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亲自给她穿鞋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6本章字数:2134字

    突然钻出来一个的叶景丞让那个粗汉子很不爽,恶狠狠瞪了一眼叶景丞,怒道,“和你没关系,抓紧麻溜的滚蛋。”

    叶景丞也不恼怒,淡淡一笑,磁性的声音响起,“这是误会,九儿姑娘并不是故意的,只是一个意外而已。”

    “意外?”粗汉子瞪大眼,恶狠狠的盯着九儿,“那你再意外一次给我看看。”

    九儿推开叶景丞,挑眉看向粗汉子,冷笑,“那麻烦你伸出手来,我意外一下给你看看。”

    叶景丞差点吐血,无奈极了,九儿这样的性格太容易吃亏了。

    虽然他不知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以暴制暴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叶景丞扭头看了一眼以及淡定震惊的九儿,回过头就把那粗汉子扯到一旁,微微垂头,声音低沉。

    “这位先生,就算要打架,也得找一个合适的地方,这里的确不太合适,而且若是出了事,别人还说你们一群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弱女子,传出去,对你们家少爷也有一定的影响吧?”

    那粗汉子愣了一下,皱眉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一个道理,但那丫头到底伤了他们的二少爷,这自然是不能放过的。

    “这样,你给我一张你的名片,或者是联系方式,我让我的助理联系你,和你确认赔偿事宜,如何?”

    粗汉子瞅着叶景丞,见他平淡如水,波澜不惊的样子,也被他的贵气所吸引,想了想,觉得不太妥,摇摇头。

    谁知他说的真假,万一不联系他,他回去怎么和少爷等人交代?

    似乎知道这粗汉子的心思,叶景丞淡淡一笑,抽出一张烫金名片递给那粗汉子。

    名片上写着盛元集团总裁特助,汉子愣了一下,抬头看向始终面带淡笑的叶景丞,把名片塞进兜里。

    “最好说话算话。”那汉子哼了一声,回头招呼一声把自己人都带走了。

    人突然走掉了,九儿还有些诧异,奇怪的看了看,不禁问叶景丞,“他们怎么走了?”

    叶景丞好笑的看九儿,低声道,“你还想打架?说说吧,怎么回事?”

    “能有什么事情?教训一下渣男咯。”九儿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是吗?”叶景丞双手环臂,好整以暇的望着九儿,那似笑非笑的笑容让九儿惊觉大事不妙。

    来不及多想,九儿转身就走,但脚上的高跟鞋差点让她摔跤,她索性踢了高跟鞋,直接赤脚走出去。

    白嫩的脚丫子走在冰凉的大理石地板上,叶景丞实在不忍,把服务员喊来,买了她脚上的平跟鞋子,追上九儿,把鞋子递给她。

    九儿不明白什么情况,看了看鞋子,又看看叶景丞,挑眉。

    “寒气从脚入,女人身体本就偏寒,外面下雨,地面潮湿,你这样赤脚走路,对你身体不好,所以把鞋子穿上。”

    九儿一阵汗颜,有些无法接受男人突然的示好,哼道,“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你有药吗?”叶景丞好笑的望着九儿,无视九儿暴怒的表情,蹲下身子,握住九儿白嫩的脚丫,亲自给她穿鞋。

    皮肤白嫩,细腻柔滑,还真是个极品呢。

    九儿完全呆住,傻傻的看着如此帅气尊贵的男人居然给他穿鞋,他脑壳肯定是坏掉了。

    “先生,您的玫瑰花。”服务员追上来,把玫瑰花递给叶景丞。

    叶景丞接过玫瑰花直接往九儿的面前一送,扬眉看她,“鲜花配佳人。”

    九儿愣了一下,看了看都低头蔫蔫的玫瑰花,无语极了,送给别人的再转手送给她,真是可笑。

    九儿从花束中抽出一枝,正是叶景丞之前抽出的那支含苞待放的玫瑰花,所有花中最完整的一枝。

    叶景丞看了看,有些诧异,有种微妙的感觉。

    “以后别拿送给别人的花再转手送给女孩子。”九儿哼了一声抬脚就走,叶景丞喊住她。

    “九儿小姐,一周内我们遇见三次了,你说,我们要不要坐下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九儿扬眉,声音好冷淡,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我们并不是很熟,不是吗?”

    “那你总不能说话不算话,坐下吧,我们好好聊聊,我不为难你。”叶景丞声音清淡,但却有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威严。

    九儿算个是识时务者的人,找了一个角落的位子坐下,叶景丞就坐在她对面,淡淡的看着她。

    “聊吧,你要聊什么尽管聊。”九儿双手交叉端在胸前,挑眉看了一眼叶景丞。

    “之前你说过要补偿我,这个补偿我暂时不需要。”

    九儿立刻站起,“那很OK,再见不见。”

    “那么着急走干什么?”叶景丞扯住九儿的衣服,忍住笑意,“我只是说暂时不需要,又没说不要。”

    卧槽,九儿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真想抽死这丫。

    “那你想怎样?”九儿不想和叶景丞纠缠不清,没耐心的睨了他一眼。

    “我想我们合作。”叶景丞看向九儿,九儿望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很简单,就为了自由,不让家里人逼迫相亲,我们可以合作假结婚,这样谁都轻松了。”叶景丞提议,他觉得这是两全其美的办法,而且还双赢。

    “我看你脑子有病。”九儿想不也想,直接拒绝,提包就走。

    叶景丞冲着九儿背影喊道,“我给你时间考虑。”

    九儿懒得搭理叶景丞,径直离开,叶景丞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勾唇淡笑。

    叶景丞起身准备离开,手机便响了,是助理杰森的电话。

    “如何?”

    “已经查到了,我把所有资料发一份电子邮件给你。”电话里传来杰森爽朗的声音。

    “干嘛查人家祖宗十八代,得罪了你难不成?”

    “嗯。”叶景丞淡淡应了一声,“对了,可能会有人找你处理一些事情。”

    电话里的杰森愣了一下,而后就惊呼一声,嚷着,“你是不是又把我的名片给别人了?你又惹什么麻烦了?怎么又让我收拾烂摊子呢?”

    杰森都快哭了,他的命可真苦啊。

    叶景丞淡笑,有些无奈道,“我没名片啊,自然给你的名片,你是总裁特助,权力那么大,不找你找谁?”

    杰森欲哭无泪,但也没办法,在电话里直嚷嚷着,叶景丞也不搭理他,只让他尽快把文件传来,便直接挂了电话。

    容九儿,相信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