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叉了人家的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6本章字数:2079字

    “房子呢,我希望是别墅,写我的名字,外加送一辆车给我,我刚才看到你是坐卡宴来的,所以我希望我的车是玛莎拉蒂的。”

    锥子女笑盈盈的望着叶景丞,叶家这么有钱,她不狠狠敲一笔怎么能行?

    若是小姐妹知道她要嫁给传闻中的叶景丞,肯定会羡慕死她的。

    “度蜜月呢,我希望是周游全世界,这是我的梦想,一直想和未来的丈夫一起走遍世界各个角落,感受不同的异域风情和异国他乡的文化。”

    锥子女捧着浓妆艳抹的小脸,不切实际的幻想着。

    “敢问小姐鼻子是哪里做的?磨腮削骨又是哪里做的?胸呢?硅胶保质期多久?影响孩子哺乳吗?”

    叶景丞微微挑眉,勾唇淡笑望着锥子女,不咸不淡的问着。

    锥子女的俏脸一阵红一阵白,好半天才哼道,“现在整容是家常便饭,我只是想让自己更美丽一些。”

    “不好意思,我无法接受一个整容女,更无法让我的孩子不能吃母乳,所以很抱歉,你的要求我也没办法满足了。”

    叶景丞虽然不喜欢,不过还是有点绅士风度,说话委婉了一些。

    “你……”锥子女气得脸都白了,差点就拿桌子上的玫瑰花砸叶景丞了,什么传说中的叶少,她看就是一个无聊无赖的男人罢了。

    小气吧啦的,就连送给她的玫瑰花都一副被摧残的样子,真是够极品的了。

    “传闻说你不近女色,难不成真的喜欢男人?”锥子女气哄哄的望着叶景丞,气得胸口上下起伏,面目有些狰狞。

    叶景丞勾唇淡笑,“若是选择和你结婚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喜欢男人。”

    锥子女受到了侮辱,气得提包就走,留下叶景丞一人。

    叶景丞淡淡的喝着咖啡,看着窗外淅沥沥的雨,忽然一道杀猪般的嚎叫声引起他的注意。

    “卧槽,你干什么?你疯了?”苏纲大惊失色望着对他阴笑的容九儿,胆儿都吓破了。

    容九儿按住他的手,叉子插在他的手背上,鲜血直流,苏纲都快哭了。

    这个疯女人,苏纲气得扬起另外一只手,作势要打容九儿,却被容九儿接下来的话吓到了。

    “你若再敢动手动脚,我废了你这只手。”

    容九儿猛地拔起叉子,苏纲胖手上的血如喷泉一样喷出来,吓得苏纲嗷嗷叫起来,引起众人的注意。

    服务员赶紧把大堂经理叫过来了,大堂经理吓尿了,赶紧扶着苏纲去医院。

    “容九儿你给我等着,老子非弄死你不可。”苏纲从叶景丞旁边路过,恶狠狠叫嚣着警告容九儿。

    容九儿?

    叶景丞微微蹙眉,她也在这里?看来他们真是有缘呢,不知她又教训哪个渣男了?

    就在叶景丞准备去和容九儿打招呼的时候,一个女服务员来到他面前,轻声询问他。

    “先生,我们的餐厅满员了,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和隔壁的女士组成一桌吗?”

    和容九儿一桌吗?

    叶景丞微微挑眉,淡笑,“隔壁的女士同意吗?”

    女服务员微楞,忙不迭地点头,“我已经和她沟通过了,请,先生。”

    叶景丞踱步来到隔壁容九儿这一桌,便看到一个服务员正擦着桌子上的血迹,那叉子上还有鲜红的血迹,心里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这容九儿,下手够狠,前几天把一个男人打成猪头,今天又叉了人家的手,她就不怕人家找她麻烦吗?

    容九儿低头玩手机,桌上只放着一杯白开水,她似乎没觉察到有人过来。

    叶景丞打量着容九儿,一头乌黑顺直的长发,一身白裙,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脸蛋,但却让叶景丞有些怀疑,这是他之前所认识的容九儿吗?

    她一直都是小太妹的模样,今儿怎么就变成了淑女呢?

    难不成是认错人了?叶景丞有些怀疑自己,又看了看低头的容九儿,便轻声问道。

    “小姐你好,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

    “随便。”九儿哼了一声,依旧低头玩手机,似乎不是很介意坐在对面的人是谁。

    听到声音,叶景丞就确认是容九儿了,他忍住笑意,一本正经问容九儿。

    “小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大叔,你这搭讪方式未免太low了。”容九儿抬头鄙夷看了一眼对面的人,却突然愣住。

    卧槽,怎么是他?

    “九儿。”叶景丞没想到还真是容九儿,黑眸里闪过一丝惊艳,“真是巧了,第三次了。”

    容九儿一看是叶景丞,整个人都不好了,而且他还提到了第三次,这真是要她的命了。

    “你真够无聊的,哪里都能碰到你。”

    “说明我们有缘分啊。”叶景丞扬眉望着容九儿。

    “呸,肯定是你这个死变态跟踪我。”容九儿怒了,站起就要往外走。

    叶景丞不赞同容九儿的话,摇摇头,认真的和容九儿解释。

    “我是来相亲的,你也是来相亲的,那么大的城市,咱们俩都能碰见,你说是不是有缘呢?”

    容九儿勾唇冷笑,“有缘?是孽缘吧。”

    容九儿不想搭理叶景丞,赶紧往外走想要溜之大吉,谁知在酒店的旋转门口被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给挡住了去路。

    “是你伤了我们家少爷?”为首的一个粗壮的汉子粗声粗气问容九儿。

    “是又怎样?”容九儿丝毫不惧怕,扬着小脸迎上去。

    几个人面面相觑,忽然就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听到很好笑的笑话一样,有的人夸张得捂着肚子。

    为首的那个男人突然咳嗽一声,其他人立即收住笑声,凶神恶煞的盯着容九儿。

    “你一个小丫头哪来的能耐伤了我们少爷?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为首那人冷喝一声,几个人摆出要打架的姿势。

    容九儿淡淡的看着他们,丝毫不受影响,毫无畏惧,那淡定自若的模样让这几个男人都有些心慌慌。

    未免也太镇定了吧?

    叶景丞扫了一眼,无奈扶额,他也是醉了,容九儿这个姑娘就不能表现出一点儿女孩儿的害怕的吗?

    这么强硬的模样,人家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得,也是他英雄救美的时间到了。

    叶景丞缓缓走过来,挡在了两人之间,把容九儿护在他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