没想到这个低调的二女儿才是惊为天人。

    此时的容九儿齐刘海黑长发,化了淡妆,穿了一身白色的雪纺裙子,映衬得她的皮肤白如雪,当真和之前那小太妹的模样判若两人。

    容九儿安静的喝着白开水,一言不发,任由男人打量,不过心里却厌恶极了,感觉自己像菜场的白菜一样任由他人挑选。

    “我是苏绍霖的弟弟,苏纲,我爸是市一院的院长,你姐要嫁给我哥,你嫁给我,真是天作之合,你说是不是?”

    苏纲嘿嘿笑着,放在桌子上的手很不老实,悄悄的碰了一下容九儿的纤细的手指,如触电一般,心跳加快。

    “嗯,十分搭配。”

    两人都嫁到苏家?这是啥米情况?

    容九儿只顾着思考这个问题,并没注意到苏纲的咸猪手已经覆盖住她的手,在吃她的豆腐。

    而与此同时的另一侧,容九儿的隔壁卡座上,叶景丞微微蹙眉盯着对面的锥子脸女人,他不明白奶奶的眼光怎么会降低这么多?

    还声称是千挑万选和他匹配的女人,叶景丞无奈摇摇头,没什么耐心了,只希望快点结束这场荒谬的相亲。

    “叶少不同意我说的?”对面的锥子女微挑细眉,见叶景丞摇头不说话,继续发表自己的观点。

    “我说的不对吗?结婚之后,财政大权都应该交给老婆,每个月按时给老公发工资,这才是家庭和谐的重要因素,再者,你长得这么帅,我还担心有女人勾搭你呢,身上没钱呢,她们就不会想那么多了。”

    ……

    苏纲眯着小眼,嘿嘿笑着,忍不住又多摸几下九儿的手。

    “所以你把钱交给我最好了,你们容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陪嫁嘛?自然是一套别墅一辆一百万的车,房子车子都写我们俩的名字,如果贷款的话,我可不同意,丢的可是咱们两家的脸面。”

    容九儿微微眯眼,视线锁定在苏纲的手上,右手悄悄的握住了餐桌上的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